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金牌经纪人 作者:请叫我山大王(中)

更新时间:2019-12-30 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女强 爽文
 
第42章 
  傅晏柏站在主讲台上,也不说开场白去,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台下某处,心里除了一阵阵的发慌,还有清晰的刺痛感。
  向清微是惯会得寸进尺的。
  以前向清微很娇气。
  他越是宠着她,她就越是娇气,仗着他宠着,就一点一点的往他头上爬,等到他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宠的无法无天了。
  娇气的不得了。
  傅晏柏拿她没办法,谁让这是他自己宠的呢?
  再说了,他也乐意。
  可她从来不会掉眼泪。
  至少在他面前不会。
  每次眼眶都红了,眼看着眼底下浮起一层泪花,都会被她硬生生的憋回去,死活不掉下来。
  就连分手的时候都是这样。
  可是,她现在居然哭了。
  傅晏柏胸口又闷又痛还很慌。
  她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不对,她只有让别人委屈的份。
  谁欺负她了?
  那更不可能了,她也不是软柿子,她欺负别人还差不多,就算一时被人欺负了,当时欺负不回来,也会憋着坏等时机再欺负回来,不会哭。
  还是……想着他,所以伤心了?
  他的目光停留的太久,以至于以向清微为中心的周边同事都感觉到了,视线开始控制不住的在台上的傅晏柏和台下的向清微之间来回游动,神情微妙。
  楠哥也看一眼向清微看一眼台上的傅晏柏,然后默默地喝一口热水。
  向清微默默地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一脸平静的和台上的傅晏柏对视,甚至有一丝疑惑。
  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不开会一直盯着她干什么?
  根本不知道台上的傅晏柏已经从她刚才打哈欠打出来的泪眼朦胧中疯狂脑补了一万字以上的情节。
  傅晏柏看着台下一脸淡定的向清微,心脏顿时揪紧了。
  她还是这样,真正伤心难过的时候,就会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伪装自己。
  但同时,傅晏柏心口除了疼痛外,又莫名的开始发热,发烫。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向清微就是嘴硬……
  “咳咳。”
  台下的文秘书实在看不下去,微微低头,以拳抵唇,轻咳了两声。
  傅晏柏的注意力终于收了回来,最后再看向清微一眼,向清微已经低下头去了。
  连他的眼神都开始回避了。
  现在是季度大会,等开完会再去找她。
  想到这里,傅晏柏眉眼都柔和了,低头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然后说道:“大家好,会议现在正式开始。”
  此时的向清微正低头给K姐回微信。
  K姐问她第二次公演来不来现场。
  向清微:【公演那天我可能去不了,行程撞车了。】
  K姐:【现在还有比宁扬更重要的行程?】
  向清微:【有个很重要的试镜。】
  K姐:【行吧,谁让你一手握着三个当红艺人呢。】
  【你现在在哪儿呢?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我今天正好回来C市。】
  向清微:【我弟弟来C市了,今天晚上要陪他吃饭。我现在在开会。】
  K姐:【你可以啊,开会在下面回微信,不怕被抓包?你还有个弟弟?多大了?干什么的?】
  向清微:【嗯,还小,刚刚考到C大。】
  K姐:【那么小?比你小十岁啊?你爸妈可以啊,居然能考上C大,厉害啊,学什么专业的啊?】
  向清微愣了一下,贺宇什么专业?她还真不知道,就连贺宇考上C大,也是林青婉主动打电话来告诉她她才知道的,就记得贺宇高考分数考的挺高的,电话那头林青婉的声音里都带着掩饰不住的高兴,在电话那头说要摆酒,问向清微能不能回去一趟。
  向清微当时想的是,林青婉这个后妈做到这份上,跟亲妈也没什么区别了。
  然后以工作太忙脱不了身为由拒绝了。
  C大嘛,她也考上过啊。
  可她记得她考上C大的时候,林青婉都没那么高兴。
  那阵子贺宇住院,她心思全都在贺宇身上,听说她拿到C大的录取通知书,连个笑脸都没开过,更别说开庆祝宴了。
  这么多年,她无数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不过后来她也释怀了。
  就算是亲生的女儿,也要看投不投缘。
  亲生的女儿不投缘,也没有投缘的继子亲。
  向清微没办法,也就不强求了。
  她低头回K姐的微信:【不清楚,我没怎么关注过这方面。】
  K姐回:【连你弟弟学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亲弟弟啊?】
  向清微回:【异父异母】
  K姐:【……】
  【当我没说。】
  既然提起了贺宇,向清微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贺宇刚才谁跟她闹别扭走的,虽然两人不是很亲了,但是向清微也不喜欢这种别别扭扭的关系,再加上林青婉说的那些话,可以说是让她照顾的意思,她已经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了,成熟以后,总是尽可能的维持着表面上的和谐和平静。
  向清微又切开微信的另一个页面,从搜索栏里搜索到贺宇的微信,她还是好几年前加的贺宇微信。
  距离上次联系还是他考上C大。
  她给他转了账,说恭喜他考上C大。
  贺宇就回复了个谢谢,别的话一句没有,转账也没领,到点就退回来了。
  她也没见贺宇发过朋友圈,大概把她给屏蔽了。
  向清微低着头继续给贺宇发微信,没有察觉到主讲台上的傅晏柏在回顾上个季度的公司业绩的时候,眼神一直往这边飘。
  她一直低着头,也不看他,不知道在桌子底下干什么。
  怎么低头低那么久?是不是在桌子底下给谁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