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娇妻高高在上 作者:唐渐浓(十二)

更新时间:2020-05-22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娱乐圈 破镜重圆
这里。
  没有想到,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姬厉行。
  面对景薇薇的求救,姬厉行不是无动于衷的。
  可笑的是,他对她的感情不是感激,而是怨恨。
  如果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消失,他跟唐映之间也没有这么多的磨难。
  还有,就在前两天,她想要的是唐映的命。
  光是这一点,就让他对景薇薇生不出任何的好感来了。
  姬厉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厉霆?我可不叫这个名字,景小姐你是叫错了吧?”
  景薇薇回过神来,立马叫他姬厉行,“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吧,也放过我的爸爸跟尹管家……”
  “放过你们,那谁来放过我?”
  y-in冷的笑容从嘴角勾起,姬厉行沉沉的看着她,“你倒是告诉我,我放了你们,你们能让我的母亲跟我哥哥活过来吗?”
  那一场大火,是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景薇薇无言以对,一个劲儿的落泪,“他们已经知道错了!”
  “是吗,我看他们好像死x_ing不改!”
  姬厉行已经没有耐心跟景薇薇对话,抬眼看向燕无翊。
  后者打了个响指,随即有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向景薇薇走过去。
  景薇薇的双手被困缚在背后,小腿肚子打颤的往后退去,“你们想干什么,不要过来,爸,你救我啊!”
  女人的声音太过尖锐了,响彻整个地下室,然而这声音却怎么也传不出这个地方。
  景薇薇声嘶力竭的哭泣,让景段礼的一颗心放在火上烤着,“燕无翊,你想干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碰我的女儿!”
  这地方一共就这么大,景薇薇无处可逃,被男人抓住推倒在地上。
  燕无翊笑了起来,“我也知道事情不该伤及无辜,我本来是想冲着你来的,可谁让你这么不听话呢,一身伤,都不肯说出我要的答案,我从你身上找不到突破口,就只好冲着你女儿来了!”
  “你女儿好歹是当了几十年的千金小姐,细皮嫩r_ou_的,给了我这两个糙汉子手下,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呢!”
  燕无翊每说一个字,都化成一把小刀扎进景段礼的心脏上,“你敢!”
  “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威胁我,而是求我!”燕无翊言笑晏晏,“我这会儿心情不好,你就是说了我想要的,我都不会让人停下来!”
  “你求我,求的好听点儿,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让人放了你女儿!”
  求他?
  景段礼气的面色涨红,“燕无翊,你……”
  “我什么?难道你忘了当年是怎么对我的,我不过是原数奉还,你这就受不了了?”
 
 
第370章 你一个大男人,我闻你干什么,恶不恶心!
  燕无翊对景段礼的怨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十几年。
  他之所以会成为燕家的养子,还要多亏了景段礼。
  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走到上现在这个位置。
  所以,对于景段礼现在所遭受到的折磨,他非但没有同情,反而还十分的畅快。
  姬厉行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得一个结果。
  对于燕无翊的这些手段,也谈不上反感。
  他了解景段礼这人的x_ing子,如果今天他们的身份地位反过来了,恐怕景段礼下手更狠。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的报应。
  只要景薇薇安全,不管燕无翊如何的折磨,景段礼就是不开口说出那些东西的下落。
  他心中清楚的很,一旦他说出来了,自己对他们也就没了利用价值,离死更是不远了。
  他这人是个赌徒,一向相信不到最后一刻,也会有翻盘的机会。
  只要他不死,他就有赢的可能。
  然而现在,女儿在他的面前差点被人凌辱,这比他自己受刑要难过上一万倍。
  就在那两人几乎快将景薇薇身上的衣服给脱掉时,景段礼终于看不下去的叫停,“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燕无翊轻笑的扫了一眼姬厉行,抬手示意,旁边立即有人上前,将衣服罩在景薇薇的头上,随即将她带走。
  燕无翊搬了一张椅子坐下来,“你最好老实跟我说说,不要耍花样!”
  “那东西……”
  “开口之前,记清楚一件事情,你女儿还在我的手上,你要是敢说错一个字,我就让她这辈子都在这条路上翻不了身!”
  景段礼的面色果然更加难看,燕无翊摆了摆手,“快点说吧,跟你浪费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可真是无聊呢!”
  景段礼被关起来的这一个多月,燕无翊每天都会抽空来探望探望景段礼。
  并不是着急从他口中知道什么,而是想看看他现在过的有多么的狼狈。
  ***********
  景段礼是个聪明人,顾及到景薇薇,直接说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是姬厉行跟燕无翊都知道的,两人互看一眼,眼底都藏着一抹惊讶,似是谁也没有想到景段礼会将东西放在那里。
  从景段礼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地方,当然还得先让人去证明一下,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两人从地下室里出来时,姬厉行随即要回去。
  时间尚早,说不定还能趁着唐映醒过来回去。
  跟燕无翊从地下室里出来时,他对燕无翊说道,“你闻闻我身上有没有什么味道?”
  燕无翊一脸嫌弃与恶心的看着他,“你一个大男人,我闻你干什么,恶不恶心!”
  他们俩又不是基佬!
  姬厉行丢了一记白眼给他,地下室的味道太重了,在外面吹了一会儿冷风,又抽了两根烟,掩盖住身上的味道,这才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