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云深不知情归处 作者:大舅舅

更新时间:2020-02-04 标签: 成长
  【文案】
  逸尘封恨煞了凤青青,一步一步将她逼疯了。
  孩子没了,爱没了。
  有一天凤青青也没了,逸尘封慌了……
 
 
第1章 两年换来的不过凉薄
  战鬼族,修罗殿外的夜很沉。
  凤青青试图扭过头,去看一眼逸尘封,看一眼此时的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被他死死按了回去,依旧被他以后入的方式狠狠折腾着。
  毫无疼惜。
  两年来,逸尘封每次同她欢爱,别说是亲吻,即便是看她一眼,他也不愿意,当真是讨厌的紧。
  完事后,逸尘封抽离,凤青青全身都像被马踩过一样,他从她身上下来,她双腿哆嗦着,艰难翻过身,看见他正提起亵裤,冷漠的脸上没有情欲褪去的痕迹,只有对她的嫌弃。
  “凤青青,你很爽吗?”
  逸尘封话语中讽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无论经历了多少次,凤青青还是不习惯,感觉到胸口有一刹那的刺痛,不等回答逸尘封的话,对方已经替她做了回答,“爽了,就去给梦澜治病,她刚才说疼了……”
  疼?
  床褥上都染上血了,她的疼,他难道就看不到?
  他刚才用了多大的力,近乎在施虐,他不知道!
  委屈涌上凤青青的胸口,“逸尘封,你我成亲两年,难道你就不能对我有一丝一毫的疼惜吗?”
  “疼惜?”
  逸尘封笑了,冷笑!
  “本君为什么要疼惜你?你也配!”逸尘封的眸光深沉,语气加重了几分,“凤青青,这门亲事的结果,你从两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两年前你见不得梦澜同本君恩爱,硬逼着本君娶了你,两年后,你居然有脸跟本君谈疼惜!”
  “不是,我——”
  不是见不得,她是真的喜欢他。
  逸尘封没有给她说出口的机会,“不是什么!我什么?怎么,你自认为是天族的帝女,是个男人就该爱上你?本君就该爱上你!凤青青,别太高看了自己。”
  他恶狠狠说完,催促道:“别废话了,快去给梦澜治病,她该等急了。”
  是啊,是她太高看了自己。
  当年,大家都知道四海八荒有一场盛世婚礼,战鬼族的大将军,贵有战神封号的逸尘封,以鲛人泪为聘礼,风风光光娶了天族的帝女凤青青,可是却鲜少有人知道,这场婚礼还有让世人垂涎的鲛人泪,皆是凤青青讨来了。
  逸尘封娶她的目的很简单,因为她贵为天族帝女,凤血可滋养万物,而逸尘封心中的挚爱,梦澜因久病缠身便需要她的凤血滋养,得以续命。
  而她便是用这个目的,让他娶了她。
  逸尘封一直觉得,她是因为嫉妒梦澜,嫉妒这个曾经伺候过她的丫鬟,竟然得到了战神的宠爱,所以硬逼着他娶了她。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当年,群仙宴上,她远远看到一袭白袍的他坐在桃花树下,旁若如人的品着杯中的酒,让她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只此一人的感觉。
  所以即便清楚这门亲事的起点没有爱,过程也许不尽人意,可就为了那点可笑的爱,她想要坚持。
  因为靠着女人的直觉,她总隐隐的觉得,逸尘封为梦澜所做的一切,也许不是爱,而是弥补。
  可事实让她发现,一切不过她错的太离谱。
  两年来,他对她不闻不问,只有在梦澜需要换血时,他才会在当夜赶来,狠狠地折腾她,不知道何时起,形成了这样的定律,他爱她一次,她就为梦澜治病一次。
  ……
  凤青青换好衣服,那一处疼得厉害。
  可还是撑着疲惫的身体,赶往清雅居,因为他刚才“疼爱”过她了,不是嘛。
  刚进清雅居,看到梦澜正往身上套衣服,来不及遮掩的肩上,脖子上全是青红的痕迹,凤青青才刚跟逸尘封欢爱过,自然清楚那痕迹的意义。
  “让凤妹妹见笑了,我知道尘封刚从妹妹那回来,有些累,想他歇息,可他偏要来折腾我,哎,为了我,他实在太任x_ing了,现在又让妹妹来给我输血,难为妹妹了。”
  梦澜的话说的得体,可是两年来,也足以让凤青青看透她的本x_ing。
  这也是为什么,被逸尘封折磨了两年,明知他那么讨厌她,凤青青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梦澜,逸尘封知道你善良伪装之下那颗善妒的心吗?”
 
 
第2章 妻不如侍
  某人脸上挂着的歉意瞬间凝固,化为了一丝冷笑。
  “我善妒!那都是因为谁?”梦澜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凤青青硬生生受下来,脸有些麻。
  “我善妒,你去告诉尘封啊,让他知道,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爱他,因为爱他,见不惯你凤青青明明得不到他的心,却又霸占他的人,令人作呕。”
  怨毒的话语,说的煞有介事的,让凤青青的胸口闷得厉害。
  其实这样的想法不是没有过,比如,告诉逸尘封,梦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善良体贴,温顺可人,但是她不敢的,她怕他给她的答案是,即便梦澜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也是爱着她的。
  就像,无论逸尘封对她如何,她也还是爱着他的一样。
  爱上,让人卑微。
  逸尘封欺负她,她认,因为那是她自找的。
  可她天族的帝女,还没沦落到被一个当初伺候过自己的丫鬟教训,凤青青抬起头,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了梦澜的左脸上,讥讽道:“梦澜,你可还记得,你曾经不过是伺候我更衣的丫鬟。”
  梦澜捂着脸,含恨看着她,突然那恨化为了嘴角的一抹笑意。
  凤青青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