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师尊见我毛茸茸 作者: 叶霜刀(中)

更新时间:2022-01-12 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年下 灵异神怪
58、明音渡(十九)
  又等了一会儿,两侧的明音弟子敲钟示警,大家迅速安静下来。
  沈掌门清清嗓子,扬声说道:“诸位仙友,首先感谢大家选择明音,无论此次大选结果如何,明音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
  什么意思?底下再次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抬手示意大家安静,沈掌门继续道:“由于发生了一些特殊情况,我们决定将后两场比试合为一场,并提前到明天进行,通过的人即可正式成为明音弟子。”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心情激动起来。少一场比试,就相当于多了一倍的通过几率,只要再熬过这一场,便可结下仙缘,改变人生。
  但也有人持观望态度,似乎对沈掌门口中的“特殊情况”更感兴趣一些。
  有知情人小声说道:“好像又是朝露岛那边的问题。”
  “朝露岛怎么回回出事?”
  他们的议论自然躲不过在座仙君们的耳朵,高台上的几位长老表情各异,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明心长老倒是泰然,仿佛这事跟他毫无干系。
  而他的大弟子,站在明音弟子队伍之首的松亭雪,脸色却不太好看。
  他嘴唇紧抿,两眼直愣愣地瞪着一众参选者们。
  旁边的唐烬在小声跟他说话,时不时扯扯他的袖子,带着些央求的意味。
  但松亭雪毫无反应。
  忽然,人群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好像是大师兄和魔族勾结!”
  满座哗然的同时,说这话的人脖子一歪,就软软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大家低头看去,他脖子上多了一道细细的透明琴弦,竟然瞬息之间就被取了x_ing命。
  而琴弦另一端……
  连在松亭雪手上。
  唐烬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师兄!你快醒醒!”
  松亭雪不为所动,身上的魔气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汇聚起来,眸子立刻转为猩红,再次入魔!
  场面失控,参选者们乱成一团。
  就在此时,明心长老从高台上飞身而出,凌空启动了明音岛上空的剑阵结界,紫色华光直指松亭雪而去。
  “逆徒松亭雪勾结魔族,残害同门,罪不可赦——就地诛杀!”
  明心长老厉声大喊:“凡在此战中出力者,皆可入我明音!”
  他衣袍猎猎,看向松亭雪的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此时明音岛的剑阵里,一半被松亭雪的魔气充斥,一半被明心长老的紫色华光占据。
  明音弟子和参选者们逃窜其中,有人想趁乱离开明音岛,却猛然发现这剑阵只进不出,他们被关在了里面。
  ——要么战,要么死。
  很快地,岛上所有人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大多数人都站在紫色华光之下,脸上挂着虚假的愤慨和凛然,准备在大家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凑过去补上一刀。
  而松亭雪这边,只有唐烬一人。
  唐烬手执长剑,护在松亭雪身前,剑尖所指,是往r.ì敬爱的师尊。
  “师尊,您若是执意要杀师兄,就先从烬儿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他字字铿锵泣血,明心长老却不为所动,怀中雾散琴上莲花盛放,流光溢彩。
  “烬儿,让开。”
  “师尊!”
  “唐烬!”明心长老的声音仿佛来自深渊,“你师兄已然入魔了!他刚才还打伤了你,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快过来!”
  “他没有!”唐烬回头看了松亭雪一眼,对方的眼睛仍是猩红,紫黑魔气不断从他眉心溢出,看起来痛苦非常。
  “师尊,这些魔气才是蹊跷,它们从何而来,我们根本没有弄清,怎么能就这样对师兄痛下杀手呢?!”
  唐烬脸上有泪落下。
  “不要再说了!让开!”明心长老的手指勾起琴弦。
  海风呼啸刮过,掀起一人高的巨浪。
  唐烬以一己之力迎上,被明心长老的音浪弹开,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去帮他。”白藏忽然道。
  刚才他一直没有动作,就是在暗暗观察松亭雪身上的魔气。松亭雪这次入魔和刚才稍有不同,心魔并未出现,且这些魔气似乎不太受他控制。
  更像是魔气在控制松亭雪。
  但白藏现在目盲,席风不敢直接离开,犹豫道:“师尊,那你……”
  “你去便是。”
  席风咬咬牙,召出陌刀赶往唐烬身边。
  江揽月亦从高台上跃下,去另一边牵制明心长老。
  四人j_iao战,三对一的局面,明心长老仍以碾压之势稳占上风。
  白藏躲在暗处观察着明心长老,他招式古朴,琴意超然,灵力之强连一剑动河山的江揽月都望尘莫及,竟已隐隐有了仙姿。
  天生半仙之体,名不虚传。
  只是这样看来,明心长老不仅没有入魔,甚至已一只脚踏入了仙界,又怎么会为一己私情戕害自己的徒弟呢?
  白藏还在凝眉细思,不得要领,那边就已陡然生变。
  先是明心长老虚晃一招避开江揽月,接着推开上前拦他的席风,雾散琴在手中瞬间化为一把锋刃长剑,直刺松亭雪而来。
  席风立刻回身,但已经来不及。
  速度太快了,他只看到一片紫白的衣袖在眼前划过,下一瞬明心长老就已经到了松亭雪跟前。
  松亭雪发现了他,猩红的眼眸中回复些许神采,嘴唇微张,似是在叫“师尊”。
  但他的师尊却没有看见。
  又或是视而不见。
  危险已经近在眼前,松亭雪仍然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