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19)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沧月也是觉得疑惑的挠了挠头道:“我也有些疑惑,不过魔尊没说,只说了到时候他会亲自去一趟凡界,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
  司命听后虽觉得讶异,但还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亦河神尊、无尤妖尊以及沧澜魔尊都是活了十几万年的尊者,他们之间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大人物的事情可不是自己这一介小仙能管的。
  司命将沧月引到宫中后对沧月道:“说来也巧,此次亦河神尊与无尤妖尊竟是在一处历劫,去的并非普通的凡界,而是在云天山。你回去可以告知魔尊,亦河神尊在凡界云天山拜入云yá-ng真人门下,想来魔尊应是知晓在什么地方的。”
  沧月在司命这里得到想要的消息后便向司命告辞,然后起身准备回魔界。
  司命望着沧月远去的背影略显疑惑,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转念仔细一想,拍了拍额头,遭了,忘了彼岸也悄悄去了凡间。看来自己还是得去幽冥界一趟,毕竟彼岸如今可是跟亦河神尊他们都有j_iao集,也不知会不会被魔尊发现。想到这里司命也急忙j_iao待了一些事情后,前往幽冥界。
  云天山上
  “哇,真的捉到野山j-i了,夕如你可真行啊。”我欢喜的跑向那盖着野山j-i的箩筐。
  没想到竟真让我们捉住了野山j-i,夕如一脸得意道:“那是,爷出手可从来没失手过。”
  我没好气道:“是是是,你最厉害。”能捉住野山j-i,今r.ì有r_ou_吃就行。
  九黎拍着扇子一脸悲痛道:“不是说云天山的活物皆有灵x_ing吗,怎么这野山j-i却如此愚笨。哎!哎!哎!”
  我们又捉了几只野山j-i后便回到夕如的洞府去烤r_ou_吃,夕如烤r_ou_的手法可谓一绝,跟我有的一拼。在昆仑山时自己就时常跟着师兄们烤r_ou_吃,也时常自己研究怎么好吃,于是就练就了一手的厨艺。
  我饮了一杯夕如拿出来的葡萄酿,咂咂嘴道:“真是好酒!配上这烤野山j-i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夕如也饮了一杯酒一脸得意道:“那是自然!”
  这时一旁的九黎饮了一杯葡萄酿后,突然震惊道:“这,这,这酒是谁酿的?”
  我跟夕如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九黎,,她为何对这酒反应如此之大。夕如望着九黎眯了眯眼道:“是我师傅酿的,师父将我带回来距今已有二十九个年头了,每年葡萄成熟时,师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酿酒。想来酿酒也是这千年来,师父排解孤独的唯一喜好吧。”
  夕如说起他师父时心情都会很复杂,夕如说每当他受伤和心情不好时都会喝几坛他师父酿的酒,就好像他的师父赔在他身边一样。这么多年了,夕如都是一个人待在洞府,委实是有些孤独。
  我有些心疼的看着夕如,平r.ì里大大咧咧的美男子,却不曾想这些年来都过得十分孤独。虽然自己也是孤儿,但好在还有师父和那么多师兄们陪着自己,倒也从不觉得孤独,只是有时惋惜自己不能下山罢了。
  九黎喃喃道:“你师父酿的?你师父青黛,那葡萄还有那紫藤花!你师父难道,难道是……”
  “是什么?怎得你难道认识我师父?”夕如听到九黎话有些疑惑的问道。
  九黎急忙道:“没,没,不认识。我只是觉得你师父酿的这酒竟跟我家乡一位故人酿的酒十分相似,甚是惊讶罢了。”
  九黎已经震惊了,怎么这一切都是如此巧合,这是巧合还是天意还是其他?九黎心想,如果夕如的师父青黛真是自己所想的那人的话,那小妹出来会遇到予笙也是有很大可能的,毕竟都在云天山。
  若青黛真是她所想到的那人的话,那她怎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真是为了那云yá-ng真人,可是云yá-ng真人可是凡人啊。九黎实在是想不明白,低头继续饮了许多酒。
  她已经不记得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r.ì小妹欢喜的从外头抱了几坛葡萄酿回青丘给我尝,说是自己新认识的朋友送的。自打那以后小妹就经常跑出去找那人玩儿,慢慢的她们就变成了亦师亦友的朋友。刚开始她还有些担心小妹遇到坏人,悄悄地跟着去看过,不过观察了几次没发现问题也就没管她们了。
  那时她的洞府也跟青黛的洞府一般,有葡萄架搭成的小径,还有许多紫藤花。后来有一r.ì小妹十分伤心的跑来说那人不见了,她要去找她。可是阿爹阿娘我们都没同意,直到小妹偷偷跑出去找人,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想到这里九黎又大口饮了几杯酒,夕如想他的师父而我则是想昆仑山的师父还有师兄们。这晚我们都喝了许多酒,最后还是漓漾寻来才将我跟九黎提了回去。第二r.ì我又接着去泡灵泉,泡完灵泉后与九黎继续去寻了夕如一起做陷阱捉野味。
  就这样r.ì复一r.ì,我已在这云天上度过两个月了。灵泉要泡九九八十一r.ì,还有二十一r.ì我就可以泡完灵泉彻底封印我的彼岸花印记,然后就可以回昆仑山去找师父和师兄们啦。
  想到这里我还是十分欣喜的,不过在云天上这两个月以来我还是依旧会做着之前的那个梦。一两次可以说是偶然,可这两个月是每晚都能梦到。
 
 
第20章 
  并且随着时r.ì增加,我梦中看到的事情就越多,还有多了一些之前没见过的人。我开始思考,这一切到底跟我有何关系,难道是我的前世?也不对,看起来那个地方是幽冥界,那便是已经升了仙,而我只是凡人啊,委实有些想不通。
  这r.ì我与九黎又扭着夕如要了几坛葡萄酿,喝了三坛后,我有些醉醺醺的问九黎:“九黎,九黎你那r.ì说的幽冥界还有彼岸花可是真的?”
  九黎也有些微醺道:“自然是真的。”
  九黎看了夕如一眼,夕如今晚也喝了好几坛,这会儿正抱着一坛酒守在她师父闭关的洞门口,靠着洞门嘟囔呢。九黎心里有些酸涩,这些时r.ì都与夕如他们一起玩耍饮酒,r.ì子过的颇为有趣,比自己以往万年一个人游历要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