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师尊见我毛茸茸 作者: 叶霜刀(下)

更新时间:2022-01-12 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年下 灵异神怪
118、斜yá-ng关(十一)
  “喊什么喊?叫魂呢!”洛无欢风风火火跑进来,一看见白藏,整个人呆在了门口。
  “白藏,你……你这是怎么了?”他不可置信地指着白藏,“谁把你伤成这样?怎么就剩片残魂了。”
  席风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但也只能耐着x_ing子解释道:“这本来就是师尊的一片残魂,是许多年前他分离出来,养在魂灯里的。”
  “哦,吓我一跳。”洛无欢拍拍胸脯,把视线放到了萧明染身上,语气立马就变了,“你喊我干嘛?”
  萧明染直勾勾盯着他,眼中闪着鹰隼一样的光。直到盯得洛无欢都发毛了,才冷笑一声:“喊你来看看,我这经脉接得怎么样了。”
  “不是告诉你了吗,接不上了,都碎成渣了……”洛无欢说着说着忽然感觉不对劲,顿了一下,然后醍醐灌顶般看向白藏,“你!”
  白藏一脸无措:“我?”
  “哎呀算了算了!”洛无欢胡乱摆了摆手,冲萧明染道,“本来还想多吓唬你几天呢。你知道了也好,记得给医药费啊,我给你接了一晚上的经脉,差点累死……”
  他话还没说完,脸就已经红透了,忙不迭就要往外走。
  “无欢。”萧明染又叫住他,这次语气却是温柔的,“不管怎样,谢谢你救我。以前我确实对你有诸多偏见,是我错了。小风说的对,上一辈的恩怨与你我无关,我不该那样对你,希望你别太介怀。”
  洛无欢被他说得浑身别扭,头也没回,拔脚就走了。
  萧明染重重叹气,继续道:“那晚魔族来袭,我除了拼死守住城门,没有任何办法。斜yá-ng关的将士和百姓都是凡人,哪怕只是普通的劣魔,也能要了他们的命。我想来想去,能求救的人,竟然只有洛无欢。”
  “我发出传信符的时候,特别怕他不会来。以前每次见面,我都要挖苦他,当初他们母子找来家里,我还跟着泼过热茶……他肯定记恨我的。”萧明染扯扯嘴角,“他不来帮我,也是应该的。”
  席风安慰他:“不会的,师兄不是那样的人。”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萧明染闭了闭眼睛,继续说下去,“他和那个‘魍魉’,直接从天而降,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在城里杀了一条血路出来。”
  那晚所有人都战到力竭,直到席风回来,他们才有了喘息之机。洛无欢顾不得休息,连夜给萧明染治伤续脉,又接着去帮席风清理魔物,到现在也没能好好地睡一觉。
  萧明染闭上了眼睛,心中愧疚至极。
  “来r.ì方长,萧大哥,你现在好好养伤才是最重要的。”席风给他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
  白藏一直跟在后面,跟着席风进了厨房。
  厨房里还满是药味,席风转了一圈,只在锅里找到大半个剩馒头,就这么坐在灶台上干啃起来。
  彗冲南斗尚未过去,等到了晚上,混沌之力会再次来袭,到时魔族还不知道会使出什么把戏,说不定又有硬仗要打。
  所以得吃饱点。
  席风嚼着这干馒头,感觉自己都快被噎死了,不由得想念起白藏给他做过的茄子r_ou_末打卤面。
  “师尊。”他看向白藏残魂,“你会做面吗?”
  白藏一脸的茫然:“我不会做饭。”
  席风想起来了,过去白藏和焚骨一道游历的时候,用野果子充饥是常事,每天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有一次抓了只芦花j-i,还被焚骨一把火给烧了。
  “唉……”席风长长地叹了口气,继续啃馒头。
  白藏看他好像很饿的样子,心生恻隐:“要不,我试试看?”
  “不用了。”席风从水缸里舀了瓢水,喝了个水饱,又问,“你把阿雨木带到魔界,还顺利吗?”
  白藏点点头:“很顺利,他给自己改了名字,也找到住处了。”
  “记忆呢?你把他的记忆消掉了吗?”
  席风已经预料到了他的答案,却没想到白藏再次点头:“消掉了。”
  “消掉了?”席风皱起了眉,那后来无遮又为什么还是抓了白藏呢。
  “是啊,不是你说,让我抹去他的记忆吗?我也觉得这样对他比较好。”
  “嗯,消了就好。”现在深究这个问题也没有意义了,席风不打算再讨论,“师尊,要不你进我心境里来吧,我怕不小心把魂灯弄坏了。”
  “没事的吧,魂灯没有那么容易坏。”白藏摆摆手,不好意思地笑笑,“进你心境,总归是不太妥当的。”
  席风:“没事,反正还有一片师尊残魂在里面。”
  “啊?”白藏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睛都睁得圆圆的。
  “是呀,他说那片残魂他不要了,我就养在心境里。你要进来看看么?”席风鲜少见到这样可爱的白藏,忍不住就想逗逗他。
  白藏果然心动了,跃跃欲试道:“那,我就进去呆一小会儿!”
  “呆多久都行。”席风伸出手,牵着白藏往自己怀里一带,他便化作一道金光不见了。
  席风满意地笑笑,把魂灯收了起来。
  洛无欢和惊澜已经去休息了,席风却没法休息,紧接着又去清点了人数,布置善后工作。
  守城士兵一共还剩九百九十二人,战死的兄弟们无法回家,他只能一把火烧了,送他们魂归故里。
  “把大家的名字都记下来,回头按照籍贯住址,给家属送信、发抚恤。”席风最后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往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