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如果灰姑娘没有坏姐姐 作者:佚名与我

更新时间:2020-01-02 标签: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文案:
如果灰姑娘的姐姐不是恶人,那么故事该如何写下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粟粒程湛 ┃ 配角:粟倾城程若言赵承牧 ┃ 其它:暗恋等待
 
  ☆、第1章
 
  Z大的校园今天格外的热闹,每年九月的这几天,校门正对着的林荫大道上总是摆满了各学院招呼新生报到的桌子,粟粒拖着沉重的行李,站在五米开外,眯着眼看着经管学院的牌子。学姐们坐在桌子后面的矮凳上替新生办理手续、发放资料,一个个都扬着笑容,学长们游离在林荫道上,招呼着零零散散进入校门的新生,热情而可爱。陆续走近的新生怯怯的走向桌前去,询问着关于入学的手续问题,身后跟着拿着行李的父母满面笑容,上大学,对大多数家庭来说,可不是件喜上眉梢的事。
  粟粒偏着头思考,自己是什么学院来着?经管?经济?蹙眉片刻仍然回忆不起那毛笔小楷在纸面上落下的痕迹,只能放下手中的行李,从面前斜跨着的背包中掏出录取通知书来,经济管理学院,财务管理专业。
  “小学妹?是新生吧?”一位高瘦的学长迎了上来,干瘦的躯干让他有几分翩然的味道,“看你搁这儿站半天了不走过来,不用害羞的。”一开口就是分明的东北味儿。
  粟粒扯了扯嘴角,淡笑着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递了过去。
  高瘦学长接了过去,略微看了一眼,五官由原本的平和转而飞扬起来,而后咋呼呼的说:“呀!财管专业的?俗话说财管金融是一家,我金融的你,我叫陈儒家,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了啊?”话毕向粟粒伸出了自己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
  粟粒对这位学长的自来熟个x_ing还真是羡慕,他脸上生动的表情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迅速的回握学长的手。
  “你就在那瞎说吧你,谁跟你是一家的。”另一名学长走了过来,比起五官都是表情的陈儒家学长,这一位显然要淡定多了,当然,也帅气多了。一身朋克的装扮配以张扬的飞机头,五官分明而深刻,嘴角的笑意不甚分明,莫名让人感觉到青ch.un飞扬的味道。
  “小学妹,我才是正宗财务管理专业的,我叫赵承牧,以后有需要都可以来找我。”
  赵承牧伸手提起了粟粒此刻正躺在地上的行李。
  粟粒刚想拒绝,身后就飘来了清脆的声音:“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是财管的,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粟粒回头,看到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拖着行李跨着大步跑了过来。美女留齐耳的短发,刘海遮住了整个额头,只余大大的眼睛在整张脸上黑白分明,扬起的嘴角旁有浅浅的梨涡,笑起来时整个人可爱异常。
  “今年学院的美女真多呀!”陈儒家在旁由衷的感叹。
  美女?粟粒狐疑的看了一眼陈儒生,想起某张妩媚的脸,再低头打量了下自己这一身,这位学长你怕是以偏概全了吧!
  等美女在粟粒身旁站定,第一件事就是执起了粟粒垂在身侧的手:“你好,我叫程若言,和你一样是新生噢!以后请多多关照。”
  粟粒错愕片刻,有些别扭的动了动手指,而后由随她握着,扬起嘴角最大的幅度,表示对她的欢迎。
  “学院的帅哥也很多哦!”程若言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赵承牧,含笑的眼是毫不遮掩的粉红泡泡。
  赵承牧看向程若言,又扫过粟粒的脸,而后把目光自然的落向远处。想必这样的帅哥,从来不缺乏毫无遮掩的赞赏吧!
  “我叫粟粒。经管系的。”
  “我也是,我也是。”程若言握着粟粒的手摇摇晃晃,对于在报到处就遇到新同学她还是非常兴奋的。
  “两位学妹,快过来办手续了。”一直等着大家寒暄的学姐早已等得不耐了,催促着粟粒和程若言快去办手续。程若言笑着朝粟粒吐了吐舌头,拉着粟粒的手一起朝桌子走去。
  等办完手续,程若言牵着粟粒的手从围在一起的人群中走出来,默契的相视一笑,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事:8号楼201的姐妹,我们来了。
  寝室总共4个人,程若言和一个重庆辣妹子王玉颜住在靠窗的两个床铺,粟粒和北方姑娘李臻臻住靠门的位置。一圈招呼打下来,粟粒这才想起自己什么洗漱用品都没带得去趟超市。
  于是,寝室四人浩浩d_àngd_àng的就朝校门外不远的超市出发了。一走进超市,程若言就以光速跑去了零食区,粟粒则是在纠结的选择着洗漱用品。
  空旷的超市里并没有多少人,今天是新生报到,应该会有很多人来采购才是。售货员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粟粒正疑惑,便听到他们小声的嘀咕。
  胖胖的那位压着嗓子说:“等会儿怎么回家啊?大家一起啊,人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另一位稍瘦一些的说:“肯定是要一起的,也不知道警察抓到人没,怪可怕的,这两天超市都没生意了。”
  粟粒看了看空d_àngd_àng的超市,目光四处寻找散落在各处的姐妹,身后不远处的李臻臻招呼着粟粒走了过去。
  “哎,你看到这个没?”李臻臻把手机递了过来。手机画面上是一则特别提醒,大意是提醒新生近期内不要出校园,校园附近的绿茵超市最近才出了抢劫杀人案,嫌疑人没落网,而且这个嫌疑人已经屡次在此处犯案了,粟粒睁大了眼,看着特别提醒的落款正是自己的大学,心慌地与李臻臻对视。下午报到时给的那堆资料实在太多了,寝室四个人竟一个都没看,还是李臻臻看到老乡发的朋友圈才看到的。
  “怎么办?”李臻臻紧张的握了握粟粒的手。
  “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应该没问题的,再说,运气应该不会这么瞎吧!”粟粒试图安慰手心已冒汗的李臻臻。
  “我们还是把她两叫上,赶紧回去吧!”
  粟粒拉着李臻臻去寻还在选购的程若言和王玉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