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40)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我回神,收了收思绪上前。门口只有两个守卫在那里,他们知晓我会过来,便没有阻拦我们。只是还没进去就见言知星君笑着从里面走出来。
  “彼岸你可终于来了,帝君这两r.ì心情不好,你可一定要帮我多劝劝啊,否则受伤害的还是我。”
  言知星君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又风趣,还记得那r.ì在青丘初见他时,他便是一袭浅色衣衫,头发高高束起,手里还拿了把折扇,好不肆意潇洒。
  原以为他是偏偏公子一类的,没曾想竟是如此风趣横生之人。果然手拿折扇的,不管是男仙还是女仙都不可信,不能被外表所迷惑啊。比如说月黎,比如说眼前这位,哎,不可多言……
  “我师父心情不好,这是为何?”我记得师父向来不是情绪外露之人,而且师父清心寡欲,为何心情不好。
  “这,你与我进去看看,问问你师父便知。帝君他老人家的事儿,我可不敢胡乱猜测。”言知星君颇含深意的看着我。
  他心道,长离帝君为何心情不好,那还不是因为你。哎,帝君那十几万年不开花的老树,竟被一个小娃娃拉入了十丈红尘。只是这能不能结果,还真是难以预测啊。
  “你瞎说什么呢,我师父哪里老了?”我白了言知星君一眼,我师父如此俊美,在这四海八荒都找不出几人与之相提并论,怎能叫老人家。
  “是是是,小仙口误,口误,帝君怎会老呢,我老!咱们进去吧,想来帝君在里面也等了有一会儿了。”言知星君心里翻了个白眼。
  长离帝君可是父神的义子,也算的上是四海八荒的老祖宗。活了十几万年了,要说老,除了亦河神尊还真没有人能比的过他。只是看彼岸这样,还真是护犊子护得紧。
  “好,走吧,去见师父啦。”
  还没进长离宫,身后又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彼岸许久不见,竟在天宫遇到你了,还真是巧啊。”
  果然我转身一看竟是司命:“司命,竟然是你。什么许久不见,前几r.ì我们不是在青丘见过吗。对了,你怎的在这里,难道也是来找我师父的?”
  司命看了眼言知星君,讪讪道:“我只是路过罢了,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
  言知星君暗暗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道:“说的好听,分明就是故意来这里的。”谁不知道司命与亦河神尊走的近,亦河神尊和长离帝君对彼岸的心思大家都知道,只是最终会怎样无人知晓。
  “什么是故意的?”我没听清言知星君在说什么,有些疑惑的问他。
  “没,没说什么,我们进去吧。”言知星君急忙摆摆手。
  “好啊,还有司命你既然已经来了,要不要跟我一道进去看我师父呀。正好我们许久未聚,看了师父后我们一道去太白那里喝酒可好。许久未喝到太白那里的桃花酿,委实有些嘴馋。”
  司命本就是想跟我一起去长离宫,听了我这句话,急忙答应:“我也正有此意。”
  虽然言知星君万分不乐意,但见我同意便不再多说什么。放在往r.ì里,长离帝君这宫殿可不是想进来就能进来的。以往的十几万年里也只有自己能自由进出这长离宫,其他人可是连靠近都不敢。就连帝君本人在千年以前的无数个岁月里,也都不曾踏出长离宫半步。
  暗暗瞪了司命一眼,警告他不该说的别说。司命回了个了然的眼神,他这才带我们一道进去。
  师父的宫殿跟他本人一样,十分简洁但又很雅致,这种感觉使我很舒服。我颇为讶异的是师父竟在花园的一角,种了许多彼岸花。而且这些彼岸花一看便知道是种了许久。难道师父在未出长离宫的十几万年里,种了这些彼岸花。
  彼岸花是忘川花,也是幽冥之花。很少有人或是神仙会种,因为它们大多生长在幽冥界,总觉得不太吉利,但没想到师父竟是个例外。
  见我看这些彼岸花看了许久,言知星君在一旁解释道:“这些花都是帝君亲手种的,种的最久的已有十几万年了。可它们都没有你幸运,能修成正果,它们如今连灵智都未曾修得。”
  “什么!竟已经养了有十几万年了,你可知师父为何会在这里种彼岸花。世人皆以为我们彼岸花只适合生长在幽冥界的忘川河边,吸引魂魄不是很吉利,怎得师父竟不这么认为吗?”
  “这小仙就不知道了,只知这十几万年来,帝君一直都很爱惜这些花。至于帝君为何会种这些花,小仙可不敢随意过问,毕竟帝君做事自有他的道理。”其实言知星君他自己也有些疑惑的,以往他也问过帝君,只是帝君并未多说什么,只说了在等一个人。
 
 
第40章 
  言知星君记得自打来长离宫之时,帝君便每r.ì都会照看这些彼岸花。以往他不知这是为何,但如今见了彼岸,倒是有些明白了。虽说彼岸修成正果只有三万余年,但他还是听到了一些传闻,算起来彼岸的仙龄应是比自己高的多。只是这事儿具体与彼岸有何关系,他倒是猜不出。
  听了言知星君的话,我还是有些疑惑,带着这些疑惑来到师父跟前。师父依旧身着紫衣,神色淡然的在榻上喝茶,只是无人看见他握着茶杯的手竟有些颤抖。
  她终究是回来了,十几万年了,他都不曾想过有这么一天。父神曾说过,一切的离别,都不是苦难,而是真正的开始。
  仙路漫漫,是选择为神、为魔、为妖亦或是为人,都是遵从本心。而他自选择为神的那一r.ì起,便有自己的使命,他是这样,彼岸也是。故而在四海八荒的劫难面前,他只能摒弃杂念,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用彼岸的本体封印黑暗之神。
  而彼岸自己则沦入无间地狱,与忘川一起饱受十几万年的苦难。这是劫,是彼岸的劫,是忘川的劫,亦是他的劫。
  他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亦无法去改变什么。故而自父神仙逝后,他将自己关在这长离宫中十几万年。这十几万年里他从未踏出长离宫,每r.ì都会去照看那些彼岸花。当初父神和亦河并未告诉自己封印了黑暗之神的彼岸并未魂飞魄散,他们只是将她放入忘川河边,r.ì夜洗涤浊气以及来往魂魄,重新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