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53)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他们这种神仙,万万年来过的都是一成不变的r.ì子,这种八卦消息自是当做大事儿来看。
  司命皱眉想了想,长离帝君消失了两r.ì?想来是为了替神尊去与魔尊讨要秘法,也算的上跟魔尊有关。于是点头道:“的确与神尊有关,说来还得感谢帝君才是。”
  言知瘪嘴道:“感谢,你们这是往帝君心口捅刀子啊。不行我得去寻彼岸,让她多考虑,否则帝君可怎么办。”
  “帝君不是好好的吗,再说彼岸已经去了妖界,你在玉华宫寻不到她。”司命急忙拉住想往玉华宫去的言知。
  “你怎知帝君好好的,我已经两r.ì未曾见到帝君,眼下他都未曾回长离宫。想来我去妖界将彼岸寻回来,帝君便会回来。”
  司命被他绕的有点晕,怎的他们说的好像不是一回事儿啊:“你等会儿,等会儿。方才长离帝君才从玉华宫中离去,难道言知星君未曾见到?”
  他愣了愣:“你说方才在玉华宫见到帝君?难道帝君回来了?”
  “不错,此事事关重大我告诉你,可别往外说。”
  言知皱眉,帝君在玉华宫有何事关重大的,不过还是点头道:“好,你说。”
  司命这才将神尊受伤,然后长离帝君去替他寻法子的事情告知言知。当然,关于神尊与彼岸的事情也一道与他说了。
  言知愣在原地,半响才将消息消化完。原来彼岸对神尊也早有感情,且还有了孩子。如此一来,帝君可真没了机会。罢了,既然已成定局,还是祝福他们才好,只是想到神尊的伤势。
  “此事你们当真不事先告知彼岸?”
  没想到千年前神尊为了救彼岸,竟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若是没有法子,神尊岂不是就此陨落。
  司命摇摇头道:“虽说神尊暂且让瞒住彼岸,但我思来想去还是得让人给她稍个信儿。原先是以为没有法子可救,便想着能晚些知道她也能多开心几天。但眼下只需沉睡万年,便可渡此劫难,应知会她一声才是。”
  言知点头赞同,更何况眼下彼岸肚中揣了神尊的骨r_ou_,神尊怎么放心她在外闹腾。
  “那司命星君是不是正要去通知彼岸?”
  “明r.ì神尊便要开始治疗,委实走不开,便想着赶快去寻其他仙家帮忙去妖界走一趟。彼岸她们也是刚走不久,想来脚程快应是能赶上的。”
  “如此便让我代劳吧,妖界的路我还是比较熟。待找到彼岸,立马将她带回来。”言知道。
  “如此甚好,有劳言知星君。”
  出了天界,整个云端都昏昏沉沉的,很是灰暗。仿佛预兆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摸了摸不安跳动的心脏道:“天色怎的如此灰暗,不知怎的,今r.ì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无翎拉着我的手道:“你无须担心,想来是雨神要来布雨,天色才如此灰暗。我知道有条近路,可以早些到达妖界。你若是不安,我们便走那条路如何?”
  我点头道了句:“也好。”
  我们走近路不久后,言知星君便来到方才的位置,顿了顿自言自语道:“怎么还未追上,没想到她们脚程如此快。”说完又急忙往妖界赶。
  “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会儿吧,明早再赶路也可。”天色已经很晚了,以她们的速度,估摸着还有大半个晚上的距离。
 
 
第52章 
  “如此也好,我记得下面正好有个山洞,我们可在山洞歇息一晚再走。”无翎点头道,既然已经迟了这么多天,想来再迟一个晚上哥哥也不会说什么。
  刚进山洞一盏茶的时间,外面便下起瓢泼大雨。我幻出软榻和被褥,顺便沏上一壶好茶,摆上几盘花生瓜子打发时间。
  无翎欲言又止,几番下来我终究没忍住问道:“你有何话不妨直说。”
  她这才干咳两声讪笑道:“那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就是想问问,你,彼岸你真与神尊在一起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先前一时忘了无翎可是追求了亦河上万年,如今自己跟亦河在一起,恐怕是让她有些伤心。虽然这几r.ì都未曾见她有什么异常,或许是故作坚强。这可如何是好,应当怎的去安慰她。
  沉思了半响我抬头看着无翎道:“那个,我知晓我与亦河在一起有些伤你的心,但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无翎你看这样可好,这四海八荒若是你有中意的男子,我必定帮你绑回来怎样。怎么说我与你哥哥也算是好友知己,帮你自是应该。”
  见无翎听完脸色憋红,还以为她害羞,于是又继续道:“难不成你真的已有中意的男子?你我都是女子,大可不必害羞,告诉我是谁便可。”
  “谁,谁有中意的男子。我才不是想问的这个。”憋了许久,无翎愤愤然道。
  她早已对亦河神尊没了爱慕之意,眼下对于情爱之事,她以为自己再潇潇洒洒过几万年也可。毕竟缘分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无需去强求什么。
  “那你想问的是什么?”我疑惑的看着她,难道不是因为我与亦河在一起的缘故?
  “我,我就是想问。话本子里面写的,若是女子与男子住在一起,便会怀上小娃娃。”说到这里她两眼放光凑近我,继续好奇道:“彼岸你跟神尊在一起几r.ì,肚子里面有没有小娃娃?”
  “咳咳……”听到无翎的问话,我嘴中的茶水都喷了出来。
  没想到她问的竟然是这个,我也见话本子里面写过。虽然不大明白,但以前在凡界时,我帮小动物接生过,还是知晓一二。
  “你没事儿吧?”无翎急忙帮我顺了顺背。
  “咳咳,无碍。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暂且没想过,或许有,或许没有。”
  “那你希望有还是没有呢?”她继续好奇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