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4)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说完忘川转身回到了忘川河边,看着三生石上一个个的名字,略有思索。盯着那处楞了许久,最后摇摇头无奈的走了。
  幽冥看过去只见那处三生石上刻了“月婵”二字,有些疑惑,莫非忘川认识这月婵。正想转头问忘川,却发现忘川已经转身离去。这燃起了幽冥的八卦心,正当他想追着忘川问时,却发现那处写了月婵的三生石旁小小的刻了两个字“予笙”。
  幽冥震了震,这不是忘川在凡间的名字么。怎么可能会这样,三生石上不可能会出现曼珠沙华的名字。
  幽冥追上忘川的脚步:“忘川我记得你在凡间叫予笙对吧?”
  “不错,是叫予笙。”忘川回答。
  “你方才一直盯着一个叫月婵的名字看,可是在凡间认识的人?”
  “不认识。”忘川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去。一身青衣的忘川此时的背影略显萧索,沿着彼岸花铺成的路,回到自己的寝殿。
  忘川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倒了杯酒,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也好,这两个月彼岸代我下凡历劫,这样她应该会忘了我吧。”
  看着忘川远去的背影,幽冥暗想这就奇怪了,难道是同名的,幽冥想了想没想通,也没有在意,大步回了幽冥殿。想想这两月彼岸不在,自己得找些事情来做,对了过些时r.ì倒是可以去找司命看看。
 
 
第5章 
  凡间,昆仑山
  “师父回来啦,师父回来啦。”白衣小道长从门口匆忙跑进来,今r.ì是师父归来的r.ì子,得赶紧回去通知师兄们。
  “快走快走,去门口迎接师父。”大师兄初一带着诸位师弟急忙来到昆仑山门口。
  “咦,你们瞧,师父手里抱的是什么?”小师弟初九脑袋往前伸了伸,揉了揉眼睛。“怎么像是一个n_ai娃娃,难道师父游历的这些年竟成了亲。”
  众位师兄瞪着眼睛看着从远方御剑归来的师父,相互望了望,都有些惊讶。在他们惊讶时,师父已经来到了山门口。
  众位师兄:“弟子恭迎师父!”
  这位昆仑山的师父名唤紫初,世人都称之为紫初真人,是昆仑山第六代传人,昆仑山创派至今已有六千年了。前些年紫初真人应邀参加蓬莱山的论道法会,没曾想一去竟是两年了。
  紫初看着地上的九位亲传弟子,和身后那一众小弟子,颇为自豪,抚了抚胡须:“起来吧。”
  “是,师父。”
  初一到初九急忙起身围着紫初:“师父你可回来了。”
  “师父你抱着的n_ai娃娃是谁家的呀?”
  “莫不是师父趁着弟子们不在悄悄成了亲。”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围着紫初,紫初看着这些活跃的弟子们,并未因为他们的言语而责骂他们,对着众人大声宣布道:“这是为师在山脚下捡到的,为师见她可怜便带了回来,以后她名唤初十,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你们的小师妹。”
  昆仑山的弟子听到以后有小师妹的颇为高兴,毕竟山上都是男弟子,一个小师妹多稀罕呀。
  ……十八年后
  昆仑山下的树林里
  “九师兄,你说那黑熊j.īng_什么时候出来。”
  “快了快了,小师妹快藏好。”
  C_ào丛堆里藏了两个白衣道长,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的九师兄,今r.ì轮到我跟九师兄来山下捉妖。
  我叫初十,是十八年前师父在昆仑山下捡到的女娃娃,师父有九个亲传弟子名唤初一到初九,而我成了师父的关门弟子,师兄们的小师妹。
  因我乃昆仑山唯一的女弟子,各位师兄们对我甚是宠爱,从小便是九位师兄将我带大的。听师兄们说,我小时候都是九位师兄轮流带我,就连外出捉妖也会将我带上。
  而我从小便是同那些小妖们一起长大的,昆仑山下有许多妖,但也有修习正道的好妖,这类修习正道的妖是允许正常生活在昆仑山的。也有一些恶妖,时常为祸四方,师父便命我们轮流巡查并捉拿恶妖。
  师兄们在一旁捉妖,而我在另一旁同其他的妖玩耍,就这样r.ì复一r.ì年复一年,我从n_ai娃娃长到了十八岁。如今我已经可以同师兄们并肩作战,捉拿妖怪了。
  前些r.ì子听说山下有黑熊j.īng_作乱,我想着在我们昆仑山下怎会有恶妖作乱,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得去瞧瞧。便拉着九师兄跟师父请了命到山下捉妖,我跟九师兄在树林里布了一个法阵,准备把黑熊j.īng_困住先瞧瞧是个什么模样再收回到锁妖塔。
  布好法阵以后我们就藏在了旁边的C_ào丛里,没曾想竟守了一夜还没等到黑熊j.īng_。
  “九师兄,你说该不会没有黑熊j.īng_吧,怎得等了一晚上都没出现。”
  九师兄也是无奈:“再等等,听附近的小妖说这黑熊j.īng_喜欢在夜里出来,没准一会儿就出来了。”
  我想了想,也对,既已守了一夜了,再多守一会儿也无碍,便再等等吧。
  就这样又等了一个时辰,终于法阵有响动了。我急忙拉着九师兄激动的跑过去,想看看这黑熊j.īng_到底是什么模样,可让我们好等。
  待到法阵面前时发现里面半卧着一红衣男子,而法阵外一名墨袍男子提着剑指向红衣男子。
  我蹦过去,对着红衣男子便开口:“你就是那作恶的黑熊j.īng_?可着实让我们好等。”
  红衣男子抬头怒气的望向我:“黑熊j.īng_?爷怎可能是黑熊j.īng_。”
  我看这红衣男子抬起的脸,深吸一口气,比女子还美上几分,有句话怎说的“一树梨花压海棠”,想着这黑熊j.īng_甚是美貌语气便也缓和了几分,指着红衣男子道:“你,你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抵赖,今r.ì我定将你捉回昆仑山,让你洗心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