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9)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师父微笑着点点头:“如此你便回去收拾包袱,待明r.ì一早就同漓漾去云天山吧。”
  我跪下给师父行了个礼:“师父,徒儿一定会尽快回来的,师父在山上保重身体。”
  师父微笑这摆摆手:“去吧,为师等你!”
  一旁看热闹的夕如见了急忙跳出来:“既如此那爷也同你们一道回云天山,免得那漓漾欺负了你!”
  回去后跟各位师兄们道了别,第二r.ì天还没亮便悄悄的跟着漓漾除了昆仑山,夕如从后面追了上来:“初十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竟不知会爷一声就走了。”
  我白了白夕如:“你这不是晓得跟上来嘛,云天山的路你又不是不识。”
  说完急忙跟上前方的漓漾,师父说过漓漾师门的术法可以暂且封印我的印记,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让我千万不要跟漓漾离得太远。说来也是,昨r.ì在山洞外漓漾替我封了这印记,这会儿出了昆仑山倒也没有出现异常。
  虽然那漓漾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又不苟言笑,活似生人勿进的派头。但为了早r.ì回昆仑山,我还是得咬牙跟紧了他。
  云天山和昆仑山还是隔了有三五r.ì的路程,上次夕如和漓漾便是一路打了三天三夜才来到了昆仑山。此番去云天山,考虑到我的法术不够高,御剑飞行速度也是慢,为了照顾我便减慢了速度。
  这是我第一次出昆仑山,虽然有些舍不得师父,但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能见到外面的世界。我们一直在天上飞了一天,委实有些j.īng_神不济,正想说找个地方休息,便见到底下灯火阑珊,一片热闹的样子。
  “哎,他们在做什么好热闹,我们下去逛一逛好不好呀。”我立马来了j.īng_神,朝前方的漓漾喊了喊,又回头看了看夕如。
  夕如一听也来劲了:“好啊好啊,爷带你去逛逛集市,可好玩儿了,啥都有。”
  我激动的朝夕如飞过去:“哦,那就是师兄们常说的集市?我听师兄们说集市里有卖许多好吃的,还有好玩儿的。”
  夕如怜悯的看了看我,可怜的长这么大竟连集市都没去过,夕如决定带初十逛遍整条街:“那当然,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爷都给你买。”
  我听了颇为感动:“好啊好啊,那我们快去。”
  “咳咳”前方的漓漾传来轻咳声。
  我顿了顿脚步期待的看着漓漾:“就去玩儿一下行不行?”
  漓漾看着初十期盼的眼神顿了顿:“快去快回。”说完漓漾便盘腿坐在剑上休息。
 
 
第10章 
  说实在的,我还真是佩服漓漾的修为,竟能坐在剑上在空中休息。这样的修为,想必我是再修行个几百年也是达不到的。
  见漓漾也同意后,我急忙拉着夕如往地面飞去。
  这虽是个小镇,但整条街也甚是繁华,我一路都很好奇,这边看看那边瞧瞧。
  “糖葫芦,糖葫芦……”
  “欸,糖葫芦,往r.ì我最喜欢吃师兄给我带回来的糖葫芦了,我们去买几串。”夕如跟这我跑向了卖糖葫芦的老伯那里。
  “老伯来三串糖葫芦。”我开心的给老伯说。
  “好嘞,姑娘拿好,一共六文钱。”
  我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跟师兄给我带的一样,甚是好吃。我看了看夕如,示意让他付钱。我从来不外出,身上是没有钱的。夕如说了今r.ì他请客,随便买什么都行。
  夕如笑了笑,宠溺的看着我,准备付钱。摸了摸钱袋,皱眉,摸了摸袖子,皱眉,又浑身上下摸了个遍,还是皱眉。
  夕如挠挠头,尴尬的对我说:“那个,小初十,爷的钱袋好像丢了。”
  我愣了愣,看着一脸不自在的夕如,把糖葫芦塞给夕如转身对老伯说:“老伯他留在这里,我去拿钱啊。”
  老伯笑了笑:“公子的钱袋想必是被偷了吧,今r.ì赶集,小贼特别多。这三串糖葫芦当送给你们啦。”
  我回身答了句:“多谢老伯,钱自然是要付的,你稍等片刻。”说完不等老伯说话就转身跑了。
  “欸,姑娘……”
  夕如站在一旁甚是尴尬,想必初十是去找漓漾了。
  我一路飞奔到漓漾面前,讪讪道:“那个漓漾,你带钱没有。”
  漓漾睁开双眼,看了看我。
  “夕如的钱袋子丢了……”我急忙解释到,看来下次得带些银两在身上。
  漓漾没说话,随手扔了个钱袋子给我,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我接了钱袋子,打开一看,银两还是颇多的,估计够我们今r.ì买东西的钱了。拿了钱袋子我急忙赶回卖糖葫芦的老伯那里,只见那卖糖葫芦的老伯和夕如身边围了好几圈女子,争先恐后的买糖葫芦。
  我心想,没想到这糖葫芦这么抢手,还好我方才拿了三串。待众人散去后,只见那老伯一脸高兴,而夕如则是一脸郁闷的在旁边。
  我拿了六文钱递给老伯:“老伯六文钱,你拿好。”
  老伯推了推:“不用了姑娘,今r.ì要不是这位公子,我的糖葫芦还不能这么快卖完,这三串糖葫芦就当做谢礼了。”
  我疑惑的看着夕如:“这跟你有何关系?”
  夕如一脸憋红,转头道:“爷什么都没做,你怎的来的这么晚。”
  这时旁边走过来几个女子:“欸,不是说这边有位红衣美男子在卖糖葫芦吗,怎得没见糖葫芦呢。”
  老伯答道:“今r.ì糖葫芦已经卖完了。”
  女子捂唇偷笑:“糖葫芦虽没有了,但这红衣男子的确生的俊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