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娇妻高高在上 作者:唐渐浓(六)

更新时间:2020-05-22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娱乐圈 破镜重圆
56章 找不到鞋,你可不能带走新娘子
  【一更】
  领证结婚跟举行婚礼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
  明明他们已经是夫妻,晏黎书再次向自己下跪求婚,总感觉又多了一些什么。
  在众人的哄闹声中,晏黎书单膝跪在她的身前,捧花高高的递到她的面前。
  秦慕眨了眨眼睛,接过他手中的捧花,无声的答应了他的求婚。
  这跟之前的几次完全不一样。
  后面的人见秦慕没有丝毫犹豫的接了捧花,大笑起来,随后又嚷嚷着,“好了,新郎新娘该接吻了!”
  还有要接吻的吗?
  秦慕愣了一下,耳根子红的厉害。
  清亮的眼瞳里一直倒映着男人的俊容,深邃的黑眸更是看的她害羞的抬不起头来。
  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啊,她能不能拒绝?
  见两人迟迟没有接吻,顾清让恨不得化身成为按头小队长。
  真是要急死他们了。
  “快点啊,这误了时间,就不好了!”顾清让大声的嚷嚷道。
  晏黎书站起来,俯下身子凑近秦慕,低声的凑在她的耳边说道,“就吻一下?”
  晏黎书看出秦慕的害羞与扭捏,老实说他也不希望别人看见秦慕羞涩的神情。
  秦慕茫然的抬起头,还没有给出答案,晏黎书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当着这么多人,他还真的亲啊。
  秦慕下意识的后退,晏黎书哪里容她逃跑,单手搂住她的后腰往自己的胸口按。
  温热s-hi润的唇瓣落在秦慕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秦慕的口红却是花了,印在男人的唇瓣上。
  秦慕的脸颊上本来就打了一层薄薄的腮红,这会儿被人哄闹之下,更加的羞红了。
  迎接到了新娘子,接下来就该带新娘子回去了。
  秦慕不肯动,小声的说,“我的鞋。”
  晏黎书头一次露出茫然的神情,“鞋呢?”
  看了眼地上,秦慕只有一只鞋子。
  另外一只去哪儿了?
  晏黎书是第一次结婚,平时做事再胸有成竹,到了这儿也是没有经验。
  众人又是大笑起来,霍意从身后站出来,“这找不到鞋,你可不能带走新娘子啊!”
  藏鞋的主意,还是霍意想到的。
  她说他们那边结婚,都这样。
  昨天晚上她可是找了好久,才找了一个很好的地方藏起来的。
  晏黎书看向秦慕,后者的脸蛋又红又烫,眼角的余光悄悄地朝衣帽间的方向看过去。
  昨天晚上,她见霍意拿着鞋子进去的,出来后手中的鞋子就不见了。
  应该就在那里面。
  晏黎书心领神会的直奔衣帽间,找了十来分钟,才找到了鞋子。
  替秦慕穿上了鞋子,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往楼下走去。
  上了婚车,一路缓慢的行驶到晏家。
  这会儿的晏家人比昨天晚上更多了。
  司徒婉今天特意穿了一身深红色的旗袍,还挽了干净利落的头发。
  心不在焉的招待客人,目光焦急的往门口看去。
  怎么还不回来啊。
  晏闻东也是紧张啊,终于要再次喝到媳妇的茶了。
  司徒婉刚想让晏建华给晏黎书打个电话,便听到外面的炮竹声响了起来。
 
 
第1057章 你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二更】
  司徒婉激动的蹭的一下站起来,跟晏闻东一块儿往外面走去。
  婚车开进庭院之中,晏黎书小心翼翼的护着秦慕下车。
  秦慕深呼吸一口气,紧紧的握住晏黎书的手,在他的扶持下进入到家中。
  周围的人都自动的让开一条路,紧跟在他们的身后看热闹。
  先是给公公婆婆敬茶。
  秦慕跟晏黎书跪在红色的垫子上,从佣人那里捧起茶杯,给晏闻东跟司徒婉敬茶。
  秦慕乖巧的叫了声爸妈,惹的老爷子跟老太太格外的高兴。
  秦慕在晏家的这大半年,老夫妻俩都格外的喜欢这个小儿媳妇。
  头一次进门,就给秦慕一个大红包。
  这次更加没手软,出手阔绰,晏闻东直接给了一个更厚实的。
  司徒婉为了表达自己喜欢的,特意将手中的玉镯子摘下来,套在秦慕的伸手。
  这个玉镯子,秦慕一直看司徒婉戴在手中的,色泽通透,听说是祖上流传下来的。
  秦慕不敢要,司徒婉硬是给她套上,“还是你这年纪的戴着好看。”
  晏黎书扶着她站起来,低声的在她耳边说,“妈给你的,你就戴着吧。”
  家里的客人,秦慕几乎都见过,也有一两个眼生的。
  晏黎书拉着她转了一圈,又怕她累了,就先让她回房间休息。
  秦慕一回到卧室,就累的趴在床上,“腮帮子都酸了。”
  那么多的亲戚,一直保持微笑,都快要笑的咧开了。
  “晚上还有呢,你饿了吗?”
  “饿!”
  早上吃了,就跟没吃一样。
  “等着,我下去给你弄点吃的。”
  霍意赶紧往楼下跑去,拿了点吃的上来。
  进来时,化妆师正在给秦慕重新弄发型,要换一身衣服。
  屋子里开足了暖气,秦慕也不觉得冷。
  换上衣服后,坐在化妆镜前,随化妆师折腾。
  晏家坐不下那么多的宾客,午餐自然是在酒店。
  刚弄好造型,补完妆,秦慕就跟晏黎书一起上了车子前往酒店。
  **************
  另外一边,早上八点钟沈瑞卿就开始打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