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36)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当真,还请九幽王告知月婵在凡界的位置。”忘川只想尽快找到月婵,然后将她带回来。
  月黎讲到这里就被我打断了:“什么?你是说忘川不用再去凡界历劫了?”
  “后来阿爹是这样与我说的,但忘川离开青丘后便去凡界寻我妹妹去了,我回来时并未见到他,所以具体是为什么倒是不知晓的。”
  我十分疑惑,一直以为此次没有见到忘川,是因为他又去了凡界历劫,没想到竟然不是吗?我沉睡的这千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看来得尽快回幽冥界找幽冥问个清楚。
  “也不知道忘川现在寻到月婵没有,真希望他们能早r.ì在一起。哎……”我拎起酒壶直接往嘴里倒,看着远处有些发呆。
  月黎同样往嘴里灌了许多酒:“你若真想知道,改r.ì我们去凡界瞧瞧,正好我也有几百年没见过这个妹妹了。”
  “好啊好啊,正好能回昆仑山见见往r.ì的师兄们,到时候把无尤一起叫上啊。对了,这几r.ì怎得没见到无尤过来?难不成如今他恢复妖尊的身份,便不再愿意与我们一道玩?”
  千年不见,还是挺想他的,犹记得当初在凡界之时,月黎对无尤便有些不一样。也不知他二人如今是什么个情况,想来当初月黎也是知道无尤他们的身份吧。
  月黎顿了顿,掩下落寞的眼神:“妖尊想必事务繁忙,所以才未曾到青丘来吧。”
  “是吗,他也太不够义气了,你办的宴席,他怎能不来呢。不行不行,下次见到他,我定要与他说说。”
  月黎继续喝酒没有说话,她心道不来也罢,如今她与他之间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来了也是尴尬。想到这千年来发生的事,她嘴角勾起有些自嘲。
  都说人生六苦最苦的便是情,以往她不信,如今她自己体会了倒是信了。若非如此,她又怎能在这千年间飞升为上神呢。这世间情爱她是真的有些怕了,怕自己再次沦陷便会万劫不复。
  她这千年为何几乎不在青丘,便是去渡了个情劫。至于这劫到底渡没渡过去,她也不知道。
  第二r.ì便是宴席最后一r.ì,我与月黎说好了今r.ì我便回幽冥界,过几r.ì她来寻我,我们一道去凡界看看。我想着既然忘川不用再去历劫,而此次我出幽冥界也没什么问题,那是不是r.ì后自己便能在六界自由行走了,得回去找幽冥问个清楚才行。
  月黎将我送到青丘边界处,雪云跟在我身旁,幽冥说r.ì后雪云便跟在我身边,也好与我有个照应。
  “彼岸你且先回去,过几r.ì我便到幽冥界去寻你,你可要等着我啊。”月黎拉着我依依不舍。
  “好啦,我就在幽冥界等着你,你回去吧,过几r.ì我们就能再见。”我有些无奈,怎得睡了千年回来月黎变得有些磨叽了。
  正当我正要走时,远处飞来一位紫衣女子,这位紫衣女子见到我们站在边界处,高兴地蹦跳了过来。
  “太好了,终于赶到了,月黎,我没有来迟吧。”
  月黎对紫衣女子浅笑道:“来的不迟,不过你怎的来了?”
  “这不我哥委实抽不出身过来,便遣了我过来祝贺你。倒是我途中迷了路,现在才来,本应前r.ì就到的。这是我哥哥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吧。”紫衣女子颇为不好意思额摸摸鼻头。
  月黎听闻紫衣女子的话后结过她手中的礼物失神了片刻,我心中暗想这女子是谁,他口中的哥哥又是谁,竟让月黎露出如此表情,有八卦的味道啊。
  “他可有说什么?”
  紫衣女子叹了口气道:“我哥他只让我跟你说声抱歉,其余倒也没多说什么。”
  月黎低落的摸了摸手中的盒子“哦”了一声。
  我上前撞了撞月黎的手臂:“诶,月黎,她哥哥是谁?”
 
 
第36章 
  “我哥,我哥便是妖界的无尤妖尊呀,怎的,你不认识我?哦!难道难道你便是幽冥界那睡了一千年,前两r.ì才醒来的彼岸?”无翎瞪大眼睛捂唇看着我。
  我挑眉看了眼月黎,原以为无尤不会来祝贺,没想到竟派了他的胞妹来。不过他为何不自己来呢,委实想不明白。
  紫衣女子的确便是无尤的胞妹无翎,先前还听幽冥讲过无翎与亦河神尊之间的事情。原以为敢爬亦河神尊塌的女子应是颇为妖娆之人,没曾想竟是如此妙人儿,倒是有几分可爱。
  “没错我便是彼岸,原来你竟是无尤的妹妹无翎,往r.ì里倒是听过你许多传闻,胆儿挺大的呀。”我打趣道。
  无翎挠挠头讪讪道:“呵呵,误会,误会,年少不懂事。如今我已知晓亦河神尊心中只有你一人,便不会再去纠缠于他,你且放宽心。”
  无翎自是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事儿,心道真是糗大了,都怪她那个好友出的馊主意。如今真是四海八荒都知道,她无翎爬过亦河神尊的塌,还被扔了出去。委实太丢人了,那r.ì她被亦河神尊扔出去,便跑回妖界哭了好些r.ì子。
  早已明白自己爱慕亦河神尊那么些年,想来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便已经放弃了。她也是后来才知晓自己哥哥与亦河神尊打架去了凡界的事情,还有只后遇到我与月黎的事情。
  “呵呵,你说笑了,神尊的事情又怎会与我有关。对了你哥哥这些年可还好?”我怕无翎又胡乱说些什么,挠挠头急忙岔开话。
  “他呀挺好的,就是老念叨你。说是十分想念在凡界与你一道喝酒的r.ì子,此次还特意嘱咐我,让我一定得带你去妖界玩儿上一阵子呢。”无翎听我问到无尤,才想起临走前她哥哥嘱咐的一定要将彼岸带到妖界去。
  “哦,是吗?我倒也是挺想念他的,他怎的不来青丘找我们。”
  “咳咳,这不是有事儿走不开嘛。”无翎说这话时边挠头边悄悄瞥了眼月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