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住我房间好不好 作者:上曲(下)

更新时间:2022-01-11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甜文 竞技
第46章 
  “你、秦揽、江修远, 目前都被禁赛了。”
  程倦眉眼挑起一抹凶光,沉在浑黑的眸子深处。
  肩胛绷起来,像蓄力的弹簧, 也像即将捕猎的野兽, 随时会扑出去咬断远处敌人的脖子。
  整个人戾气特别重。
  肖阮生物本能得往后退了半步,倒吸一口气,脊背生寒。
  秦揽捏捏他的肩安抚着,“听肖阮说, 别吓他。”嗓子压着怒轻笑, “他胆儿小。”
  程倦闻声侧头,秦揽还是一副和煦的样子。
  秦揽黑色的头发因为自然干,有点蓬松,尽数搭在眼睫上。抿着嘴角威严愈盛, 一股子凌厉嵌在温柔里。
  灰色的衣服又给他多增了两分慵散,看上去完全不在意的样儿。
  程倦大呼一口气, 收敛了不少萧杀戾气。
  张嘴,“我和江修远禁赛能理解, 我们有恩怨, 他造谣能拖我下水。可秦揽为什么会被禁赛?官方声明发出去了吗?”
  还有不到14天PGI.S全球邀请赛就要正式开始了,去德国的签证都要下来了, 机票也早都订好了。
  秦揽怎么能被禁赛!
  秦揽伸手揉揉他的头,程倦发顶还是润的。动作愈发得轻, 一个劲安抚着程倦。
  “我怎么会被禁赛的?”秦揽也有疑惑, 才不过半个小时, 怎么他也被禁赛了。
  肖阮揉揉眉心, 这才整个IF俱乐部最头疼的问题。
  他哑声说, “因为有谣言说你在韩国因为程倦把江修远打住院了。现在程倦的事情热度正高, 涨幅趋势吓人,所以你暂时被联盟通告了。”
  程倦闭上眼睛,手捏紧拳,浑身抖着。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当初没劝住秦揽不要动手,现在... ...后悔的浪头陡然拍在他脸上,窒息感迎面而来。
  秦揽坐在他身边,握住程倦的手慢慢搓揉。
  “不要太带情绪,这件事最后会过去的,气坏了不好。”声音犹如细流,潺潺流淌进程倦心涧,
  程倦睁开眼睛瞪着他,“你被禁赛了!这是世界赛!你怎么... ...”咬咬牙,接着狠狠吐,“你怎么一点也不急。”
  心里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没个数吗?
  22了,根本再打不了几年!
  秦揽看着他展眉莞尔,目光描绘着程倦的急戾,很笃定地说:“因为赛前我们一定会解决这件事,我们能一起去德国。”
  能一起站上领奖台,享受万万人欢呼呐喊。
  肖阮捂着眼睛,心道:艹,还秀恩爱。
  他太yá-ngx_u_e突突地跳。
  真想哭天抢地地问两位大佬,你们不慌吗?没有危机感嘛!禁赛哎!
  老叶已经疯在基地里了好不好,四排赛直接没了两位主力,还有去德国的必要吗?
  程倦胸膛起伏几遭,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伸手敲响肖阮面前的桌面,“先把秦揽的事儿处理一下,我想联盟不可能真对他下这样的公告,中国赛区需要他。”
  肖阮听到程倦声音终于平静下来后,心可算安定很多。
  秦揽沉稳,指指上面:“上楼说,电脑给你。”
  三人一道去了书房。
  肖阮打开电脑,从公关部那里同步文件。
  他j_iao叠着手,看着坐在不远处的两人。
  程倦陷在软皮沙发里,秦揽坐在沙发扶手上,手搭还在程倦肩上揉着,一直在试图安慰程倦的情绪。
  整间书房被某种静谧、紧张密闭起来,喘气都觉得压抑。
  肖阮视线在两人身上游离了一番之后说,“现在网上爆料你... ...”
  他看向程倦,两人立马皱起眉,动作一致。
  “你三年前和江修远j_iao往的信息,比如你们的自拍,部分聊天、约会的记录,和一起旅游的记录全都贴上去了,种种都表明你三年前和江修远在一起过。”
  程倦越听越渗着戾气,秦揽别开脸,手按着程倦的肩,动作轻柔。
  程倦咬着牙问,“谁没个前任?这都不行!?”
  肖阮扭扭脖子,挣扎了半响沉吟道:“江修远当年脚踩两条船你是知道的,当年那个‘小三’现在是他未婚妻,所以现在... ...”后面的话他根本说不出口。
  生怕程倦揪起他就削。
  肖阮满头挂着汗,隐怒和替程倦不值、愤怒j_iao杂在一张脸上,狰狞至极。
  谁喜欢这样杀千刀的真是倒了十八辈的霉。
  再脏骂人的话送给江修远都是客气的。
  这件事爆出来,在所有不知情的人眼中,程倦才是那个‘小三’!而不是被劈腿。
  原本愈合的伤口以这样的方式被当众撕开,这让程倦猝不及防得被一刀捅进心窝子里。
  所有情绪冲破桎梏,在他体内肆意横冲直撞,难受到呼吸都需要挣扎。
  程倦狠狠捶了一拳身边的沙发,咬牙切齿地瞪着天花板,眼角登时潮红。
  这个他没法辩驳,只是他怎么也掰扯不清谁才是‘正’,谁是‘三’,他也不想去网上解释这种东西,意义何在!?
  不恶心嘛。
  胃突然被搅弄,一阵阵反酸让程倦食道火辣辣的疼。
  秦揽揉揉程倦的肩,一个劲儿给他传递抚慰。
  程倦在这样的连连安抚下,情绪并没有特别控制不住,他揉揉眉心,垂着调子,“一次x_ing说完。”
  薄腔萧肃,滚着寒风冷雪。
  肖阮清清嗓子,替程倦委屈死了,眼角跟着有点红。
  “你还被爆出两段录音,一段是江修远未婚妻说她愿意婚后出国‘让位’给你,你问她‘这是你说的,还是江修远说的’,语气不是很好。”肖阮抖抖嗓子,哽了下问,“有没有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