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他掌心的小病猫 作者:瓜帅(下)

更新时间:2019-11-17 标签: 甜文 都市
第六十三章 我们一起赖床吧
  “这不是骗人吗!”
  “就是啊,什么世纪婚礼,新娘子全程都没露面,感觉就是吊着大家的好奇心在炒作!”
  “许成之虽说用不着炒作,可是这么多人关注的一场婚礼到最后竟然是一场空话,这做法实在是很不高明啊。”
  ……
  短短数分钟,千人的场地喧闹嘈杂。
  这场婚礼摆明了无法在继续下去,渐渐的,场地开始不受控制。
  太多的人往前涌来,想要凑近看看淮城这位金融圈的顶层大佬。
  高台之下,人群你推我搡。安保奋力的维持着场内秩序,可还是有人冲到了前端出现在了许成之面前。
  来人似乎一点都不怕这位常宁的许总,更甚至因为这场婚礼他对眼前的男人还起了几分同情意味。
  “许总,你这是被新娘放鸽子了还是你全程在逗大家玩呢?”
  许成之的眼神没有偏移半分,来人的发问也没有在他这里起到一丝一毫的波澜。
  他的无视显而易见,来人脸上无光话语顿时变得尖锐起来。
  “许总你虽然身份高贵,但今天这场婚礼实在不地道,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任你玩吗?”
  男人的话一时引得身后众多人的附和。
  “就是啊,在网上挂了那么久,结果就是骗人的嘛。”
  “怎么可以故意欺骗大众呢,这不是把大众当傻子吗。”
  “连新娘都没有,这算什么婚礼啊。”
  许成之眼底晦暗,可他执拗的望着入口处,任凭周遭议论成片。
  今天的这场婚礼因为他的执着终成现实。
  他想要的,从来无关身份地位。可从来,他都没能凭本事留住心中所念。
  而如今,他们的婚礼,许成之用尽一切手段呈现在人前,圆的也不过是他自己多年的执念而已。
  从始至终,尹晓的想法都没有出现过半点。
  是不是因为你不喜欢这样的婚礼,所以你不高兴出现,你想告诉我,要依照你的喜好才行,对不对?
  许成之眉目弯了弯,挺括的身形微倾,他已然不耐了眼前的喧闹。
  “谁说他没有新娘的!”
  声音清亮浑厚,有些人听着熟悉有些人全然陌生。可当他漫步走来时,全场的人大多都将其认了出来。
  “唐云洲啊,我就说婚礼上他不应该不在的。”
  “他是许成之的好友又是常宁的副总,总觉得许成之的事情他都清楚的很。”
  “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新娘子在哪呢?”
  唐云洲突然出现,他慢慢走近,面上的神情是R_OU_眼可见的清朗。许成之的视线望过去,无人注意的角度,他紧握双手力道大的指尖嵌入了掌心,有丝丝血迹渗出。
  他在发抖,当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唐云洲的声音引开时,无人知道高台之上的许成之,从来孤傲果敢的常宁总裁,他独自站在那,浑身颤抖。
  唐云洲的脚步在台前停下,他抬头看向许成之,眼底的神色复杂。一时之间,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等着唐云洲的后续,而唐云洲却在斟酌,要如何与他开口。
  要怎么告诉他呢,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
  “你……”许成之尝试开口,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同样抖的不成调子。他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汹涌,猩红着眼将唐云洲盯的有些无措。
  深吸口气,许成之再次开口,心底的某种想法冲破了所有阻碍就那么直直的撞进了他的脑海里,明晃清晰。
  “你……为什么来……”
  他问的小心翼翼,可眼底的期待却无比的发亮。唐云洲看着他顿时心底就有些发酸。从始至终,他才是那个不肯接受又备受煎熬的人啊。
  “对不起……”
  对不起,事情发生之后我没有征求的你的同意便擅自做了你的主。对不起,在这数月的时间里,我眼睁睁看着你痛苦万分却始终没有说出实情。对不起,作为好友,我打着为你好的旗帜却成了那个让你万念俱灰的元凶。
  他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就那么浅浅的一声落在许成之耳中却成了云上的天雷,震的他霎时眼前发慌心底一片冰凉。
  “她……”
  许成之再说不出一个字,他喉间滚动,猩红的双眼看的实在叫人骇然。
  他等了那么久,期盼了那么久。所以现在,终于要给他一个决绝的答案吗。
  他的样子实在吓人,唐云洲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句对不起怎么就引起了许成之这般大的反应。
  “成之,你怎么了?”
  唐云洲眼看着好友高大的身子屈弯了下去,许成之面上的惨白叫他心中惊疑。他往前一手扶上许成之的手臂,却在下一刻感受到许成之全部重量压过来时满面惊慌。
  “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许成之全部重量压过来唐云洲扶的吃力只能跟着他一起蹲下了身子。两人的动作在众人面前骤然引起了惊呼。
  “哇塞,许总看上去脸色好吓人啊!”
  “这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吗?”
  ……
  周围的慌乱两人皆是顾及不暇,唐云洲紧张的看着明显不好的许成之,他刚要说什么扶着许成之手臂的手却似被烫了般刹那一抖。
  唐云洲有些不可置信,他怔怔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那点S-HI润,顿时间他不敢去看好友的脸色,更不敢看他此刻已然S-HI润的双眸。
  许成之借着他的力道全然放空了身子,他脑中嗡鸣一片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他终究,没能等来自己的新娘。
  不对劲,唐云洲扶着人回过神来意识到事情的莫名之处,他用力将许成之拉起来,在看清好友眼眸的氤氲时深吸口气小声道:“成之,我要跟你说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