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他总想对我以身相许 作者:乃(上)

更新时间:2020-03-11 标签: 甜文 爽文 重生 仙侠修真
  文案
  凌夜一朝重生,回到曾经修行最为凶险的时候。
  看着面前昏迷不醒的男人,凌夜决定这次不仅要救他,还要救她自己。
  于是,史上最短的一次修炼,开始了。
  后来。
  “为什么不辞而别?”
  “想打架?”
  “不是,我我我我想以身相许。”
  “……”
  “好不好好不好嘛?”
  云中登晚楼,再临朝天阙。
  何不吟九歌?以身许凌夜。
  *满血重生,暖甜宠,苏爽雷嘿呀
  *1V1,HE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夜,郁九歌 ┃ 配角:江晚楼,重天阙,凌怀古,夜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史上最短的一次修炼
 
 
第1章 重生
  凌夜醒的时候,险些被身上的重量压个半死。
  她气短胸闷地睁眼,发现身上趴着个人。
  是个男人。
  男人浑身血气,衣服让染得比天边的晚霞还艳。脸上也尽是血污,教人看不清鼻子眼。
  不过凌夜也不消看清他的鼻子眼。
  因为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知道,这人是郁九歌。
  只是,他怎么伤得这么重?
  “郁九歌……郁九歌?”
  她嗓音沙哑地喊了几遍,没得到半点回应。
  反倒是喉咙因为这一喊,涌上一点腥甜的味道。她品了品,是血。
  可好端端的,她刚刚才用了药,正准备睡觉休养,怎么一睁眼,不仅郁九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不说,她居然还要吐血了?
  喉间尽是血腥,脑袋也有些晕,耳朵更是嗡鸣着,乱糟糟一片。凌夜皱紧了眉,伸手推了郁九歌一把,没推动,不由用力再推,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他似乎真的伤得特别重,被她这么一推,后脑往石头上磕了下,他居然也没醒,依旧昏迷着,气息萎靡,神容也显得惨淡。
  凌夜摸摸他脑袋没出血,不由喘了口气,坐起来看向周围。
  是个十分低矮的山洞。
  星星点点的yá-ng光从藤蔓缝隙里照进来,照在她乌青色的指甲上,也照在她衣襟处不知是郁九歌的还是她自己的血迹上,让凌夜油然而生一种极怪异的荒谬感。
  尤其是,体内的力量疯狂动d_àng着,难以忍受的痛楚传遍全身,仿佛有人拿着什么东西在不停搅动她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更有一种强烈的灼烧般的剧痛,不断侵袭着快要碎了的丹田,是她曾煎熬了许多年的、同时也再熟悉不过的奇毒,白头仙。
  白头仙——
  一旦白头,即可飘飘欲仙,死在那种虚无缥缈的快感里。
  凌夜抬手一撩,就见自己满头乌发此刻已全然黑白斑驳,仅余的一些灰黑也在慢慢褪成雪白,离白头只差半步之遥。
  随即,她想起什么,转手往郁九歌胸前一探,把他衣领扯开来,仔细一看,那鲜血遍布的胸膛上,赫然有着一枚青黑色的掌印。
  凌夜若有所思。
  她自己白头仙发作,丹田受损,一身修为岌岌可危;郁九歌则身负掌印,x_ing命危在旦夕。
  没记错的话,这一幕,应该是许多年前发生过的。
  可现在,怎么又重复了一遍?
  难不成……
  不及多想,丹田忽然痛得极其厉害,凌夜没忍住弯下了腰,好一会儿没能直起身。
  等缓过来了,确定这并非虚假的幻境,而就是真实的正在发生着的,她手指用力按压着左手虎口,终于将思绪捋顺。
  她回到二十年前,回到这个在她修行途中最为凶险的时刻,当务之急,不是去思索这背后缘由,而是要先把自己和郁九歌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否则,命没了,想什么都没用。
  记起以前的自己是怎么解决这困境,凌夜转头看向郁九歌,觉得这一幕当真实实在在地重演,那她就该选择比以前更为聪明,也更为完美的办法才是。
  如不然,这之后,不仅郁九歌仍被那枚掌印摧残,她的身体也仍要被白头仙侵蚀。
  虽说这个时候的郁九歌和她是第一次见面,同她的关系并不如后来那般,但到底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能x_ing命相托之人,她不救他,这荒山野岭的,还有谁能救他?别的人可巴不得他赶紧死。
  只盼他r.ì后不要太过怪罪她才是。
  “郁九歌,得罪了。”
  这么说完,凌夜低下头,贴上男人的嘴唇。
  冰冷,腥涩,触之全是s-hi滑的血液,让人难以下口。
  但凌夜还是努力撬开他齿关,轻轻一吸,便将什么东西给吸走。
  那东西沿着嘴唇相贴的部位进入她嘴里,分明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男子特有的yá-ng刚之气,然那气息所过之处,能让她感到融融的暖意,仿佛瞬间从天寒地冻之处转移到了ch.un暖花开的地方,连体内暴动的力量都有要平息的迹象。
  这方法果真有用。
  她这样想着,没仗着郁九歌昏迷,就得寸进尺地吸取更多的yá-ng刚之气,而是取来清水,将他从头到脚清洗一番,把那些血迹洗净了,方回忆着以前看过的典籍,一边默背口诀,一边按部就班地动作。
  因此刻的郁九歌毫无知觉,任凌夜怎样摆弄,他没了血污的脸上也仍旧眉头紧皱,双目紧闭,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
  待得将他的身体靠着山壁摆好,自己也褪去衣物坐好,凌夜的头发已近全白。
  眼看再过片刻,白头仙彻底发作,她又要死去活来,凌夜深吸一口气,强行稳住略微发抖的双手,定了定神,慢慢触碰上郁九歌的身体。
  她此前从未与人进行过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