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名扬江湖 作者:祈瑾郁(下)

更新时间:2022-01-11 标签: 强强 年下 系统 武侠
第63章 
  天门道长见此一惊, 连忙便想要去救岳不群,可任我行却是拼着被一剑刺中的代价,也要吸干岳不群的内力。
  叶岑秋全程便一直在看戏, 只是解决了几个没眼色的r.ì月神教教徒后便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了。
  是他杀人的手法太过轻松,便是教中的一位长老也没有在他手中撑过几招,随手便被他割下了一条胳膊。
  如此下场,只要不傻的人便能知道叶岑秋这人不好招惹。
  玉罗刹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了这片战场。
  众人在岳不群和任我行打在一起的瞬间便已经混战在了一起,除了叶岑秋也没有其他人注意到玉罗刹的离开。
  任我行那边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天门道长的一剑在任我行誓要杀了岳不群的决心下虽然可以刺中任我行, 但却绝对不可能凭此一剑杀了任我行。
  换句话来说, 岳不群会死,但任我行不会。
  被吸星大法吸住的岳不群已是说不出话来, 额间黄豆大小的冷汗不断的滑落, 他能感受到自己多年修炼出的内力都在被任我行逐渐吸走。
  “让开。”心中慌乱间, 天门道长的耳边传来一道轻但却极其清晰的声音。
  传音入密!
  是江湖中一种依靠深厚内力和对自己内力控制极其j.īng_细的人才能做到的一门秘法。
  他立刻反应出事叶岑秋, 于是心中一喜,连忙按照叶岑秋的话向旁边让开了一点。
  任我行抓准时机, 正准备以身受一剑为代价杀了岳不群, 可马上就要一剑刺过来的天门道长却忽的向边上退开了一步。
  任我行眼眸霎时间便瞪得极大, 只见可怕的剑气直冲他的面门而来。
  凌厉的剑气在空中劈开一道气浪, 任我行还没反应过来,可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却让他立马向后闪退了几步。
  而下一刻, 一道手持长剑的青衣人如灵蛇般刹那间便出现在任我行面前!
  银灰色的剑尖直刺向任我行的眉心,极近的距离甚至让他看清了剑身上雕刻j.īng_致的彼岸花暗纹。
  任我行大惊, 他又连退三步, 扯着岳不群的手将一直被他拖拽着的岳不群拎起, 然后往身前一挡!
  果然, 那急速接近的剑尖猛地停在了岳不群的额前一寸。
  过于凌厉的剑气在岳不群的眉骨上划出一道血痕。
  岳不群睁大双眼, 惊惧难忍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剑尖。
  叶岑秋脸色未变,他略微收剑,手腕转动,轻轻挽了一个剑花。
  下一瞬,叶岑秋脚尖在地上轻点,人影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的轻功!
  任我行脸色大变,他咬了咬牙,将手中的岳不群抛了出去。
  叶岑秋速度不变,闪身便躲过了被扔过来的岳不群。
  “接住。”叶岑秋那清冷的声音又在天门道长耳边响起。
  方才看着叶岑秋j.īng_妙剑法看入了神的天门道长听到叶岑秋的声音后猛地反应过来,飞身接过了被抛出的岳不群。
  “岳掌门,你感觉如何?”天门道长询问道。
  岳不群的脸色灰白,实在是难看极了。
  “无事。”岳不群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他的内力在刚刚那一瞬间便被任我行吸走了三成。
  任我行最擅长的是吸星大法,也就是掌法,练得好的掌法自然是可以让自己的一双r_ou_掌宛如钢铁般坚硬,可便是任我行再自信,也不敢以自己的一双r_ou_掌去接叶岑秋的剑。
  “你是何人?”任我行脸色冷肃,心中是极度的警惕,正道中何时出了这种人物!
  他一边问叶岑秋问题,一边向着身后退去。
  “忘川楼应钟。”叶岑秋淡淡道。
  “应钟?!”任我行一惊,脸色难看。
  不是说忘川楼主是个知命之年的老头吗?
  今r.ì他在岳不群带着的人中扫了一圈,本还以为忘川楼主也一起来的消息是错的,谁曾想到,不是消息是错的,而是这个人长得太过年轻。
  已经无法再退了,任我行脚下一顿,一块石头被他的脚撞入了悬崖,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落入悬崖很快便消失在了云雾间。
  r.ì月神教建立在黑木崖上,今r.ì决战的地点虽然不是黑木崖的顶峰,但也是在这座山上的一处悬崖边。
  只因此处地势开阔。
  “应楼主,我来助你!”岳不群咽下喉间涌上的血,高声道。
  “不必。”转头看了一眼岳不群,叶岑秋道,“任教主虽是魔教,但终归是个枭雄,我并不想胜之不武。”
  “我一人足矣。”叶岑秋重新看向岳不群,手持长剑立在原地,他道,“任教主,请。”
  岳不群脸色一变,不论若何,叶岑秋的这段话都有打他脸的嫌疑。
  任我行一愣,随后仰天笑道:“那也好,便让我瞧一瞧,我与这传闻中的大宗师相差多远!”
  笑声渐渐平息,任我行脸色忽的一肃,他运气在掌,体内还未吸收的内力在运转时带来阵阵痛意。
  吸星大法固然可以吸收他人的内力,但也不是没有上限的,依照他现在的内力也不过可以吸干岳不群那种层次高手的内力,再超过便会给他自己带来危害。
  可吸收来的内力也是需要时间来吸收的,如今面对叶岑秋这种难以抗衡的高手,任我行就只好强行吸收方才从岳不群身上吸来的内力。
  “噗——”任我行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他随意便抹去了嘴唇上的鲜血,抬头望向面前执剑的叶岑秋,目光锐利。
  他能爬上r.ì月神教教主的位置,又让江湖中这么多人惧怕,这一路上过来自然是手染无数人的鲜血。
  江湖中人都明白,只要入了江湖就总有一天可能死在别人手里,他身处被称为魔教的r.ì月神教中自然是更明白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