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谈恋爱吗,我超凶的那种 作者:一川寒鸦(3)

更新时间:2020-03-17 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玩了大半天水杯都没停到自己这里过,霍真悄悄松了口气。她一颗提着的心正要放下,就见那眼尖的公子朝她一笑,荷叶上的羽觞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霍真有句敲里吗想讲,她皮笑r_ou_不笑,绞尽脑汁方才干巴巴作出了一首平常的诗歌。
  你说李白杜甫有那么多诗,随便来一首?亲,且不说剽窃有多么可耻,单是诗中一些意象和这个朝代不一定一模一样,就是作诗的心境阅历也不可能相同啊。一个平常的闺阁女子突然作诗说什么仕途不顺寄情山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疯了吗?
  反正霍真只知道她的诗中规中矩,让不少人对她失去了兴趣,多了不屑:长的虽然不错,可才华也就一般般嘛。
  霍真对虚名不在乎,她借着更衣遁了,回筵席的路上就看到一个身着青衫头戴玉冠的年轻男人正等着她。
  男人长的不赖,看起来非常温良,他向霍真略带羞意地颔首:“霍姑娘。”
  不认识。霍真脸上的疑惑太过明显,男人歉意地笑了:“在下俞廷远。霍姑娘应该听我姑母提起过。”
  霍真惊悚了:出现了,桃花二号!
  霍家某伯母曾在霍真面前讲过她有个侄儿,诗书传家,现在是个举人。霍真当时真没想到这人是俞廷远,也就敷衍地配合夸了两句,可能给了对方有戏的错觉。
  俞廷远不是坏人,霍真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只是他这副样子明显是对自己有误会,霍真不等他开口,立刻一脸凝重:“俞公子,实不相瞒,我喜欢女人。”
  俞廷远惊愕地不知道说什么,他张了张口,最后低下头:“姑娘放心,这话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然后给霍真留下了一个备受打击的背影。
  八.
  霍真成功斩断了这朵桃花,连伯母那嫌弃的目光也无视了,她甚至有点膨胀:再来十个桃花,我也能给它折了!
  膨胀的霍真决定先下手为强,摧残第三朵桃花:小郡王谢池。
  不得不说,作为女主角,跟霍真有纠缠的男人都算得上人中龙凤,实在不行,还有一张脸能看。
  艳福霍真消受不起,她只想安稳活过这辈子,嫁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人,什么小郡王谢池摄政王谢卿白,都赶紧在她的生活里滚蛋。
  谢池不是个好糊弄的x_ing子,人纨绔了些,心机却多,给男主角添了不少麻烦,最后因为一桩旧事被流放到岭南,死在了流放路上。
  他和霍真怎么纠缠上的,霍真表示很无语:主要是这人特贱,非要作死,打听出谢卿白对她有意思,立刻把人娶回来,在谢卿白面前各种上蹿下跳,最后成功把自己玩死了。
  膨胀了没两天,霍真觉得现在去招惹谢池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哎呀,现在那个谢卿白都还没消息,估计死在哪个角落疙瘩了,谢池对自己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关注了嘛。再说了,第三次嫁人没记错的话在两后,还早着呢。
  霍真很佛系,她的佛系与霍家的焦灼显得格格不入:都十八岁了,还没说上人家!
  霍真那句“我喜欢女人”被俞廷远架不住父母拷问给透露了一点意思,一时间好多人家都把霍真从儿媳名单上划掉。霍老太太已经不太想管这个不争气的孙女,霍父霍母也不敢逼她。
  “再逼我我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霍真撒泼撒的得心应手,父母也只能含泪认了:“自己的女儿,养一辈子还是养得起的。”
  霍真不想嫁人吗?最起码在二十岁之前,她是不想嫁的,她怕自己一嫁人,那个不知道在哪的谢卿白就跳出来磨刀霍霍了。
  二十岁之后再嫁虽然有点困难,但是霍真心里还对谢二狗存着希望:二狗那么傻,说了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等他回来了,哪怕对方是只猪,估计霍家也懒得再反对她这个“大龄剩女”的婚事了。
  r.ì子又过了一年,男主角谢卿白终于在霍真的消息里姗姗来迟。
  先帝那流落在外的小儿子终于被找到啦,听说人靓本事俊,还在军营里立功当了校尉,等过年就要进宫接受封赏了。
  终于要来了。霍真一颗飘飘d_àngd_àng的心尘埃落定。
  九.
  谢卿白一回京就引发了一阵芳心动摇,霍真不用特地打探都能听到他的消息。
  什么今天谢卿白拒绝了李家姑娘的香囊啊,什么扭脚张家小姐被谢卿白一把扔给了下人,什么王、卫两家小姐为谢卿白的一把旧雨伞大打出手。万幸的是他说志在疆场,对女儿之情还未有想法。
  霍真为这出大戏默默鼓掌,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个叫谢卿白的人出现过。
  大概,可能,也许是她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吧,自己应该不用死了?
  霍真没发现霍父看自己时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她已经尽量避免了与男主和谢池的见面,可是她不能总缩在霍家不出门。
  在某个下午,霍真带着丫鬟去了银楼挑首饰,她才在内间挑了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一阵叫嚷,没几分钟又恢复了平静。
  一个抬眼,霍真发现楼外站了几个人,最高的那个像在听旁边人的报告,他的身形有些熟悉,正逆着光遥遥望进这里。
  霍真心里一凝,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了上来。
  “辰王”之类的字眼隐约飘过来,霍真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谢卿白的封号是辰王。
  女主的死亡她没有亲身体会过,只是书上短短几句话而已,要说多恐惧也不可能,她只是本能地不想面对谢卿白这个人。
  霍真忍不住怀疑起了自己的记忆,自己真的没见过谢卿白这个人吗?
  这份怀疑在她收到银楼掌柜送给她两副贵重的头面时达到了顶峰。
  “这是辰王送您的礼物,还请霍小姐笑纳。”
  十.
  皇帝懦弱多病,希望谢卿白能压制住宗室和外戚,给他升官十分痛快。不是没有看不惯的人,可最终他们都成了谢卿白的垫脚石,让他一步一步走到了权力的高峰。谢卿白政绩是实打实的,无论是平定内患还是外忧,他都展现出了不可小觑的手腕。京城动d_àng了几波,又很快被镇压下来。霍真庆幸的是霍家跟她一样怂,一副“你们打你们的,我只是个吃瓜群众”无赖样,倒是没有受到多少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