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30)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我向来不是感x_ing之人,可这会儿听到回家两字再也忍不住落下大滴大滴的泪。是啊,回家,有忘川和幽冥在的地方才是她的家啊。你们守护了我十几万年,若有机会,换成我守护你们可好。
  j_iao代完心中牵挂之事我再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我听见忘川和幽冥的嘶吼声,有些难过,下一次再见是什么时候呢。
  在我闭上眼睛之前隐约见到亦河神尊的身影朝我走来,他右手拖着渊河剑,左手紧握一个小圆球。那个圆球里面装的是我的本源之魂啊,可也还有那部分浊气。
  我有些苦笑,原来你还是一样的选择啊。亦河,若我还有来生,真的不愿再见你了。
  隐约中只听亦河颤抖着声音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心道,你当然不会让我有事的,毕竟还得用我的本体封印浊气呢。只是我还能不能变回人形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什么?”亦河神尊见我嘴角微动,附身将耳朵贴过来。
  我闭着眼睛眼角流出一丝清泪,喃喃道:“亦河,若有来生,我不想见到你了,你将漓漾还给我。”
  ……
 
 
第30章 
  一千年以后……
  我已不记得我在这三生石里睡了多少年,自我醒来至今已过三百年。这三百年里我r.ì夜苦思,我是造了什么孽,竟把自己混成了这幅德行。
  随着我的魂魄凝聚,大抵也记起了一些前尘往事,也不免还是有些唏嘘。
  那一r.ì昆仑山之战,我昏睡后便不晓得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以我现在这副模样来看,怕是那亦河神尊依旧将那部分浊气封印到了我的本体之中。
  我心下黯然,其实在凡界那些r.ì子,我兴许是爱慕漓漾的吧。本以为他只是普通凡人,我便想着不管千年万年,定是要等到他飞升成仙那一r.ì。没曾想他竟是高高在上的亦河神尊,更是十几万年前亲手毁了她修为的亦河神尊。
  我醒来这三百年,当我忆起那些前尘往事时,便思考了许多。既然漓漾便是亦河神尊,那我还是趁入情未深,趁早将对他的情根□□吧。
  要问为什么,一来五界皆知,亦河神尊无情无欲,十几万年来无数女神仙和女妖魔都未能将他拉入红尘,我对自己是毫无信心。与其去追求那微粒般的可能x_ing,倒不如保持距离的好。
  二来亦河神尊几番将那浊气封印在我本体内,导致我修为尽散过了十几万年才修得人形。心里这口气委实是咽不下去,倒不是我眼里没有天下苍生,而是天下苍生为何独独由我来承受,还连累了忘川。
  也不知忘川怎样了,可有与月婵在一起?我醒来的这三百年,一直都是昏昏沉沉,也是今r.ì才完全清醒,记起全部往事。想来今r.ì我的魂魄是完全凝聚了吧,三生石养魂的功效果然名不虚传。
  “彼岸,彼岸你醒了吧?快出来。”
  我睁眼看了看,竟是在昆仑山遇到的雪云,她怎么还在幽冥界。
  见我呆愣的看着她,雪云有些好笑道:“行啦,我们都知你今r.ì醒来便已无碍,可以出来啦。”
  我又愣了愣,我能动了?可以出三生石?试着抬了抬手,又抬了抬脚,我真的能动!
  这下才急忙起身出三生石,扭了扭腰:“这三百年可把我憋坏了,都要怀疑再睡下去会不会变成石像。”
  雪云在一旁一脸复杂又好笑:“何止才三百年呢,彼岸你都睡了整整一千年啦。”
  我顿了顿,一千年吗?呵,也不算长,毕竟那一次她可是睡了十几万年啊。这次难道是上天眷顾吗?我松了松身子,除了有些僵硬外,没发现什么异常。
  “对了,雪云你怎的还在幽冥界呢?可有见到余初?”
  雪云高兴的笑了笑:“此事多亏了彼岸你的帮忙,那r.ì幽冥王将我带回见到了余初,那时他已无法转世投胎。我便渡了一半的修为给余初,才让他有了半身仙身,幽冥王怜悯,留了他在幽冥界当差,而我也留在了幽冥界当差。如今他也修成了地仙,我与他之间已不存在仙凡有别。”
  我心道雪云竟如此情深,渡了半身修为给余初。不过如今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一桩好事儿。
  “哎呀,瞧我这记x_ing都忘了正事儿,幽冥王他们都去了青丘。让我守在此处,你醒后便带你过去,快走吧。”
  雪云急急忙忙的拉着我出去,路上我才知道。原来九黎,哦,不对,想来应该唤月黎才是。月黎竟在前些r.ì子飞升成了上神,青丘的九尾狐王也就是月黎的阿爹。深感这女儿十万年终于飞升上神委实不易,特地邀了四海八荒的同僚一道庆贺三天三夜。
  今r.ì是宴席的第一r.ì,正巧也是我醒来的第一r.ì,故而月黎非得要等着我到后才开始宴席。
  我听后颇为感动,虽我与月黎仅在凡界有数月j_iao情,但她委实算得上是我这万万年来最好的女仙朋友。真是够义气的,不过我倒也真为她高兴,熬了十万来年终于熬成了上神,真是不容易啊!
  青丘,四海八荒的诸位仙家已经到齐了九成,都在各自谈论今r.ì青丘的宴席。
  “诶,这位仙友,你可知这宴席怎的迟迟不开席?”一位刚飞升不久的小仙问邻座的仙友。
  “我也委实好奇,莫不是这位新晋的上神害羞?”
  “听闻这位上神早些年就在四海八荒游历了数万年,x_ing子极其爽朗,又怎会害羞。”
  那两位小仙听闻同时转身看向身后说话的仙友,急忙起身行了个礼:“太白星君。”
  x_ing子跳脱的那小仙抢先开口问道:“太白星君可是知道为何?”
  太白轻咳一声,抚了抚胡须,意味深长道:“听闻一千年前这位月黎上神在凡界游历,恰巧与幽冥界在凡界历劫的彼岸结为知己。可惜不知怎的千年前历劫归来的彼岸竟沉睡了整整一千年。这不今r.ì恰巧是那彼岸苏醒的r.ì子,月黎上神死活都要等着彼岸到了才开席。狐王无奈,只好宣布宴席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