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名扬江湖 作者:祈瑾郁(上)

更新时间:2022-01-11 标签: 年下 强强 系统 武侠
文案:
  传闻白云城二少爷尚未成年便病入膏肓
  叶岑秋十分钟一口血:系统你再不修好,我就挂了!
  众人:看,又吐血了,离死不远了啊
  眼看着要死了,系统终于修复好了
  【杀死西方魔教教主,奖励名气值10000】
  【获得罗刹牌,奖励名气值5000】
  【杀死熊姥姥,奖励名气值2000】
  看了看任务栏里一大串任务,叶岑秋一眼看中了最高的那两个
  于是
  管家:城主二少爷他离家出走了!
  婢女:少爷一定是不想让城主担心,才想一个人在外面安静的去了
  叶城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二少
  叶岑秋(满脸不解):不是说了是有事外出吗?
  玉教主:听说你暗恋我多年,死前想见我一面?
  叶岑秋:滚!
  白切黑清冷病弱的疯批美人攻&蛇j.īng_病魔教大佬受
  ps:教主没有儿子,西门他不是教主儿子
  主角不是什么好人,不喜误入,弃文也不用跟我说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年下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岑秋 ┃ 配角:玉教主,剑仙,陆小j-i,花神……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每天吐血的天下第一
  立意: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活着而奋斗
  -------------------------------------------
 
 
第1章 
  昆仑山,罗刹教。
  叶岑秋穿着夜行衣,靠着地图里显示的人物位置来躲避守卫。悄悄地摸进了这个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的房间。
  按照地图的显示,玉罗刹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密室,叶岑秋猜罗刹牌很有可能就在这个密室里。
  罗刹牌是块玉牌,千年的古玉,据说几乎已能比得上秦王的和氏璧。
  听闻罗刹牌正面却刻着七十二天魔,三十六地煞,反面还刻着部梵经,从头到尾,据说竟有一千多字。
  这块玉牌不但本身已价值连城,更重要的是见这块玉牌就如见到教主本身。
  而且玉罗刹还亲手订下一条天魔玉律
  「我百年之年,将罗刹牌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千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永下地狱,万劫不复。」
  这样一块玉牌谁不想要?
  可惜,对于叶岑秋来说,这块玉牌最大的作用就是给他快要到底的生命值往上加一加。
  救一救他快要到头的小命。
  扫视了一圈玉罗刹的房间,经过系统鉴定,并没有罗刹牌的存在。
  但叶岑秋顺利地发现了密室的入口机关。
  “吱——呀——”略显沉闷的开门声响起。
  叶岑秋看了一眼地图,见外面的人没有发现房间里的动静,连忙进入了密室。
  密室不大不小,大概有一百平方米。
  里面布置的整齐,床、桌子、凳子、躺椅、书架、书桌应有尽有。
  要他看来,这不像是密室,反而像是一个j.īng_心布置好的卧室。
  又用系统检测了一遍,果然在书桌里找到了玉牌。
  但是这玉牌很多,不止一块。
  叶岑秋只好一块一块的用系统鉴定。
  【罗刹牌(假)】
  【罗刹牌(假)】
  【罗刹牌(真)】
  连挑了3块里面玉质最好的几块玉佩,终于在第三块上面看到了系统显示的“真”。
  将玉佩收到背包里,叶岑秋就准备离开这里了。
  本来选择来西方魔教,不过是因为系统任务栏里,杀死玉罗刹和取得罗刹牌的任务不仅在同一个地方,而且名气值还是排在最前面的两个。
  虽然光从名气值上他也能猜出这估计是最难的两个任务,但是他的生命值真的快到底了,再不往上拉一拉他是真的就要死了。
  “咳咳!”叶岑秋熟练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手帕捂住口鼻。
  鲜红的血液瞬间浸透那张手帕,但是叶岑秋却不在意的把那张脏了的手帕收进背包,又取出一张仔细的擦干净了粘上血的手。
  都咳了那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生命值越低,吐血吐的越多,在这最近一个月来,他几乎十分钟要吐一次血。
  得亏的他身上还有系统,不然的话就这种吐法,他早死了。
  一个人身上能有多少血给你吐?
  他这都拿到罗刹牌了,为什么生命值还不涨上去?难道要出了西方魔教之后,才能确定任务成功吗?
  疑惑的看了眼自己面板上的生命值,叶岑秋咳得眉头蹙起。
  怎么回事?
  刚打开地图准备离开,他就看见上面显示密室门外有一个红名站在外面。
  不会是玉罗刹吧?
  叶岑秋抿嘴,有些警惕的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那是一把长剑,自剑柄开始由黑色转为银灰色。长剑上面花纹j.īng_致,描绘的是几朵j.īng_致的彼岸花。
  剑的材质不是铁,是忘川河下冤魂的枯骨化做的骨玉炼制而成的。
  剑名——忘川。
  拿到罗刹牌的名气值是5000,杀了玉罗刹是它的一倍。
  但是昨天他远远的偷看了一眼玉罗刹,武功或许差不多,但玉罗刹的生命值不知道比他长多少。
  真打起来他肯定不是玉罗刹的对手,到时候人家熬也能把他熬死。
  静静的在门后等了大概一刻钟,门外的红名没有动。叶岑秋猜到,他或许是意识到有人进了密室,所以现在是故意守在门外。
  他不可能不出去。
  叶岑秋打开门的机关,闪身躲到了一个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