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遡游之川 作者:屿白(下)

更新时间:2020-05-15 标签:
第36章 第三六章
  越昭发现自从她说了那几句话以后,鬼倒好像真的铆足了劲在|勾|引她。早晨起床就盯着她的脸瞧,像是要把她盯出朵花似的,进食的时候也偷摸着瞅她,甚至连换个衣服出门都要问她一句“你被|勾|引了吗”。
  越昭现在的感觉就是后悔,后悔极了,只想给过去的自己狠狠扇几个嘴巴子。
  越昭:我为什么要说那些话,独自美丽不好吗。
  然而嘴上是这么说,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受用了,毕竟看美人嘘寒问暖还是很愉悦的。鬼也能感受到她态度的不断软化,诚然越昭的感情很淡薄,但这也意味着一旦心动,他就会成为那唯一的特殊,就能够占有那独独一份名为爱的情感。
  这像是刀尖上的一滴血,是为蛊惑,诱他不断深入。
  但他总能得到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她逃不开的。
  这天鬼照例召见了崔慧玲,感慨了一番在地宫跑了十年的小女孩如今终于要达成她的心愿。彼时越昭在旁边勾画着阵法,闻言附和一句“慧玲也长大了呢,都是大姑娘了”,并问她还记不记得很多年前自己曾答应过她要给她看一场烟火。崔慧玲点点头说记得,越昭笑了笑说大婚当夜补给她。
  吸血鬼立时就不高兴了,十年前的那场烟火他可还记着呢,手串也圈在腕上没摘下来过,现在越昭居然要把送给他的东西再送给别人。
  鬼:好气啊。
  觉察到他的眼神,越昭瞥了他一眼,只觉小美人最近越来越恃宠而骄。以往尚不觉得,近日来却恨不得时时刻刻持靓行凶。她无奈用眼神回他:消停点,跟个孩子吃什么醋。
  对方眯了眯眼,显然是不满意她袒护崔慧玲。
  越昭翻了个白眼,继续飞眼神:要是论先来后到,她可还在你前面呢。
  好了,这下越昭可是精准踩雷了。吸血鬼伸手捏住她的下颌,语气沉沉:“所以,我不是唯一一个?”
  他突然发怒可把候在一旁的崔慧玲吓了一跳,但越昭多年面对他喜怒不定的性格,此时已是对哄他颇有心得了。只见她牵起那只苍白劲瘦的手,在手腕内侧烙下一个亲吻,十分不走心的道:“就你就你,没别人了。”
  鬼还是不满意,她又抢先截住话头:“打住,到此为止,你不会想看我生气的。”毕竟我一生气你的攻略进度就得跌到零。
  吸血鬼盯了她半晌,最终愤愤地掐了一把她的脸蛋,这才继续谈正事。而一旁的崔慧玲不明白两个大人聊的是什么话题,内心充满了浓浓的疑惑。
  鬼从兵判那里得知金圣烈常于华阳阁出没,加之他曾在那里约见越昭,当即决定自己去一趟。他换好衣服扣住储备粮的下巴问:“你喜欢吗?”
  越昭:“……”她眼神呆滞,不是她不想回答,实在是这几天上述句式出现的频率过高。她敷衍道:“行行行,我喜欢得很,就你最美。”
  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敷衍与不情愿,也不再说什么,一段感情里先付出真心的那一方本就要承担更多不是吗?如今这般局面已经是他设想中好的那一种了。
  鬼在领相的带领下去了一趟华阳阁,约莫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两个多时辰便回来了。
  ……
  很快到了大婚当天,越昭答应崔慧玲去看她出嫁,于是提前去了新宫给她炸烟花,而鬼则晚她一步去的同牢宴。看到越昭先行到场,李允还派人来询问为何只她一人,越昭看了一眼上首身着婚服的李允,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而后叫侍从附耳过来替她传了一句话。
  “放心,他很快就来。”
  她当然能猜到这祖孙二人会借大婚之名做些什么,连这座新建成的宫殿都透露出诡异——宫殿很大进出却只有一道关卡,即是说派兵堵住出口、四周高墙再安排人把守,就等于将人困死在这里。
  这座新宫据说是给世孙及世孙嫔居住的,但现在看来,不像是住人的地方,倒更像是一座囚牢,或者说是狩猎场。
  就是不知道,猎人有无把握斩杀猎物,猎物又会不会引颈待戮呢?
  越昭眯了眯眼,舔掉嘴角的酒液,现在这发展,可越来越有趣了……
  侍从将越昭的话传给李允,后者抿了抿唇,看向了祖父。显祖刚与那位‘猎人’白仁虎交谈过,已经将一切准备就绪,只待猎物走进牢笼。
  这人间的婚宴也无甚意思。越昭托着下巴观赏着歌舞,手里拿着根筷子在面前小碟里戳来戳去,间或拣起一颗松子迫出果仁吃了。她忆起修仙界的双修大典,似乎每次都是各门派里的一件大事,从广发请帖到宴请宾客,无一不讲究排场。她早年跟着师父见识过一两次,而见过了那样盛大的八方祝贺,也就不觉得人间的婚宴有趣了。
  越昭:好无聊啊。
  她又挑了一块糕点吃了,嚼吧嚼吧还在想小美人怎么还不来接她。蓦地,她的动作顿住了,若有所思望向某处方向细细感知一阵,这是……金圣烈的气息?
  越昭慢条斯理将糕点吃完,舔了舔指腹的饼屑,果然如她所料今夜怕是有大动作了。
  此时庭中又换了一个节目,三名乐姬在弹奏着乐曲,清清泠泠的声音很是好听,宾客们觥筹交错,沉浸于喜悦之中。鬼在这时缓缓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名侍卫的衣领,他的面容极冷,气场也过于强大,一看就不是善茬,自踏进这里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越昭往嘴里送糕点的动作都僵住了。
  越昭:“……”
  那些早就安排好的侍卫们有序地站在座前,守护着李允他们。李允警惕的注视着吸血鬼,命令所有宾客退下,并安排了侍卫护送他们出去。
  现在猎物已经到场,就等狩猎开始了。
  鬼侧首看了一眼快速离去的人们,说:“大家兴致正浓,为何这么早就散了呢?”实则他也不需要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又再度上前几步,直视李允,“对于诚心来贺的客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连个倒酒的人都没有……”他眼神往旁边一瞥,就看见吧唧吧唧吃饼的越昭,这下子心头的火烧得更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