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君子行 作者:於意云/lyricinhue

更新时间:2020-03-11 标签: 美文
文案:
纤纤最后一个步入大厅,长裙的下摆在镜子般晶亮的地板上抚过。
她昂着头,缓缓走上两级台阶上的平台,身上的钻石似乎过多了,在发际、颈间、手腕和脚踝处闪闪烁烁。
她这样端庄的姿态,让人以为她是位公主,但她不是。
四台摄影机紧跟着她。见惯了国色天香的摄影师们也不禁微笑。
他们熟练地摄下她的美貌来。那美艳绝lun的脸庞,那柔滑的双肩,还有那丰润的手臂。
她就像一朵温润的碧玉雕琢成的花——没有完全绽放的、可预见其更多美丽的花。
 
 
第一章 玫瑰
  纤纤最后一个步入大厅,长裙的下摆在镜子般晶亮的地板上抚过。她昂着头,缓缓走上两级台阶上的平台,身上的钻石似乎过多了,在发际、颈间、手腕和脚踝处闪闪烁烁。
  她这样端庄的姿态,让人以为她是位公主,但她不是。
  四台摄影机紧跟着她。见惯了国色天香的摄影师们也不禁微笑。他们熟练地摄下她的美貌来。那美艳绝lun的脸庞,那柔滑的双肩,还有那丰润的手臂。她就像一朵温润的碧玉雕琢成的花——没有完全绽放的、可预见其更多美丽的花。
  她微笑地将那些首饰一一除去,抛在地上发出喀喀几声脆响,然后泰然地脱掉了长裙,出色撩人的身段便一览无余。摄影师们不敢大意,屏气凝神地把镜头调节到最佳位置——木奉极了!
  她这样大方地展示自己,让人以为她是位著名的模特,但她不是。
  她是一件j.īng_心打造的艺术品,一件待拍卖的商品。
  纤纤知道——但她宁愿不相信这件事——另一间大厅的宽荧幕正上演着她的一举一动。这像一个会场,又像是一间奢华的酒吧,穿制服的侍者笔直地杵在一旁静候客人们的吩咐;高靠背的沙发,红木或大理石的茶几,更有许多别致的盆景和纤美妖娆的热带植物,袅袅地缠绕,妩媚地低垂,仿佛想拉扯什么一样的表情——这是明珠夜总会的拍卖场,拍卖师正拿着小锤站在大屏幕前。二十几个男士衣冠楚楚,相互间谈笑风生,随意地用着些烟酒。
  “下面是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展品!”拍卖师的声音煽动起来了,“名称是:盛夏玫瑰,底价三百万……”
  男士们继续谈笑着将拍卖品介绍说明翻到最末一页:纤纤,二十岁,身高……体重……血型……照片下标着名称“盛夏玫瑰”。
  “三百五十万!”有人笑着喊了一句。“四百万!”立刻接上。陆续地涨到五百万了。安静了一会儿,一个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慢吞吞地:“六百万。”
  衣冠楚楚的男士们转头看去,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笑眯眯地抚着短髭,小指上的大钻戒如星星在放光。旁边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呵呵笑了:“独到!高先生的眼光就是独到!我说老先生您对开头那些俗物怎么都不感兴趣,原来早就有看好!”
  那老者高孝先瞟了他一眼:“过奖,过奖。我是老人家啦,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啊……呵呵,哈哈!”
  四十岁上下的猛然醒悟,极其不赞成地摇头说:“哪里哪里,您怎么是老人家……”
  “六百万,一次。”拍卖师高叫。
  高孝先仍笑眯眯地抚着短髭,二十岁,随便在哪处安排两年,然后再处理给明珠的“地下宫殿”,或者……
  “六百万,两次!”
  衣冠楚楚的男士们相互看了看,心照不宣地笑:高先生看上的,谁都没心再争了。
  “六百万……”拍卖师的话音未完,一个脆生生兴高采烈的童音响起:“一千二百万!”全场的男士们仿佛同时被黄蜂蛰了一下,身子不约而同地耸然一抖,拍卖师几乎要把舌头咬下来,吃吃地:“一……一千……二百万?”
  男士们都看向声响处。离人群最远的一处座位,一个黑衣的年轻人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雪茄,仰头望向天花板,仿佛在数上面有几个螺旋花纹。他怀中坐着一个小女孩,柔柔的长发披到肩下,腕上一串珍珠映得双眸清亮若水。她正费力地摆弄一个黄金的打火机。那年轻人一手闲闲地搭在沙发靠背上,一手稳妥地扶持着女孩的腰。
  所有人都发懵。那小女孩只顾努力研究打火机,“噗”地一响火苗亮了,她便格外高兴:“打燃了打燃了!”那年轻人赶紧凑上前深吸一口气将雪茄点燃,再扭头向别处轻轻嘘出青烟。两个人的脸色都是苍白的,眉目神情出奇地相似。
  “紫先生……”拍卖师笑着弯弯腰。
  那年轻人紫秋洵轻轻推了推怀中的小女孩:“你乱喊什么啊?”
  小女孩撒娇说:“你说的嘛!今天我可以随便要什么的啊!他们为什么看我啊?是不是我喊的不算?”她急急地望着紫秋洵:“那你快再帮我喊一声啊!快啊!好嘛?好嘛?”
  紫秋洵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微微地抿起嘴笑了。他冲拍卖师抬了抬手,又轻声对小女孩说:“你再着急,也不用给我翻一倍啊。”
  拍卖师却高喊了:“一千二百万一次!一千二百万两次!一千二百万三次!”小锤一敲,成j_iao!
  紫秋洵冲高孝先微笑地点点头:“真对不住,老爷子!扫您的兴了!”
  高孝先呵呵大笑:“早就听说紫家的大少爷对他的小妹妹宠得不得了啊……怎么,这是……”
  “舍妹秋如。”紫秋洵抱着小女孩迎上前,“她的腿有些不便,不能走路。”
  高孝先啧啧称赞:“好漂亮的小宝贝!来,爷爷送你一样东西!”说着将大钻戒褪下来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