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你装什么穷 作者:楚青晏【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3-15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文案:
  躲避商业联姻离家出走后,富家千金连乔住进了南城有名的地沟油街。
  好巧不巧,对门住着一个各方面都很符合她审美的穷帅比。
  穷帅比叫沈瑜,人前翘课打架样样占全,人后却会修水管装灯泡,各项技能点满,是个励志的“打工皇帝”。
  某天班级聚会,连乔多喝了两杯上头,搂着沈瑜的脖子大放厥词:“告诉你!我这个人最烦富二代,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我就喜欢你这种志存高远、白白嫩嫩的穷小子!”
  沈瑜看了她两秒,把她揩油揩到自己胸口的纤纤玉手挪开:“重点是白白嫩嫩吧?”
  直到连乔一觉睡醒,在沈瑜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只价值八位数的高定手表。
  沈瑜:忘了告诉你,我家有矿。
  连乔:?
  众人都等着连家小乔穷困潦倒回家讨饶,谁料几年后,她比原来更有钱了......
 
  【小剧场】
  在酒吧邂逅沈瑜,沈瑜说:我在打工。
  在餐厅邂逅沈瑜,沈瑜说:我在打工。
  在健身房邂逅沈瑜,沈瑜说:我在打工。
  在南城首屈一指的典当行里邂逅沈瑜,连乔表示我知道了,你在打工。
  沈少爷轻袍缓带光风霁月,沏了壶大红袍微微一笑:不,我在这儿当老板。
 
  #男朋友变质了,能不要吗?
  沈瑜:不能,晚了:)
  不一样的瑜乔恋。
  y-in郁暴躁超能装贵公子X假软妹真腹黑的粉切黑小仙女。
  两个不学习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富二代对着装穷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乔,沈瑜 ┃ 配角:幻耽《想活命就给我咬一口》求预收 ┃ 其它:咸盐《趁火打劫》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结果一个比一个有钱!
 
 
第1章 
  御升典当行在南城诸多的典当行里不是最有名最高档的,但一定是最让人感觉安全的一家。它坐落在南城的一条老街尽头,没有高门金匾,乍一看像是一家有些年代感的小茶馆,但正因为它低调,并且对客户信息的保密工作做的极好,所以即便大隐隐于世,许多落魄贵族也愿意去御升变现他们的资产。
  连乔坐在招待桌前,看着鉴定师“啪啪”的敲着一个灰色的计算器,只觉得手头的现磨咖啡都不香了。
  “六千。”鉴定师笑的像个工具人。
  “六千?!”连乔震惊的看着她那个酒红色的香奈儿包包:“我买它花了三万八!”
  “不好意思。”鉴定师无情而礼貌的说:“这个包他不是经典款,且五金的部分容易氧化,只能给到您这个价了。”
  “可是那个柜姐她分明跟我说这个包她是限量款啊,买了以后会坐等升值的——”连乔没说下去,因为鉴定师看她的表情像在看一个傻子,那就仿佛在说“柜姐的话宁也信”。
  “那我这块表呢?”连乔颤巍巍的指了指:“这块表是江诗丹顿的,是人家送给我的生r.ì礼物……据说绝版了,原价六十多万呢。”
  “三万。”鉴定师说:“不能再多了,小表盘不受大众欢迎,款式也过气了,说实在话小姐,表是最不容易保值的奢侈品,您以后入手可要慎重。”
  连乔:“……”
  她哆嗦着拿起手头的咖啡喝了一口,只觉得加了糖的拿铁苦的人舌根都麻了,鉴定师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体贴的问:“需要给您换一杯热巧克力吗?”
  最终,连乔那一行李箱原价二百多万的奢侈品缩水转化成了二十多万的现金,“叮”一声打进了她的账户。
  j_iao易完成时,连乔感觉自己的价值观崩塌了。
  鉴定师带着手套将那些奢侈品一样一样的收纳,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连乔。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乌黑的卷发长而蓬松,穿一件粉色的圆领无袖上衣,那桃粉色极挑肤色,偏偏这少女白的像是欧洲人,若隐若现的天鹅颈和直角肩都单薄秀美;修身的牛仔裤将腿部曲线尽数勾勒,纤长婀娜。
  他阅人无数,不得不说这位小姐算是他见过的诸多名媛里颜值身材都颇为拔尖的一位了,即便她很刻意的穿了一身叫人乍一看并不能认出牌子来的时装,但她总是笔挺的坐姿和并拢的双膝都不经意的泄露出她良好的教养和贵气。
  来这里的顾客无一例外都很体面,但是鉴定师很清楚,这份体面其实是落魄的遮羞布。不过他倒是很少见到未成年人来典当资产,因为荣辱富贵的这些事似乎不该在他们这个年纪应该考虑的范畴之内。
  对于连乔完成j_iao易后持续的失魂落魄,鉴定师也没有急着赶她走,只是任由她在小桌边坐着,给她足够的时间接受现实,并喝完她最后一口的热可可。
  -
  若将南城江边的黄金商圈比作伊丽莎白二世头顶上的王冠,那么南城市中心的别墅区就是王冠上数不清的宝石,华曦公馆无疑会是里面最大最闪耀的那一颗。每平六位数的报价直接净化了该区域内的住户,如果住在这里,动辄见到的都是豪车,一不小心还能看见某位当红的明星下榻。
  24小时之前,连乔还是个住在华曦公馆里待人采撷的名媛少女。
  当时她正穿着一条总往下滑的一字肩高定小礼裙、挂着一整套价值十多万的粉钻首饰,浑身难受。
  成片的香樟和法国梧桐时常会引来白鸟嬉戏,形成一番美丽的风景线,可隔着乌金色的欧风窗棂,可望而不可即,连乔总觉得她才是被困住的动物。
  而餐桌对面的那位李公子就仿佛感知不到她的尴尬一般:“小乔,结婚以后我想尽快要个小孩。”他用一种能榨出油来的温柔语气说:“男孩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