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巫爱 作者:文依温溪

更新时间:2020-02-20 标签: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文案:
  一个俗套的暗恋成真小甜饼。
  塞缪尔抬眼时,不出意外地又看到那位公主,提着华丽繁复的裙摆,小心翼翼地向这边靠近。
  近乎白金色的头发上,细碎的光芒闪耀,眼眸半垂着,微卷的额发偶尔擦过眼睑,烟灰色的眸子暗潮涌动。
  她的嘴角平直克制地抿着,冷淡到极致的外表下,死死压抑着更剧烈的情绪。
  一步一步,她向他靠近。
  像之前的每一次。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使黑夜孤寂,白昼如焚——兰波]
  痴情公主(含不知名属x_ing)x冷血巫师
  实不相瞒………这是一篇HE甜文。相信我!
  防雷:恋爱全靠脑补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茜娅·帕特洛、塞缪尔·克里斯蒂安 ┃ 配角:余利安·帕特洛等 ┃ 其它:
 
 
第1章 舞会
  明亮的吊顶宫灯光芒如水倾落,壁上不胜数的水晶灯折s_h_è夜光石的光芒,将整个宫殿照得如同白昼。
  走在宫外的蔷薇花园时,茜娅已经能清楚听到那欢快的旋律了。
  管风琴、维尔沃、诗琴、长笛……她漫不经意得辨认着乐器的种类,心里因为待会的舞会而忐忑不安。
  茜娅参加舞会很多次,今晚却是第一次这么紧张。
  “茜娅·帕特洛公主。”
  有人向她打招呼,她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打算回应时,却看见那人已经扭头往前走了。
  她看着渐远的海蓝色的背影,认出他是克罗斯·洛蒂,是一位十分出名的伯爵。
  据说他是奥斯克兰瑟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人们赞美他是最英俊温和的贵族。
  以前的她也是这么认为的,还暗自喜欢过他一段时间。
  实际上她喜欢过的人很多,只要是她觉得很好的人,都会喜欢过一段时间,不过所有喜欢都来去匆匆,不留痕迹,却也没人知道。
  她的喜欢和她这个人一样,像无法被触碰的幽灵,在人们视线之外,不被人所知也不被人注意。——哪怕她是一个公主。
  对这样的公主打招呼只是礼貌,回不回应,都不是他们会关心的。
  晚风吹了过来,在这样的夏夜里,她感到一点若有若无的凉意。
  她穿了一身很浅的蔷薇色的礼服,只在裙摆点缀着小小的散落的珍珠,脖子上系了一条淡蓝色丝带,就什么都没有了。
  带着蕾丝手套的两只手j_iao叠放在腹前,茫然而安静地从门口走到角落,坐下。
  蔷薇花的香味飘过来。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国王与王后雍容高雅地面对恭敬问候的宾客,优雅微笑,亲切颔首。
  国王王后身边是英俊的王子,美丽的公主。
  她远远听到人们讨论着大王子的俊美稳重,小王子的漂亮可爱,两位公主的美丽温柔。
  似乎都忘记了,还有一位公主。
  她微微低头,望着手中的水晶杯,透过淡绿色的酒液望着自己的眼睛。
  她的眼睛,是一种让人不愉的灰色,只会让人想到y-in郁的浓雾,压抑的乌云,与失落的废墟。
  当然,她知道,这并不是国王——她血缘上的父亲——冷落她的主要原因。
  她抿了一口清酒,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周围。
  大殿里,到处都是盛开的各色蔷薇。
  目光所及,无处不是等候邀舞的名媛贵妇,她们身上的花边、佩花和象牙扇,在混杂的香水味里,宛如无声的波浪在翻涌。
  很快,她便看到两名公主——她的姐姐格温妮丝·帕特洛,妮可尔·帕特洛走进一小堆人里,这一堆青ch.un娇嫩的少女们,穿着同样淡蓝色或玫瑰色的礼服。亲热地欢迎两位公主的加入,像小鸟般喊喊喳喳,j_iao口称赞她们今晚是多么迷人。
  很快,茜娅就看到那个“最英俊温和的贵族”洛蒂伯爵不知从哪儿出现,静静地走到格温妮丝身前,彬彬有礼伸出右手,微微鞠躬,那双温柔的蓝眼睛专注地注视着格温妮丝。
  格温妮丝感到一抹红云悄悄爬上了粉颊。这鞠躬的意思,不用问,她当然明白。于是便回过头,把手中扇子j_iao给站在一旁,穿淡蓝色礼服的少女。
  伯爵脸上浮出一丝笑意,说道:
  “能不能赏光跳个舞?”
  “当然可以。”格温妮丝羞怯又高傲地轻扬下巴,将手放入伯爵手心,在一众艳羡的目光里,进入舞池。
  活泼可爱的妮可尔随后也被一名优雅的贵族邀请了。
  茜娅挪开视线,目光散漫地划过紫色绉绸的帷幔,上面印着皇室的徽章,剑与蔷薇。
  白色蔷薇代表圣洁,高贵,剑代表信念,勇敢。
  骑士的剑为信念而生。
  那白蔷薇和信念又有什么关系?
  茜娅心道,掠过在帷幔和旗帜之下的一瓶瓶白蔷薇,看向起伏的人海。
  人群像美酒一样欢腾,在华丽的乐曲的诱惑下,一刻不停地回旋,令人眼花缭乱。
  人们在曼舞中目光相遇,遽忙之中,互送一个愉快的眼风。
  万众瞩目的公主踩着那双华丽的玫瑰色舞鞋,就在平滑的地板上愈发轻快地滑着、舞着。
  这一切都和她没太大关系,茜娅从一个角落,走到另一个角落,站在摆满银器和玻璃器皿的大台子面前,这里有堆积成山的r_ou_食和松露;有耸立似塔的蛋糕n_ai酪;有筑成三角塔似的各种水果。
  这些,才是她每次都来舞会的目的。
  但从今天开始,又多了一个让她无法拒绝舞会的原因。
  站在餐台前,透过余光,她看见大殿一侧,尚未被蔷薇埋没的墙上,有一美丽的金架子,架子上面,葱绿的葡萄藤攀缠得巧夺天工。——这些都不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