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强制感谢 作者:蜜桃乌漆麻黑龙(上)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爽文 强强 系统 武侠
文案:
  一觉醒来,云清穿成了一个六岁小太监,本已经认命,却冒出一个系统。系统告诉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让他一夜暴富权倾天下断肢重生。
  原本心不在焉的云清听到断肢重生迅速坐了起来,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任务是什么?
  看到自家宿主如此热情,系统满意地说道:“收集武林中人的感谢。友情提示,不同人物产生的感谢值不同哦。”
  云清又躺了回去,现在不止一个问题了。首先,他一个皇宫底层六岁小太监,怎么遇到一个武林中人?
  后来,已经成为厂公的云清,看着缺口巨大的感谢值,把目光移向了武林。他拿着两米大刀友善地问道:“你,要谢谢我吗?”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清 ┃ 配角:cp皇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霸道皇帝的俏太监
  立意:即便身处低谷,也要热爱生活,努力向上。
  ---------------------------------------------
 
 
第1章 
  一觉醒来,还在迷糊之中的云清便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好像大概也许穿越了。
  四周的环境太过于不r.ì常化,让他瞬间想到了穿越这个词。至于整蛊,哪个节目敢这么整蛊他,他一定会把对方告到破产走人。
  从睁开眼睛的那一秒开始,他就没有移动过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呼吸都放缓了。他仍然维持着侧身躺着,后面是一堵墙,前面是一个头。
  视线下移,他松了口气,这个头还拥有一个完整的身体,并不是恐怖片。
  他躺在大通铺的挨着墙的一面,今夜月色不错,借着月光,随意的往前一瞥,数了数人头,大约十个人左右,都是不大的孩子,如今全部都已经睡去。但却都睡不安稳,很多都皱着眉头。
  夏r.ì的夜晚,唯留下虫鸣声偶然的响起,伴随着树叶被风吹过的声音,原本应该十分催眠,但云清却毫无睡意。
  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可能睡得着。
  天知道,他,一个社会主义四有青年,深刻学习过思修毛概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竟然就这样穿越了。上一秒他还躺在自己舒服的羽绒被里面,吹着空调,一个人独享着两米大床,完美地享受着自己的夏天。
  现在,他却变成了一个未知世界的未知生物,躺在一张大通铺上,和另外的九个小孩分享一张床也就罢了,天气还越加的闷热。偶然吹过了的微风已经无法缓解这样的闷热。
  努力平静了一下心中的躁动,云清开始缓慢地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探索自己的身体。他总要先确定自己穿越的是什么生物。虽然看起来像个人,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验证过怎么知道呢?
  一刻钟后,云清觉得自己躁动的心情快要平静不下来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还是个人,一个最多六岁的人类崽子,简称孩子。
  坏消息是,他不再是个完整的人了。他不完整了,他不是个男人了。他,现在,居然,是个太监。
  云清努力安慰着自己,穿越成为一个太监,或者一个男人,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活着,活着对于他也没啥区别。
  才怪!
  然而,就算生活欺骗了你,你总得继续每r.ì生活下去。即便他心里面非常清楚,这区别可是非常之大。
  如果穿越成为一个男人,结合如今的环境,会有多种推断,就比如说,某一家的仆人。但是,他穿越成为了一个太监,那么,某一家就会是非常具体的一家了。
  这里不是皇宫就是和皇族有关的地方。
  距离穿越此地差不多过去了两刻钟,云清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连绵起伏波涛汹涌。接受事实,濒临崩溃,再接受事实,如此来回几次之后,云清终于运用了超强的自我安慰方式,让自己继续安静地躺在床上,而不是起床出去找根裤腰带,自挂东南枝。
  东南枝虽然免此一劫,但云清却仍然无法睡着。
  原本想要睁着眼睛直到天明,但是上天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他。
  因为天还没亮,他就听到了房间外的脚步声。
  他连忙闭上了双眼,发挥了自己绝对的实力,装睡。
  然后便听门砰地一声被从外面推开,脚步声快速的接近了床边,
  “该起了。”苍老却异常尖锐的声音响起。
  云清察觉到身旁的人快速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如同条件反s_h_è一般,快速并且匆忙,还带着几分畏惧。
  他同样如此,紧跟着身边人的节奏,一言不发,谨言慎行,并且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察言观色的天赋,用来穿衣服。
  索x_ing,他身边只是一群六岁左右的小孩子,模仿起来也不算是困难。衣服样式也算简单,三下五除二的便套在了身上,看了一边还有几个起床晚还没有穿好衣服的‘同事’,云清还有时间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一遍,并且再一次观察了最快穿好的几个‘同事’的衣服,确认自己没有漏出马脚。
  如此一来,单单一个起床,他就已经快要付出之前期末考试考试周的辛酸苦辣了。
  只是,起床是从穿衣开始,却不会以穿衣结束。
  穿好衣服的那批人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东西并不多,不过就只是一床被子罢了。
  云清紧随其后,兢兢业业完成着每一步。收拾完之后简单的洗漱,便恭恭敬敬地站成了一排。
  从进门之后便只说过一句话的老太监正坐在凳子上,看到所有人都收拾完之后,便满意地点了点头,“终于像个样子了。”
  云清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人终于松了口气,仿佛追赶者自己的猛兽停下了脚步,在原地打了个盹。
  “师父,全仰仗您教导的好。”
  云清听着左手边的那人笑着说着。
  听闻此句,老太监平静地点点头,他左手边的人便仿佛得到了巨大的奖赏,笑容更加的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