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赤豆木奉冰 作者: 公子盈(下)

更新时间:2022-01-12 标签: 情有独钟 校园 爽文 破镜重圆
50、第 50 章
  “楚宁!你站住!”
  辅导班的门口人来人往,陈瑜的喊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很多人都停下脚步看向陈瑜。
  “楚宁!我让你站住!!!”
  众人顺着陈瑜的目光找到了凌羽和楚宁,凌羽见很多人看着他们,抬手扯了下楚宁的书包袋子,“哥。”
  楚宁的脸色有点难看,他不是没听见只是不想搭理。转头看了眼凌羽,楚宁停下了脚步,放在肩上的手握住凌羽的手腕,然后拉着凌羽一起转身看向陈瑜。
  陈瑜见楚宁和凌羽停下,她快步下了台阶,在距楚宁和凌羽还有两个台阶的地方站定。
  别人的目光和想法楚宁从来不在乎,但他不愿意凌羽因为自己被人指指点点。
  楚宁看了眼陈瑜便垂下目光,冷声说道,“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时间参加这样的比赛,抱歉。”
  楚宁嘴上说着抱歉,脸上却看不到半点歉意,冷漠如冰,陈瑜看着他,咬着下唇,委屈的想哭。
  楚宁不想跟陈瑜浪费时间,更不想凌羽被人围着看,“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和我弟要回家了。”
  “等一下!”
  陈瑜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这次机会,她仰头看着楚宁朗声说道,“楚宁,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够明显了,你这么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
  “你明知道我拉你参加比赛的目的并不在比赛本身,我……”
  “够了,别说了。”楚宁打断了陈瑜的话,“我还是那句话,很感谢你向老师举荐我,但我真的没时间,抱歉。”
  “楚宁,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吃瓜群众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议论声都比刚才大了好多,有好事的竟然还带头鼓起了掌,吹起了口哨。
  “美女,有魄力!”
  “加油,美女,拿下他!”
  “兄弟,人家美女都这么主动了,你别一直冷着脸啊,成不成的赶紧给人家个答案。”
  感受到凌羽的胳膊紧绷到发抖,楚宁的脸黑的写毛笔字都不用买墨水了,围观的人像是集体瞎了,他们都看不到楚宁的反感,只知道起哄,高喊着让楚宁赶紧答应陈瑜。
  听着此起彼伏的起哄声,陈瑜羞红了脸,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楚宁冷着脸,拉着凌羽就走,陈瑜见楚宁要走,瞬间慌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都闹这么大了楚宁竟然还能什么都不说的转头就走。
  “楚宁,你是不是因为你弟才不参加比赛,不答应跟我在一起的。”
  陈瑜这话说的就诛心了,好像凌羽不是楚宁的弟弟而是破坏她和楚宁感情的小三一样。
  看到凌羽的脸色骤变,楚宁转身看向陈瑜,冷声说道,“你说什么?”
  陈瑜见楚宁转了回来,连忙说道,“楚宁,别凌羽一来你就跟他走行吗?他是你弟弟,又不是你儿子!”
  “你……”
  陈瑜知道她说的话不好听,所以,在楚宁开口的瞬间她抢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兄弟俩感情好,可他都十五岁了,你没必要时时刻刻盯着,像照顾小孩儿似的照顾他吧。”
  “难不成你还要为了你弟以后都不社j_iao也不谈恋爱了?”
  “哥,你们聊吧,我先回家了。”凌羽说着就要挣开楚宁的手,可楚宁握的很紧,任凭凌羽怎么挣扎都没用。
  陈瑜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凌羽震惊,可震惊过后却是满满的羡慕,他羡慕陈瑜可以毫无顾忌的当众向楚宁告白,他和楚宁是“兄弟”,他永远都不可能这样当众对楚宁说一句“楚宁,我喜欢你”。
  伴随着羡慕而生的是嫉妒和心酸,凌羽已经分不清他的胃和心到底哪个更痛,总之他现在浑身都很难受,只想离开,他怕他再听陈瑜说下去压制不住心底的暴躁,会当场崩溃。
  “哥,放手,我先去打车,在路边等你。”
  凌羽的头有点晕,耳朵也有点听不清楚,他自以为他这句话说的很云淡风轻,可他说完却从楚宁的眼里看到了心疼。
  楚宁握紧凌羽的手腕不让凌羽走,等凌羽不挣扎了,他抬头看着陈瑜,一字一字冷静又清晰的说道,“我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麻烦又讨厌!”
  “还有,不管我弟弟多少岁,他都是我弟弟,我照顾他天经地义也心甘情愿。至于要不要社j_iao,要不要谈恋爱,这些都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你……”
  陈瑜长得漂亮、成绩也好,从小到大都一直被家人和同学捧着,。从初一到初三,她收到的情书一个大箱子都装不下,但她连个眼神都没给过那些人,她只要最好的,而楚宁恰好就满足了她的所有幻想。
  陈瑜觉得她都已经放下骄傲和自尊主动的当众向楚宁告白了,楚宁就算不喜欢这种赶鸭子上架的告白方式,也会顾及她的面子,答应和她在一起的。
  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楚宁半点面子都没给她留,拒绝的干脆利落不说,还说她麻烦又讨厌!
  看着楚宁拉着凌羽大步离开的背影,陈瑜傻眼了,她的自尊和骄傲都被楚宁摔在了地上,碎的捡都捡不起来。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甚至还掺杂着嘲弄的笑声,心高气傲的陈瑜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哥。”
  楚宁见凌羽被自己拉的走路有点踉跄,立刻放慢了脚步,低声说道,“回家了。”
  楚宁知道自己这么做会让陈瑜伤心,可他更见不得凌羽难过,也不想给除了凌羽以外的人任何幻想的空间。
  凌羽和楚宁走到路边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凌羽转头看着窗外,在出租车开动的瞬间,他看到陈瑜哭着跑回了辅导班。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楚宁和凌羽的兴致都不高,楚宁见凌羽一直看着窗外,拉过他的手放在掌心,柔声说道,“胃还难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