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消失的白月光又回来了 作者:醉与(上)

更新时间:2020-03-16 标签: 甜文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文案:
  祁深有个白月光叫郁小竹。
  是他如永夜般的少年时光里唯一的光。
  是他想一辈子护着的人。
  在他14岁那年的一个夜晚,16岁的郁小竹消失了。
  无论警察怎么查周边监控,都没有发现那天女孩出门的痕迹。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在郁小竹消失的12年后,祁深半夜接到警察的电话,说有个叫郁小竹的小姑娘迷路了,提供的人里只联系得到他
  当祁深赶到警察局时,看见的是……
  穿着睡衣,依然是16岁模样的郁小竹乖巧坐在警察局的椅子上。
  -
  情人节那天,郁小竹背着满满一书包巧克力回家。
  一转眼,被祁深都给扔了!
  面对女孩委屈巴巴的眼神,祁深冷着脸,给了八个字:好好学习,不许早恋!
  某人内心真实心情:妈的,等了12年,谁敢从老子手里抢人,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
  后来,祁深释然了。
  在她十八岁要去大学报道的前一天,祁深对她说:你有权利选择你的人生,选择你喜欢的人,以后我就不陪你了。
  女孩伸手拽住男人的领带,小声问:那我喜欢你,怎么办?
  互联网大佬X乖萌少女
  *18岁前纯纯的监护人情谊。
  *小竹父母出国了!一时半会联系不上!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小竹,祁深 ┃ 配角: ┃ 其它:微博:晋江_醉与
  一句话简介:回来了,就只能留在我身边
 
 
第1章 
  北城。
  七月。
  一场大雨,从中午一直下到深夜十一点。
  依然没有半点要停的迹象。
  恒安区某派出所内,一个全身s-hi哒哒的小姑娘坐在椅子上,雨水将她的黑发束成一缕一缕,水珠顺着发尾落下。
  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裙,外面裹着一件半干的小毛毯,裙摆依然在往下滴着水。
  女孩坐着的椅子周围,已经积了一小滩水。
  派出所的两个值班民警坐在她对面的桌子上,其中一个对她说:“小姑娘,你父母改了国籍,以前的电话也都注销了,你还记得其他人吗?”
  这个小姑娘是半个小时前自己到民警局的。
  她自称自己叫郁小竹,十六岁,找不到家了。
  迷路的,一般多是四五岁的小孩,或者暮年的老人,这种十几岁,完全有自理能力的人说自己找不到家,民警们还是第一次见。
  郁小竹进来后,说自己本来在家里睡觉,醒来却在一个公园里的躺椅上。
  她提供了自己的生r.ì,家庭住址,以及父母信息。
  经过系统查找,系统里只查到了郁小竹的本人的信息。
  她口中的父母,系统上显示,六年前已经移民去了C国,并在三年前放弃本国国籍,入了C国国籍。
  一起入C国国籍的还有他们当时刚刚四岁的儿子。
  国内已经没有他们近期信息了。
  从系统上来看,这家人唯一保留本国国籍的只有女儿郁小竹,只是……
  这个郁小竹,按照出生年份来算今年28岁,在十二年前失踪了。
  因为失踪时年龄太小,还没有办理身份证,系统里并没有她的照片。
  此时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个子不高,巴掌大的鹅蛋脸被头发盖住大半,露出的部分,一双眸子仿佛因为这大雨的冲刷,显得格外干净澄澈。
  在雨里淋得太久,小巧的鼻尖下,嘟着的嘴唇有些发白。
  从外貌上来判断,这小姑娘绝不可能超过20岁。
  两个民警猜测,如果这个小姑娘没说谎的话,那可能是j.īng_神有些问题。
  为了帮助她,两人才来继续询问郁小竹有没有其他可以联系的人。
  郁小竹这一路来到派出所,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她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她不确定。
  民警问起她是否记得其他人时,郁小竹脑袋里马上蹦出一个名字:“祁深。”
  这个人不是她的亲人,确是她认为和自己关系最好的人。
  睡觉前,她还和他发过信息。
  但她不确定这个世界有没有祁深。
  “祁深?”两个人民警听见这个名字,对视了一眼。
  祁深这个名字,不算少见。
  只是近几年有个在各类媒体上频频出现一个叫北煜科技的公司,这个公司最初以娱乐互动平台起家,后来的几年迅速发展,在多个领域都有涉及。
  其年仅26岁就上了国内富豪排行榜,经常在社j_iao媒体上露面,行事高调,换车如换衣服的年轻总裁,也成了大众讨论的焦点。
  好巧不巧,这个总裁,也叫祁深。
  两个民警心照不宣,觉得这应该是重名。
  郁小竹不知道两个民警在想什么,在说出“祁深”的名字后,又补了句:“我有他的电话。”
  祁深的电话号码郁小竹记得很清楚。
  因为,是她和祁深一起去选的。
  当时营业厅的店员给出许多号码,祁深很快选中一个。
  等号码办好,祁深给她打过来时,她才知道,祁深号码最后四位是1017。
  她的生r.ì。
  -
  外面的大雨依旧在下。
  北城市中心一处没有挂牌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小型派对还未结束。
  会所的光线不算明朗。
  主厅里,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光脚站在中央的茶几上跳舞,周围有不少人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