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男神貌美无双 作者:栖见

更新时间:2020-02-13 标签: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爱情战争
简介:
 
苏药一直觉得她家男神顾衍是一朵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不染淤泥,并且就算濯了清涟也不妖。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男纸何止不濯清涟而自妖,还是一朵带着点兽x_ing的闷S_āo。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我对你抱有肮脏龌龊的非分之想,你怎么就还不从了我呢!”苏药鼓着腮帮子愤愤地看着他。
男神气定神闲的翻着原文书,微微泛黄的书页纸张衬得他手指越发的修长干净:“怎么还停留在想的阶段。”他抬头淡淡的扫她一眼,“你应该对我抱有肮脏龌龊的非分之所为才对。”
苏药:“……”
 
标签的强取豪夺才不是逗比的呢!!!(别闹
另外章节标题是我乱取的(。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爱情战争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药、顾衍 ┃ 配角: ┃ 其它:
 
 
 
 
 
 
age one[1]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苏药参加开学典礼那天,大礼堂停电了。
  A大作为百年老校,拥有雄厚的资金基础和全国数一数二的师资水平,而其代表x_ing建筑之一,用来接待参观者、举行重要演讲以及开学毕业典礼的的主礼堂大厅更是处处都透露着一股子沉稳而内敛的凌然傲气。
  灯火通明的礼堂里,地中海的校长正站在前面激情澎湃的演讲,明亮通透的水晶灯照在校长横飞的唾沫星子上面折s_h_è出耀眼非常的光芒。苏药用自己10.0的视力清楚的注意到坐在校长正前方前两排的大三学长学姐们已经带着一层晶莹水光的脸以及一脸隐忍的痛苦的表情。。5e9f92a01c
  两年后,我就成了你(们),她仰着头眯了眼影影绰绰的看着大吊灯上挂着的水晶坠子忧郁的想着实在不行干脆未雨绸缪明天去定个防毒面具什么的。
  然后,毫无预兆的,高高拱形棚顶的水晶灯、包括四周墙壁上j.īng_致的壁灯同时灭掉。
  整个偌大的空间黑的非常突兀.
  地中海先是非常镇定的安抚大家坐在原位上稍等片刻,过了几分钟,好像是确定了问题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他宣布让各班辅导员负责本班学生的疏散。
  位置是按学号坐的,室友都不在身边,苏药一个人坐在最右侧靠近过道的位置,双手紧紧抓着扶手茫然的面向前方,听着周围纷纷的议论声一动也不敢动。
  耳畔全是适应了黑暗的人轻微的脚步移动鞋底摩擦地毯离开的声音,可她眼前依然是一片浓稠的化不开的黑。
  斜前方不近不远的位置有人隐隐约约的叫着她的名字,听出是新室友的声音,她不敢动,脸下意识的转向声源方向一声声的应着。只是周围的环境实在是过于嘈杂,林潼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应声,苏药听着那若隐若现的声音彻底的消失在嘈杂的背景里却又无可奈何,忍不住皱了眉头。
  她只得在黑暗中凭着脑子里仅有的一点可怜的记忆站起身来往右试探着摸,打算沿着墙壁一点点的往外移。
  她深吸口气,向右平行的伸着手臂,手极慢极慢的往外探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指尖终于触碰到了一点坚硬的平面。
  苏药大喜,赶紧把手掌贴上去,然后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靠在上面准备往外移动。
  只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疑惑的眯眼歪头,捏了捏这被紧紧贴着的墙壁,硬是硬的,只是这触感里似乎还带着点柔韧和……温度,并且手感意料之外的好。
  她忍不住伸出食指戳戳,再戳戳,极好的手感让她有一瞬间的呆滞。
  好像是个人……的样子?。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观点,温热的鼻息夹杂着清冷带着金属质感的声线喷薄在她的发顶,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淡淡响起,“摸够了?”
  苏药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抬起头来,黑暗中一张素白的脸上满是茫然。
  于是这次,那温热的气流便直直的落在了她的眉梢眼睑鼻尖上。
  苏药身下的墙壁似乎僵硬了一瞬,然后动了动。
  苏药吓尿了。
  她手臂一伸下意识推开墙壁生生的往后退了一步,脚下就刚好扳到软椅腿上,失重感顿时袭来,她在黑暗里能够敏感的感受到自己慢动作一般向后仰倒……到一半。
  然后她被什么东西拦腰给捞起来了。
  苏药因为惯x_ing原本后倒的动作变成了前扑,然后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再次趴在了墙壁上,手里还拽着触感舒服的布料,墙壁的手臂还稳稳地托着她的腰。
  饶是再蠢,她也已经意识到这墙壁君其实是一个大活人了。
  苏药再不济再没有身为一个少女的娇羞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比如说在她办出这种丢人事儿的时候,她还是知道要道歉的。
  急忙松开了手里紧攥着的墙壁衣服的布料,这次她小心翼翼稳稳地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低低的压着脑袋道歉,声音惴惴的带着一点慌张,“抱歉抱歉抱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比起她对方显然淡定太多,那声音依然是清清冷冷的自胸腔震出来,带着金属的柔软光泽和质感,尾音好听的一塌糊涂,“夜盲症?”。
    苏药原本就被这声音震得整个人都软了,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更是深深的叹了叹气,蔫巴巴的耷拉着脑袋,“是的……”。
  对方顿了顿,然后苏药便感受到了一个一个熨烫着她手腕的温度,墙壁握着她的手腕往前走,“跟着我。”
  咦。
  她在黑暗里怔愣片刻,眨着眼睛感受着桎梏着她的他掌心的温度,忽略了在那一瞬间似乎是漏了一拍的心跳,“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
  礼堂是在整个建筑比较靠里的位置,苏药来的时候和室友绕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而墙壁先生似乎对这里熟门熟路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带着她走到了正门大方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