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消失的白月光又回来了 作者:醉与(下)

更新时间:2020-03-16 标签: 甜文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第37章 
  祁深退烧后, 郁小竹就回了学校。
  远航的学生,十个有十个都是要出国读书,在国内不参加高考, 对成绩也不看重, 申请大学时, 钱到位了,中介自然会帮着想办法。
  这里的学生, 唯一需要学的就是英语。
  雅思托福硬碰硬, 有钱也没用。
  郁小竹希望杯英语演讲比赛得奖的事情, 在她回学校前就传开了。
  远航学校的圈子里也有了相关帖子。
  【郁小竹得了希望杯英语演讲比赛的银奖, 这波你们觉得是什么水平?】
  郁小竹这学期才转来远航。
  短短几个月里, 她的名字出现在远航圈子的热帖里已经好几次了。
  【能怎么觉得,就是牛逼呗。】
  【听说她每天早上在女生宿舍一楼带大家学英语?老师, 我能进女生宿舍吗?我不上楼,就去一楼。】
  【我最近愈发觉得她各方面都长在我择偶标准上。】
  【这姑娘长得挺好看,脾气好像也挺好的,学习好, 英语优秀,十项全能吧。】
  【毕竟是拒绝了施彦宇的人。】
  【卧槽,楼上你太敢说了,不怕施彦宇找北煜的人把你马甲扒了?】
  【郁小竹不是认识北煜老板祁深吗?这种想跟郁小竹早恋的人, 我猜祁深不会帮他的。】
  郁小竹回宿舍的当天晚上,就开始翻这个帖子的评论。
  这些评论里,许多都是熟悉的马甲。
  郁小竹记x_ing好, 这些人几个月前评价她时可是没什么好话。
  她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记x_ing就这么不好,自己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郁小竹把手机扣下,闭眼睡觉。
  -
  第二天,郁小竹吃完早饭进教室。
  刚坐下,马上就有一个班里的女生跑过来,拉了旁边的椅子坐在她身边说:“郁小竹,你可以啊,居然拿了银牌,这个比赛在全国可太有分量了。”
  郁小竹认识这女生,叫卢薇,就是当初笑她行李箱的两个人之一。
  她假笑着,说了句:“谢谢。”
  说完,拿出第一节课的语文课本,准备预习一下。
  卢薇也不生气,反而问她:“你是不是挺讨厌我的?因为开学时我嘲笑你用的劣质行李箱?”
  郁小竹把语文书翻开。
  卢薇:“你那个行李箱是质量不行,看着就知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平时早晨跟刘丹她们在一楼学英语是不是?我能不能去?”
  这件事情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学校的女生来来回回都看见过。
  也有不少人加入。
  郁小竹偏头看她:“那里是公共区域,又不是我的,你当然可以来。”
  那里又不是她圈地为王,更何况在那边学习,大家都各学各的,互不干扰,谁来都可以。
  旁边有男生听他们讨论学英语的事情,也凑过来:“你们一楼,我们男生能进吗?”
  “你滚啊!”卢薇踹他,“女生宿舍,你们进个屁。”
  那男生不服气:“你们一楼又没有宿舍,我就跟着去学一下英语不行吗?你们气氛好,我想克服一下!”
  “这不废话吗,肯定不行,没宿舍也是女生宿舍楼,门口写着呢,男人与狗不能入内。”卢薇语气嚣张,马上把那男生逼退。
  “艹,老子就问问,你凶屁,是不是觉得我不打女人。”
  “我乐意凶!你打啊。”
  两个人说着直接就出去比划了。
  郁小竹安心看书。
  -
  在郁小竹回学校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早晨的女生宿舍一楼成了圈子里的“网红地点”。
  每天都有人在学校圈子里发当天早晨,女生宿舍一楼的样子。
  基本上是人满为患。
  去晚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后来有人给校领导提意见,校领导马上落实,把女生宿舍一楼重新布局,让更多的人能坐下。
  男生也是要考雅思托福的。
  圈子里有个持续热帖:【我们抗议!我们要进女生宿舍一楼!】
  底下有人问:【你们男生不也有公共区域,自己组织啊。】
  【艹,我们没组织过吗?凑够六个人就3V3,凑够10个就5V5,差点上午的课都不上了。】
  【之前好不容易有几次,结果有傻逼带头打篮球。】
  【哪个傻逼?】
  【施彦宇!】
  【你们都不上学吗?雅思上6了吗?就打篮球,打尼玛啊。】
  【别说了,老子明天穿裙子,带假发去女生宿舍了,谁也别拦我。】
  也不知道是女装评论给大家了启发,还是发评论的人真的这么做了。
  第二天,真的有四个人,不知道从哪找了两套女生校服,戴着假发进了女生宿舍。
  没有半分钟就被打了出来……
  这件事情一出,学校马上引起重视。
  校领导又把图书馆里改了个学习角,找郁小竹和乔妮谈了几次,两个人才同意早上去那边。
  以前冷冷清清的图书馆,没有几天就有了学习的氛围。
  郁小竹每次都和乔妮两个人坐在角落,大家给各学各的,互不干扰。
  不仅仅是高二,高三仅剩的一个班的学生,许多也都来了。
  莫名其妙的,远航从一个出了名学风差的学校,就变成了大家都努力学英语的学校。
  -
  1月19r.ì,是祁深的生r.ì。
  这个r.ì子郁小竹惦记了几个月。
  她认识祁深后,每年过生r.ì,都会给他买一块小蛋糕。
  上次买对她来说是一年前,对祁深来说是1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