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46)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咳咳……”亦河急忙捂住唇闪身出了寝殿,这才继续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
  他咳嗽了半响才缓缓拿开捂住唇的手,手掌紧握。不放心似的回头看了眼寝殿,见没有任何异样才放心回过头。
  他用另一只手扶着旁边的柱子,缓缓展开紧握的手。只见他那只看起来有些苍白无力的手掌中,竟有许多鲜红艳丽的血。
  呆呆望着手掌中的血,他心中满是苦涩:“如今仅过了一千年,我便已经是如此模样,你那十几万年又是如何过来的?”
  思绪飘到那r.ì与长离打斗到幽冥界,原以为还会再战几r.ì,幸而月黎及时出来阻止了他们。
  他与长离就那样守着三生石许久,才听月黎道:“神尊与帝君可否有法子救彼岸?”
  他们将彼岸带回来已有几r.ì,那r.ì神尊回了趟天宫,说是回去想是否有其他法子能尽快聚集将养彼岸的魂魄。
  亦河神尊顿了顿:“那r.ì,本尊已将彼岸所有的本源之魂重新渡入她体内,但原本在她体内的那抹浊气已跟她的本源之魂融为一体无法剥离。如今只有想到法子将浊气剥离出来,否则彼岸的本源之魂极有可能被浊气吞噬,到时彼岸将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他面露苦涩,都是他的错。若不是当年他将那抹浊气封入彼岸本体内,她又怎会遭受如此苦难。十几万年前已发生一次,没想到十几万年后又来一次。只是这次彼岸修为尚浅又身受重伤,且没有长离的半身修为护住,如此一来她又如何能承受浊气的吞噬呢?
  “都是你的错,亦河。若是你早早的将此事告知我,我便早做准备,定是能护她周全,又怎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我已经失去过一次,如今还要承受一次。还有你看看忘川,这些年他都承受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做错,为何要这样对他们!”长离红着眼睛朝他嘶吼道。
  他看着长离痛苦的模样,双手抹了抹脸。是啊,都是他的错。彼岸何其无辜,忘川何其无辜。
  “是,都是我的错,若是可以,我宁愿代替她来承受这些。”
  一旁的幽冥他们三人听着他二人的对话,听得云里雾里的,委实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这跟长离帝君又有何干?
  “神尊,帝君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此事与帝君有何干系?”幽冥皱眉疑惑道。
  幽冥心道,听长离帝君那话,好似十几万年前便认得彼岸和忘川。但据他所知,此事与他应是没有什么关联才是。
  长离看了幽冥一眼,仰头痛苦的闭着眼睛,半响才将那些前尘往事缓缓道来:“彼岸与忘川在我还未遇到父神时便跟在我身边,只是那时他们还未修得人形,只是一株普通的彼岸花。直到后来我遇上了父神……”
  半响听长离讲完这些,大家都沉默了许久,幽冥没想到在那之前,彼岸他们还与长离帝君有如此渊源。
  月黎擦了眼角的泪水。没想到长离帝君如此有情有义,他竟愿意为了一株还未修得人形的彼岸花耗费半身修为,委实令人感动。不过还好帝君他救了彼岸,不然自己也不会遇到她,与她成为知己。
  月黎吸了吸鼻子道:“帝君,虽说彼岸与忘川如今已将你忘了,但我知道彼岸是最重情义的,她定是想记起你。先前在凡界帝君与她有一段师徒情,想来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如今她遭此劫难你也无需自责,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一起想法子救她。彼岸她吉人自有天相,十几万年都熬过来了,如今就算是让我月黎耗尽毕生修为也在所不惜。”
  长离看了看月黎,彼岸能遇到如此知己也算她的福分。只是如今该如何救她,她体内那浊气一般法子定是不行的。
  “如此说来,长离帝君这些年不曾踏出长离宫,是因为将半身修为给了彼岸与忘川?”无尤感叹道。
  他们天界的人就是麻烦,为了所谓的道义却要牺牲他人。这对牺牲的人来说又如何算得上道义,不像他们妖界,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想来若是换成他,定是不愿让彼岸去封印浊气。四海八荒如此之大,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便是舍了他一身修为也要想到其他法子。
  “不错。”
  “既然在十几万年前长离帝君可以用半身修为来帮助彼岸与忘川渡过难关,如今是否也可以将我们的修为渡给彼岸,来助她修复神魂镇压浊气?若是可以,爷便是舍去半身修为又如何,彼岸可是爷十几万年好不容易遇到的知己。”
  无尤心中的确也是如此想的,反正这四海八荒比他修为高的也没有几人,即便他失去半身修为也影响不了什么,大不了再去凡界渡渡劫。
  月黎急忙道:“嗯嗯,我也是。虽说我的修为不高,但多多少少能帮到一些。”
  幽冥见他二人如此颇为感动,彼岸这一遭去凡界也算值了,能遇到如此的知己。
  他顿了顿,对长离和亦河道:“帝君,神尊,若是此法得当,便让我来将修为渡予彼岸。”
  “妖尊,月黎,我替彼岸感谢你们。不过彼岸即是我幽冥界之人,自是我来将修为渡予她最好。”
  无尤与月黎还想说什么,被长离打断。长离摇头苦笑道:“没用的,若是此法得当,我早已将自己修为渡给彼岸。此法只有在浊气入体之前才行,那时将修为渡予她,才能将伤害降低到最小。”
  这也是他回来之后为何那么生气去找亦河战斗的原因,望着三生石内没有生气的彼岸。彼岸她,此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什么!如此说来,竟是本尊害了她。本尊只是见彼岸神魂即将消散,才着急将本源之魂渡入她体内,没想到救她的同时竟也害了她。”亦河他脸色苍白往后退了好几步。
 
 
第46章 
  这几r.ì他翻遍了父神留下的所有册子,都未找到能对付浊气的法子。正当几人一筹莫展时,白衣翩翩的沧澜魔尊手拿一卷册子愁眉苦脸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