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43)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亦河神尊对我有意?那怎么可能,四海八荒皆知亦河神尊无情无欲,更是从不沾染红尘,又怎么对我这一介小仙有意。这算不得缘分,若是凡界那些前尘往事要算,也只能算孽缘罢了。”
  我朝他们几人摆摆手,朝太白的宫殿走去,不管如何她都不大想见亦河。
  “快走吧,去找太白喝酒去。”
  他们三人见我这样,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然后急忙跟上来。
  司命与言知多多少少是清楚先前发生的事情,而无翎就不太清楚。她甚是疑惑,为何彼岸沉睡的那千年,亦河神尊为她如此付出。如今却又不愿与她说清楚,委实想不明白。
  太白见他们四人来讨酒喝,急的吹胡子瞪眼:“你们可真行啊,小老儿想着彼岸你如今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活了过来,专程给你留了一坛桃花酿。你倒好,带了这么多人来这里蹭酒喝。”
  我白了太白一眼:“我未曾死去,又如何谈得上活过来。”
  太白虽是这样说,但还是不情愿的拿出许多好酒来招待我们:“小老儿能拿出来的,可就只有这些酒了啊,如今都拿出来给你们。再者,桃花酿可只有我手中这坛,其余都是桂花酿。不过虽是桂花酿,但毕竟是小老儿拿出来的,味道自然是极佳的。”
  言知星君饮下一杯酒咂咂嘴道:“早就听闻太白星君爱酒如痴,珍藏了许多美酒,尤其是桃花酿最为好喝。今r.ì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好酒啊!”
  “那可不,先前我向太白讨酒喝时,他都未曾拿出整坛桃花酿招待我,最多也就一小杯。如今可是沾了彼岸的光,才能喝到如此美酒。”司命意犹未尽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桃花酿。
  我急忙抢过酒坛:“这可不能再喝了啊,我就只剩下这半坛,还得留一些给无尤与月黎尝尝。说来无尤在凡界的师父,她酿的葡萄酿也是尤为好喝,改r.ì我去凡界走一趟,若是还有就给你们带些回来尝尝。”
  原本我将桃花酿拿走他们还有些急,听到我说的葡萄酿才收回手,一人拿起一坛桂花酿开始喝。
  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今r.ì一试果真如此,这么多坛酒下肚,我竟越发的愁。总觉得师父和幽冥他们有事儿瞒着我,但具体是什么事儿,委实想不通。
  司命他们几人也喝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司命抱着酒坛晃悠道:“我说彼岸,你可知亦河神尊为了你差点连命都不要了,你怎能如此对他呢?”
  我甩甩头,迷糊道:“何时命都不要了,为何我不知道,这天上地下有谁能要神尊的命呢,别瞎说。”
  我喝的有些醉,连反应都慢了半拍,司命说什么没太听进去,只是顺着司命的话回了过去。
  太白和言知本来也有些醉,听到司命的话一个激灵清醒了些。见司命还想说什么,急忙上前捂住司命的嘴。
  “唔唔……放开我……”司命扑腾着想要说话。
  “你们干嘛呢,让他继续说啊。”我坐在地上指着他们道。
  “司命喝醉了,不要听他瞎说。”言知急忙解释道。
  “对,小老儿今r.ì拿的酒年岁有些久,想必醉意比较大,他喝醉了,喝醉了。”太白也急忙解释。
  我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们,也不明白他们在搞些什么。都喝醉了吧:“嘿嘿,对,喝醉了,醉了。怎么会有人要了神尊的命呢,胡说。”
  说完又继续喝酒,趁我喝酒的空挡,言知与太白急忙将司命拖入太白的寝殿。
  言知星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彼岸有些醉,没有察觉到,这司命还真是管不住嘴。”
  躺在一旁的司命抱着酒坛咂咂嘴继续睡。
  “哎,虽说神尊吩咐了不准说,但看他们这样委实有些难过。”太白摇摇头,对于神尊和彼岸的事情他大概也是清楚的。
  等他们安顿好司命出来时,却没有看见彼岸与无翎:“她二人方才还在这里呢,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是啊,如今她们二人可是喝醉了酒,千万不要乱跑啊。太白我们还是赶快分头去找找吧。”
  “好!”
  话说言知星君与太白将司命拖进寝殿时,我依旧捧着酒坛子在往嘴里倒酒,尚未发觉他们的动作,倒是一旁安静喝着酒的无翎,抱着酒坛晃晃悠悠朝我走过来。
  她说:“彼岸你可知我曾经,爱慕亦河神尊,爱慕了整整一万年。那一万年里只要有机会,我便会往神尊宫殿跑。只可惜,我终究是没有这个福分。
  不过如今我也想开了,爱慕一个人并不是非要与他在一起,若他也爱慕我,那我自当尽全力去追随。可若他不爱我,那我便放过他也放过我自己。
  若他不爱我,那我只要将他当做夜空中的星星,远远的仰慕着就好。神尊便是我那颗永远只能仰望,却触碰不到的星星。”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看着一旁迷离未说话的我,打了个酒嗝继续道:“神尊是我碰不到的星星,可他不是你的星星,彼岸。”
 
 
第43章 
  我转头看着无翎,虽说我有些醉了,但实际上仍有一丝清醒,只是我不愿让自己清醒罢了。
  司命的话我听到了,可是正如我所说的,亦河神尊可是曾经的六界之主。这四海八荒除了他自己,又有什么能伤到他呢,故而并未将司命的话放在心上,倒是见无翎如此模样有些心疼她。
  她说亦河神尊是她触及不到的那颗星星,可对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我就这样浅笑的看着无翎,并未打断她说话。瞧她这模样,怕是也没有同别人诉说过这些。如此讨人喜爱的姑娘,又如何忍心见她承受这些呢。
  无翎闷了一口酒,指着我继续道:“彼岸,我早已知晓亦河神尊他是真的爱慕你,不然也不会冒着危险为你做那么多事情。哥哥也说了,我与神尊终究无缘,故而我也不在强求,但也盼着他r.ì后能过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