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娇妻高高在上 作者:唐渐浓(二)(64)

更新时间:2020-05-22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娱乐圈 破镜重圆
  “……”
  真特么的无言以对。
  没靠近晏黎书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个清心寡欲对女色没有任何兴趣,GAY里GAY气的男人。
  结果呢,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比他更加耍流氓了!
  秦慕被晏黎书抱着,仿佛浑身长了刺,怎么都不舒服。
  不过,晏黎书是个有诚信的男人,抱了她许久,才松开她。
  替她拉上背后上的拉链。
  晏黎书没有打算碰她,至少今天不会。
  两人在病房内僵持了快二十分钟,又替她套上自己的外套。
  “今天外面风大。”
  ************
  两人从病房内出来时,秦慕看了眼楚二,顿时有些不太好意思。
  晏黎书一脸的无所谓,搂着秦慕的肩膀往外面走去。
  楚二不是话多的人,默默的跟上去。
  另外一边,见三人进入到电梯内,楚柔才愤恨的关上门。
  气的都快咬碎了牙,“你说着秦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晏黎书居然会看上她?”
  看见晏黎书护着秦慕的画面,楚柔既是羡慕,又是嫉妒,恨不得晏黎书搂的人是自己。
  宁天爱也是不敢相信,她曾经参与过晏黎书的私人娱乐场子。
  想勾搭晏黎书的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就没见晏黎书眼睛邪过,曾经还有人背地里笑话晏黎书是个GAY。
  “你放心,三哥他对秦慕的新鲜感很快就过去的,他肯定就是玩玩秦慕的。”宁天爱这样哄楚柔,也在心里哄着自己。
  晏黎书这种高贵的身份,怎么可能看的上秦慕这种连自己父亲都不知道的女人。
  楚柔一想也是,不过想到晏黎书护着秦慕的样子,心中仍旧泛酸。
  “其实我也觉得晏黎书看不上秦慕,可我心中就是生气,你说她一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的破鞋,晏黎书看上她哪里了,难不成是她床-技太好了?”
  宁天爱一惊,“你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楚柔眉头一挑,“你别看秦慕表面上装的多乖,我告诉你啊,她初中就跟男生出去开房了呢,至今睡过她的男人少说也有十个!简直就是个女支女,晏黎书就不嫌脏吗,肯定每次睡她,都是戴套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宁天爱对秦慕的了解,大多数还是从叶瑾瑜的口中得知的。
  叶瑾瑜总说他这个外甥女如何的好,可结果呢,居然是个女表子。
  “骗你干嘛!”
  楚柔又跟宁天爱说起秦慕的坏话起来。
  讲的口干舌燥,楚柔突然来了一句,“对了,怎么不见你未婚夫呢?”
  提起叶瑾瑜,宁天爱的脸上又是失落,“他这两天工作忙……”
  “工作重要,还是老婆孩子重要啊,他怎么这点都拎不清的。”
 
 
第318章 太过沉迷男色,无心学习
  叶瑾瑜消失了两个晚上,终于出现在病房内。
  “怎样了,身体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叶瑾瑜焦急的走到床边上。
  宁天爱在病床上休养了几天,身子好的差不多,下面没有再出过血,医生说没多大的问题了。
  “没事了!”宁天爱摇着头,语气里却充满了委屈。
  张开双臂抱着自己的男人,脸蛋闷在叶瑾瑜的怀里,“你这两天工作很忙吗,都没来看我?”
  不光是没来,就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叶瑾瑜身形一顿,“……忙!”
  宁天爱闻声抬起头,叶瑾瑜的脸色憔悴,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估计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心疼极了,“那你也注意身体,别光顾着工作,累垮了身子,我跟宝宝都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叶瑾瑜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我都知道!”
  叶瑾瑜有两个晚上没有睡觉了,倒不是因为工作,而是秦慕。
  一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尽是秦慕眼睛红肿的面容。
  想到她宁愿在电话里跟晏黎书掉眼泪,也不肯在自己面前落泪半分,他心中就快嫉妒的发疯。
  从什么时候起,秦慕心中依赖的人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那原本是属于他的位置。
  **************
  另外一边,秦慕跟着晏黎书回了伊丰苑。
  别墅中,张兰早已准备好了午餐,知道秦慕在生病中,特意烧的很清淡。
  秦慕一看没有r_ou_,就没有胃口。
  不过碍于某个人在,撒娇耍无赖都不行。
  “这碗粥必须喝完。”
  “……”
  秦慕:想摔碗。
  不过最后还是吃完了一碗粥,跟着晏黎书去了书房。
  秦慕打了个呵欠,“我好困啊,我能不能先去睡觉,晚上再学习?”
  晏黎书折过身瞥她一眼,秦慕立即鼓起腮帮子没了声音跟他进去。
  请了两天的病假,又落下不少的学习。
  秦慕看了半天的数学试卷,脑壳疼,写了半个小时,开始胡思乱想。
  偷偷的看向对面的晏黎书,那人正在处理工作。
  不得不说,晏黎书还真是长得好看,侧脸轮廓刚毅迷人,鼻梁高挺,黑眸深邃,五官完美的无可挑剔。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是迷人,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啊。
  秦慕发花痴的看着男人,晏黎书察觉到她的视线,视线从屏幕上转移过来,落在她的脸上。
  小女人还没察觉过来,晏黎书发了话,“写完了?”
  “啊?”太过沉迷男色,秦慕迷茫的看他,见晏黎书拿过她面前的试卷,忙要趴下捂住,“我……我还没写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