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50)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昨r.ì他与无翎在玉华宫门外晃悠了许久,都不见彼岸出来。担心她出什么事儿,夜里悄悄潜入进去,却不想见到亦河神尊神采飞扬朝他们走来。
  原以为神尊会责罚他们,不料神尊只是挑眉道:“彼岸有些累了,正在休息。你们若要寻她,便明r.ì再来。”
  说完也不顾他与无翎目瞪口呆的神情,转身往寝殿中去。今r.ì若不是他拉着无翎,怕是她一大早就得跑到玉华宫来。
  “司命你们爬墙头做什么?”
  我站在墙角抬头疑惑的盯着他们,方才察觉到无翎的声音,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若不是亦河朝这边扔了个眼神,她还发现不了。
  “啊!”无翎转过头看到我正在她们下方站着,惊吓的直接摔到地上。
  我一头黑线看着目瞪口呆的司命道:“我有这么吓人?”
  司命讪讪道:“哪里哪里,我去将她扶起来。”
  话音落下,他也跟着消失在墙头,估摸着是想携着无翎一道进来。果不其然,片刻的功夫他二人便从玉华宫正门进来,边走还边打闹。
 
 
第49章 
  “你二人若是要打情骂俏,便去外面,莫要在我这玉华宫打扰我们。”
  亦河不知何时幻出一壶茶,沏了一杯递给我。顺道瞥了司命与无翎一眼,淡淡道。
  “谁跟他打情骂俏呢,你们莫要误会,我们可是专程来接彼岸的。”无翎见我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们,急忙摆手解释道。
  司命同样摆手:“不敢不敢,神尊可莫要如此说。若是传到妖尊那里去,他非扒了小仙的皮不可。”
  “哼,我哥哥可是四海八荒最温柔的哥哥,怎会扒你的皮?”
  “呵呵,是,你哥哥最温柔。”司命擦擦额头上的汗,讪讪道。
  他心中不禁暗道“妖尊那是你兄长,自当对你这胞妹温柔,至于旁的人,呵呵……”
  “你们可是来寻我一道去妖界的?”我接过亦河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道。
  “嗯嗯,如今我已出来多r.ì,再不回去,想必我哥哥会担忧。若是可以,我们现下就出发。”无翎急忙跑过来挽着我的手臂道。
  亦河瞥了眼她挽着我的手,她一个颤栗急忙松开。暗道“哎呀我滴娘讷,神尊的眼神好吓人。”又悄悄瞥了眼亦河,见他没再看她,这才松了口气。
  “嗯,如此也好,走吧。”我砸吧砸吧嘴,将茶杯递到亦河手中。
  刚踏出一步,察觉异样,疑惑的转头。只见亦河拉着我的袖子,委屈巴巴的盯着我。
  这幅模样的神尊我还第一次见,想来与话本子里写的一般。爱侣分别时,总会想要缠绵一番,心中便有了计较。莫不是亦河也看了话本子,需要如上面写的那般好好道别一番。
  于是垫着脚尖往亦河脸上“吧唧”一口,替他整理整理衣衫道了句:“乖啊,等我回来!”
  见亦河呆愣在原地,我颇为不解,话本子明明就是如此描述的。怎得亦河一脸无奈的模样,再看司命与无翎,他二人都轻咳两声将头转向一旁。
  “怎的,这样不对吗?司命的话本子便是如此写的。”
  亦河无奈的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宠溺道:“如此甚好,我十分欢喜。”
  他的彼岸如此迷糊,r.ì后他不在时,被人占去便宜如何是好。犹记得还在凡界时,他们未曾确定关系,她喝醉酒后便同自己一道过夜。若是换了别人……想到这里,他立马黑了脸。
  眼神扫了眼司命道:“r.ì后,少给她看你那些话本子。”
  司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讪讪道:“是,是,小仙遵命。”
  “为何不让司命给我看话本子。”
  “那些都是司命瞎编的,r.ì后你若是想看,我便去给你寻一些。”
  “嗯嗯。”听到亦河说r.ì后给我寻话本子,我才颇为满意的点头。司命那些话本子自己早已看的差不多,正愁哪里去找新的话本子,也不知亦河会找些什么,心中委实有些期待。
  “你此番去妖界何时归来?”亦河将我的身子掰正,面向他。
  我回头看了眼无翎,转头思索片刻,扳着手算道:“唔,从天界到妖界需要一r.ì,回来也需要一r.ì。我在妖界玩儿三r.ì,这便已有五r.ì。再去凡界一r.ì,回来时还需回趟幽冥界。
  毕竟幽冥界是我的家,你我在一起,幽冥还不曾知晓。我将幽冥当做亲人,定是要与他知会一声才能回来。如此算来,恐怕得有七八r.ì才能回来陪你。”
  亦河皱眉:“这么久,那你再陪我一r.ì,明r.ì再去妖界。”说着还抬头瞥了瞥无翎。
  无翎虽一脸不情愿,但还是答应明r.ì再走。自己将彼岸与神尊凑一块儿的,谁知神尊竟如此粘彼岸。哎!罢了罢了,多等一r.ì也无妨。
  司命得到亦河的眼神后,急忙拉着无翎出了玉华宫。眨眼间又只剩下我与他在原地,他抬手轻抚我的秀发,浅啄一口道:“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正殿的桌子上摆着四菜一汤,虽是常见的菜肴,但味道委实不错。然,神仙早已辟谷,都不用吃饭。只是我有吃饭这个习惯,没想到亦河还记得。此刻说不感动也是假的,只是我来了两r.ì怎得没见玉华宫有其他仙侍,这饭是谁做的?
  亦河替我夹了些菜放碗里,淡笑道:“发什么愣,快吃吧。”
  他自己也跟着慢条斯理吃了起来,我愣了愣,亦河向来不食五谷,怎得今r.ì也要吃。
  “你也要吃?”
  “从前,我便想着有一r.ì。我要与你如普通凡人般,过寻常的r.ì子,寻常r.ì子不正如此刻这般,”如此,我此生的愿望也算了了。只是这最后一句是他在心中默默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