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32)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只是方才余初说到的我师父,这跟我师父有何关系,难道师父也是神仙,也来了青丘?
  我脑袋里充满了疑惑,这也不能怪我,毕竟对于那个自称黑暗之神的浊气,我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故而锁妖塔和昆仑山的那些故事我并不知晓,还没等我问出来便已经来到了青丘的边界。
  看着站在青丘边界的幽冥还有月黎等人,我有些恍惚,好似我并未沉睡过。
  我眼睛有些酸涩的看着他们,管他什么四海八荒的神仙嘲笑,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有他们在就好。
  月黎最是兴奋的先朝我奔了过来,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我:“初十,哦,不,应该是彼岸。彼岸你终于回来了,还以为你将我们忘了,所以才迟迟不肯醒来。”
  我红着眼睛拍了拍月黎的背,声音有些哽咽:“我回来了,月黎。还未祝贺你终于熬成上神了。”
  月黎放开我擦了擦眼泪:“十万多岁了,在不飞升上神,想来我也算白活了。”
  我吸了吸鼻子,盯着她傻笑了半天,一千年了,月黎还是如同在凡间那般模样,好似昨r.ì我们还一起喝酒玩乐。
  眼神越过月黎,只见幽冥一脸宠溺的现在那里。我没忍住泪水,向幽冥跑了过去,扑在他怀里。
  “幽冥,我回来了。”
  “幽冥,你真讨厌,怎的不在幽冥界等着我,还以为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是你呢。”
  对于我来说幽冥和忘川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已经无法用其他言语来表达。
  “是我的错,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幽冥宠溺的看着怀中泣不成声的我,揉了揉我的头发,手微微收紧抱住我。
  只有幽冥知道,他自己这千年来是有多担心。担心彼岸像先前一样又沉睡个十几万年才醒,担心万一彼岸就此无法苏醒怎么办。若真是如此,他不知道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还好彼岸终于醒了,还好她回来了。
 
 
第32章 
  扑在幽冥怀中抽噎的我,抽抽搭搭的说了许多话。幽冥知道我是闲不住的x_ing子,想来沉睡的这一千年委实将我憋坏了,便任由我说。
  眼见说的差不多,我揪着幽冥的衣服擦了擦眼泪,悄悄抬头打量下四周。方才太过激动,已然是忘了这里是青丘,还在等着宴席开始。
  见四周都是熟识之人,这才放下心。刚正过头的我,猛然又朝不远处的树下看去。揉了揉眼睛,仔细瞧了瞧,不确定,又揉了揉。
  “奇怪,我怎的好似看到了紫初师父。”我挠挠头,有些疑惑,莫不是眼花了。
  幽冥见我疑惑,这才想起来我师父的事儿我还不知道呢。
  “行了,别揉了,那的确是你在昆仑山时的师父。”
  “真是师父?师父也修成正果了?也对,以师父的本事,修成正果甚是正常。”我拍开幽冥正在揉我头的手,立马挥手朝师父跑去。
  “师父!师父!”
  身后的幽冥一脸无奈,他还没解释呢,彼岸这师父可不简单啊,竟如此大大咧咧的就跑过去了。若是被那人见到了……
  树下站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便是身着紫衣的师父,我急忙扑进他怀里。
  “师父,徒儿可想你了。师父是何时修成仙的,如今倒是比在昆仑山时还要俊俏了。”
  一旁的男子“噗嗤”笑出了声:“难不成你师父在昆仑山时模样很丑?”
  师父瞪了他一眼,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回来了便好!回来了便好!”
  我疑惑的看着旁边的男子:“你又是何人?我师父自是什么时候都好看。”
  男子偷瞄了师父一眼,拱手道:“小仙乃天界长离帝君宫中的言知星君。”
  我眼神一亮,急忙朝男子靠了靠。
  “长离帝君?可是传闻中父神的义子,父神身归混沌后便十几万年闭门不出的长离帝君?”
  言知星君又瞄了师父一眼:“你也听说过?”
  我急忙点点头:“嗯嗯,先前听司命说起过。这四海八荒见过长离帝君的神仙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我委实有些好奇也想见见。”
  “呵呵,那还不简单……”
  没等言知说完就被师父打断了:“好了,快些过去吧,就等着你了。”
  我抬头看了看时辰的确有些迟了,与师父挥挥手道别后便与月黎她们一道进入青丘。心想的是既然师父也在青丘,那待会儿宴席开始后自己再去寻他便可。眼下最要紧的是赶快让宴席开始,不然那么多四海八荒的仙友不知还要等到何时。
  待我们走后,言知疑惑的问:“帝君为何不让小仙告诉她您的身份?”
  “她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在她眼中,我终归是她的师父。”
  “可那不过是在凡界历的一个劫罢了,当不得真。”
  ……
  师父沉默了半响没有开口,随后也跟着我们的脚步进来了。
  在诸位神仙的打量下,我厚着脸皮迈着艰难的步子入了座。
  月黎的阿爹见到我,激动的热泪盈眶,急忙宣布开始宴席,唯恐又生出什么变故。
  好在这次没再出现什么事端,我同幽冥、月黎他们又续了会儿旧,便开始东张西望的寻找师父的踪迹。
  “彼岸你在找什么?”月黎见状有些疑惑。
  “我自是在找我师父,方才都没有怎么与师父说话,现下正好去同师父叙叙旧。虽说只是在凡界历劫时的师父,但一r.ì为师终身为父,即便到了仙界他还是我师父。”
  “哦?你师父呀,那儿呢,看到没。”月黎戳戳我的手臂,往最前面那桌指了指。
  我往前一看,还真是师父,不过师父怎的坐在那么前面的位置。而且师父那桌也就只有他与言知星君,委实有些无趣。我拎着一壶酒,晃晃悠悠的走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