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师尊见我毛茸茸 作者: 叶霜刀(上)

更新时间:2022-01-12 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年下
【本文文案】  
他是仙门遗孤,是戍边将军,是上古凶兽转世,他有一个连自己都忘记的心上人。  
席风作为凡人生活了二十年,直到他展开一卷画轴,进入了画中幻境。  
四千年前的故人与往事,纷至沓来。  
*  
白藏死而复生之后,身边那只毛茸茸不见了,只留给他无尽的寿命和深入神魂的痛苦。  
辗转四千年,白藏才又在画境中遇到了转世的他——  
“这一次我能守住天下苍生,也能守住你。”  
※食用指南:  
1.席风x白藏,主攻,师徒年下,1v1,HE  
2.攻本体是超大只毛茸茸(焚骨),前世为了复活受而死  
3.私设多,有微量副CP  
4.封面Q版人设感谢Picrewの五百式メーカー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风,白藏(cáng) ┃ 配角:★预收文《龙崽崽种田养夫君》求收藏 ┃ 其它:★预收文《魔尊和他的小侍卫》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不是萌宠文!
立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梦鲤镇(一)
  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席风一定会直接把那幅来路不明的画扔进火里。
  毕竟他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倒霉事。
  离奇地进入一幅画里就算了,一进来还被逼着成了亲,入了洞房,然后新娘子自己一掀盖头,赫然露出一张神色狰狞的男人脸。
  吓得席风忍不住叫出了声。
  “闭嘴。”男新娘立刻捂着席风的嘴把他按在床上,“再敢鬼叫一声我就掐死你!”
  这人目露凶光,一脸杀气,看起来不像开玩笑的,席风赶紧唔唔两声表示明白。
  对方见他识相,才起了身,顺便在他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走到桌边坐下,端起酒壶仰头饮了一气。
  席风从床上爬下来,远远地打量这人。
  不得不说,此人收了一身杀气后,还算是赏心悦目。他五官其实很柔和,丹凤朝yá-ng的婚服里裹着一把劲瘦细腰,好像一只手就能掐过来。
  就是脸色太差了些,眉头蹙着,嘴唇也发白,一副病死鬼的样子。
  他叫什么来着……席风努力回想了一下,方才那婚礼司仪好像是说,新郎卫息,新娘……唐锦。
  “唐公子?”席风试探着叫他。
  对方斜过来一个看傻子似的眼神:“我叫白藏。”
  哦,原来不是正主,也是个冒牌货。
  那谁怕谁啊。
  席风这么想着,胆大了些,便也坐过去了,打算喝杯酒润润嗓子。
  酒刚倒上,白藏就端起来一口闷了。
  席风一愣,只好重新倒了一杯。
  结果白藏又手疾眼快抢走喝了。
  席风怒道:“白公子,你这是何意?”
  白藏这次干脆直接把他手里的酒壶拿走了:“傻小子,我好心劝你一句,酒里有药,你喝不得。”
  “什么药?”席风不服气了,凭什么他喝不得,白藏就喝得。
  白藏却晃晃酒壶,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语气不紧不慢:“ch.un宵一刻值千金,自然是……ch.un~药~了。”
  “……”席风果然心虚了些,问道,“那你怎么能喝?”
  白藏唇角一勾:“你是凡人,我又不是。这玩意对我没用,我当然能喝。”
  凡人?席风冷不丁被戳了痛处,神色瞬间沉了下去。
  明明生于仙门世家,父母兄长都是天资卓越的修仙者,却唯独他席风是个不折不扣的凡人,一丝灵力都无。
  十六年前天魔来袭,沧浪云海全门覆灭,只留他一个漏网之鱼,苟且偷生。
  故而席风恨死了自己这r_ou_//体凡胎,恨自己既不能重振仙门,也不能报仇雪恨。
  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
  白藏又问:“所以你一个凡人,是怎么进到乙级画境里来的?”
  席风的思绪被拽回来:“乙级画境是什么?”
  白藏放下酒杯,微微诧异:“你不知道?”
  席风没好气道:“我个凡人能知道什么?”
  “嗯……”看他这样子,白藏心念一转,起了调戏的心思,“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专吃你这种单纯可爱还长得帅的傻小子。”
  “……”
  席风决定闭嘴,不和白藏说话了。
  俩人就这么沉默了半晌,白藏把一壶酒都喝完了,百无聊赖地叠酒杯玩。
  “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席风眼皮都没抬,装听不见。
  白藏只好继续唱独角戏:“乙级画境就是乙级画境嘛。画境你总知道吧,画魔所造的幻境,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乙级是仅次于甲级的难度,对应画轴上的紫色花标。”
  画轴?席风猛地回想起来,他还真是在打开了一个画轴之后,稀里糊涂地来了这里。
  至于画轴上的花标,他又仔细想了想,的确是一朵紫色鸢尾。
  “乙级画境很难的,你一个人,恐怕不能顺利破境哦。”白藏把下巴搁在手心里托着,叹口气,“正好我的身体也不太舒服,不如我们结个伴吧?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一脸的假惺惺,语气也装腔作势。
  席风虽不屑,但他还未见识到这画境的真面目,谨慎些总是没错的。他们一进来便被安排着拜堂成亲,扮一对新人,说不定也是别有用意。这般想着,席风还是点头答应了白藏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