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24)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这次回昆仑山除了夜里休息外,我们没在路上逗留,五天过后终于到了昆仑山。
  还没进门呢,就在门口见到了九师兄。九师兄揉了揉眼睛仔细确认了下急忙跑过来抱起我绕了几圈道:“哈哈,小师妹你回来啦,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可想死你啦。”
  漓漾眉头微皱的看着九师兄抱着我,但也没说什么。
  我拍了拍九师兄的背道:“九师兄我回来啦,这段时间我也想死你们啦。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可有偷喝我的酒呀?”
  我最见不得这种场面了,急忙转移话题问九师兄。不过说的倒也是真的,在昆仑山的这些年,喝酒一直都是我的爱好。故而师傅和师兄们外出回来都会给我带两坛,我也珍藏了许多好酒。在幽冥界时我也最喜喝酒,如今转世成凡人这点爱好也是没变的。
  九师兄放下我,挠挠头道:“小师妹放心,我们哪儿能偷喝你的酒呢。”说完还心虚的看向别处。
  我一见九师兄这模样,瞬间就知道,定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去喝了酒。立马故作生气道:“好啊!九师兄也学会骗人啦,我待会儿就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偷喝了我的酒,哼。”
  九师兄立马解释道:“没有没有,小师妹放心,酒都在呢。对了你回来还没见过师父和其他人呢,我们快进去吧。”
  我也急切去见师傅他们:“拉着九师兄的手就准备往里走。”
  这时身后的九黎用扇子拍了拍头,轻咳一声。
  我顿了顿脚步,尴尬的转身挠挠头:“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见到师兄太过激动,差点忘了。九师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九黎,也是我这段时r.ì里认识的好友,会在昆仑山玩儿上一段时间。另外两位之前来过,想必也无需再介绍了。”
  九师兄其实方才想问的,只是我着急拉着他还没来得及问,对着他们三人做了个揖道:“几位见笑了,请随我一起进去吧!”
  漓漾他们对着九师兄颔首点头,我拉着九师兄与九黎在前面走,他们跟在后面进了昆仑山。
  进去后我见师父坐在一旁喝茶,在看师兄们修炼,我立马跑过去抱紧师傅道:“师父,徒儿好想你呀,徒弟不在的时r.ì师父过得可好?”
  师父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看着怀中的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答道:“为师甚好,你呢,师父不在过得可还好,在云天山可还习惯,没有惹祸吧?”
  我又往师父怀中挤了挤道:“师父,徒儿才不会惹祸呢。徒儿在云天山过得甚好,每天吃得香睡得香,就是有些想师父和师兄们。对了师父,您j_iao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啦,我这印记已经封印啦,你看。”我从师父怀中出来,扬扬手道。
  师父看着空d_àngd_àng的胸膛顿了顿,摸了摸我的头道:“如此甚好,r.ì后你便可以随意下山了,不过还是得跟着师兄们一起。”
  我听了十分兴喜,自己来凡间这些年,除了去云天山还没出过昆仑山呢。这下可以随意下山玩儿了,一定得好好玩儿一下。
  漓漾见我从师父怀中退出来,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对师父道:“紫初真人,初十我已带回来,如今她的彼岸花印记已经封印想来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师父回了个礼道:“有劳仙长了,仙长不嫌弃的话可在我昆仑山多待些时r.ì。前几r.ì我见山洞那封印有些异动,到时还望仙长随我一同去看看。”
  漓漾也正有此意,自己这些时r.ì与我们一道,r.ì子过得还颇为满意,如今师父闭关回去也无趣,倒不如在昆仑山多待些时r.ì。于是就答应了师父留下来。
  而夕如和九黎见了,立马也跟师父表明想要在昆仑山留一段时r.ì。师父见了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毕竟他们都是我的好友,住上一段时r.ì也不是问题,于是让大师兄替他们安排房间。
  只是师父在看到九黎时也同样如当初云yá-ng真人见到九黎时愣了愣,颇为疑惑的看了看九黎,但同样也没有多问什么。我十分好奇为何他们见到九黎会露出如此表情,不过也没太在意。
  师父安排好后就走了,想来是看到那么多师兄围在一旁,想让我与师兄们叙叙旧。
  方才正在修炼的几位师兄只见一阵风过,定睛一看才反应过来是他们的小师妹回来了,于是都急忙围了过来。
  如今师父一走大家都为了上来:“小师妹你终于回来啦,想死大师兄啦。”
  “是啊是啊,师兄们都很想你呢。”
  ……
  众位师兄围着我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散开各自去忙了,我们约了晚上一块儿喝酒。一旁的九黎有些羡慕道:“你可真幸福,有这么多师兄疼你。”
  我也如此认为,在幽冥界的时候,忘川万年都不在,而幽冥又有许多事情需要外出。自己就只能同忘川河里的那些魂魄讲话,或者是司命偶尔来找我玩耍。而在这里有许多的师兄陪着,也不枉来凡界走一遭。
  跟着大师兄带他们三人找到自己房间后,我们就带着九黎他们在昆仑山到处去认一认,免得走错了地方。
  当走到后山的锁妖塔附近时,大师兄还特别强调了不可靠近锁妖塔,里面关的都是些祸乱苍生的恶妖。这些妖有的被关了上千年,怨气极重,靠的太近容易被妖气所伤。
  九黎和漓漾他们都点头,九黎常年游历虽遇到过许多心善的好妖,但也是见过许多恶妖伤人的。她觉得像昆仑山这种以除妖为己任的宗门,颇为大义,也十分钦佩。毕竟六界虽为天界管辖,但天界对次并无做为。
  我盯着锁妖塔看了许久,突然想起来凡界前在忘川河边遇到的那个书生,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他要等的那小妖雪云就是被关在昆仑山的锁妖塔里。
  如今过了三千多年了,也不知道那雪女现在怎样了。先前没有记起便罢了,如今我已恢复记忆,又恰巧在昆仑山,无论如何都该去探探的。
  我转身拉着大师兄的袖子问道:“大师兄,我听说锁妖塔里关了一个来自云天山的雪女,此事可当真?如今那雪女可还在锁妖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