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17)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夕如师父找的这处洞府委实漂亮,不远处有条小溪,而小溪边上种了许多葡萄树,那些门型的葡萄架构成了一条小路。而洞府四周则是开满了紫藤花,一串串的花序悬挂在绿色的藤蔓间,随风轻轻摇曳,十分雅致,宛若仙境一般。
  我和九黎都有些沉浸在这仙境中了,良久我砸吧砸吧嘴道:“夕如师父这洞府可真是别致,想来夕如的那师父也是雅致之人,只是可惜了。哎!”
  九黎回了回神道:“是啊,没想到竟能在云天山见到如此美的洞府,对了,初十你说的可惜是为什么。”
  九黎心想,这洞府美是美,只是这布局和环境怎的如此熟悉。想不通,也没再多想。
  我听了九黎的问话后便与她说了夕如师傅和云yá-ng真人的故事,也不知云yá-ng真人为何会不喜欢青黛这如此佳人。
  九黎用扇子敲了敲手,唏嘘道:“这青黛怕也是爱错了人吧,昨r.ì见云yá-ng真人那般模样,也是无欲无求一心向道之人,只是可惜了青黛的一番真心。”
  我也感叹道:“是啊,希望云yá-ng真人能早r.ì想通,莫要辜负了青黛的真心才是。”
  我们正在说着话,洞府的门突然打开,夕如慵懒的从里面走出来:“我说呢,是什么人这么早就敢在爷的洞府门口喧哗,原来是你们。怎的来的如此早,是想爷了吗?”
  跟夕如相处了这么久,他也不会一直以“爷”自称了,偶尔还是会说“我”。还是有些进步的,我也十分高兴。
  我和九黎上前拿出烤熟的红薯递给夕如道:“这不是看你一个人也无趣,想着你定是没有吃早饭,便烤了些红薯带来与你吃。快吃吧,吃了我们一起出去打野味。”
  夕如愣了愣看着我,半响才接过红薯道:“算你们还有些良心,走吧,我们去打了野味再回来烤。”
  九黎急忙道:“不着急,待会儿时间还长,反正也无事,要不你先把红薯吃了再去。”
  夕如无所谓的摆摆手继续走:“无碍,边走边吃吧,爷带你们逛逛我这洞府。”
  我跟九黎也没再说什么,跟着夕如在洞府周围逛了起来。我有些疑惑的问夕如:“夕如,你师父还未出关吗?”
  夕如神情落寞道:“未曾出关,呐,看那边葡萄小路尽头被紫藤花掩盖住的洞府就是我师父闭关的地方。”
  我顺着夕如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夕如的师傅还真是闭了死关,洞口的紫藤花已经积了很深了。夕如知道自己的师父喜爱紫藤花,也吩咐过无需处理,故而夕如也任由这些紫藤花堆积。
  我好奇的问道:“那你师傅可曾说过什么时候出关,她在里面会不会有事?”
  夕如落寞道:“师傅只说过无需担心她,未曾说过何时出关。”
  虽说夕如平r.ì里看起来大大咧咧又无拘无束,可是他的情感也是比较细腻的。他的师父闭关多年,想来他这些年虽然嘴上不说,但还是比较孤独的。故而经常去找漓漾决斗,估摸着漓漾也是知道这些的,也没有计较什么,不然凭漓漾的修为是可以打败夕如的。
  我有些遗憾,其实我也想看看夕如的师父到底长何模样,竟因为云yá-ng真人一夕之间白了头。如此执着之人,真是世间少见。
  九黎捏着下巴盯着洞口思索了一会儿,为何她还是觉得这环境如此熟悉。她试着放了一抹气息寻入山洞,只觉得洞中的气息甚是熟悉,但无法接近。
  九黎将放出去的气息收回,有些疑惑,心想难道这叫青黛的女子是自己认识之人?到底是谁呢,可惜洞中布了结界,自己的仙法在凡间封了一部分不能乱用,暂时还无法进入查探。
  她转头有些好奇的问夕如:“夕如,你可知你师父是何来历?”
  夕如愣了愣答到:“我只知自千年前师父便跟随云yá-ng真人将洞府搬到了云天山,至于来云天山之前是在哪里来自何处却是不知。我曾问过师父,师父只让我安心修炼,无需知晓那些,后来便没再问过。”
  九黎了然,不知道也无妨,反正他们还会在云天山待个一年半载的。r.ì后寻个机会看看这到底是何人。
  在夕如的洞府逛了一圈后,我们三人便来到了云天山的后山捉野味。我们设了个陷阱在树丛中藏着等着捉野山j-i,我有些好奇的问夕如:“夕如,你这个陷阱真能捉到野山j-i?”
  夕如一脸傲娇道:“那是当然,爷从小就爱在这后山捉野山j-i,以前师父还夸我陷阱做的好呢。
 
 
第18章 
  九黎一脸不信的用扇子拍了拍手打趣道:“你师父夸你陷阱做的好?怎得你师父没给你说过用法术捉更容易?”
  我也有些好奇的偏头看着夕如,往r.ì我跟师兄在昆仑山都是用法阵来捉这些野味,虽说也是需要等些时候,但每次都能捉到。夕如设置的这个陷进没有用法术,不晓得能不能捉住野山j-i呢。
  夕如一脸嫌弃又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我和九黎:“这你们就不懂了,修行之路漫漫,若所有的事情都是用法术来解决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这陷阱可是爷的经验所得,定是能捉到野山j-i的。”
  九黎若有所思的点头:“确实如你所说,若都是用法术解决是会少很多乐趣,只是你这陷阱……”
  夕如白了九黎一眼没有说话,专心盯着陷阱看。
  我看了看陷阱,也是有几分期待。那陷阱是用藤条编的的一个箩筐,用树枝支起了一边角,树枝上也系了跟藤条,而藤条另一头则是被夕如拿在手上。夕如还往箩筐里撒了一些米粒,等着野山j-i自投罗网后就拉下树枝将野山j-i盖在箩筐中。
  虽然我与九黎都对这陷阱甚是质疑,但还是期待的躲在C_ào丛中等待野山j-i自投罗网,毕竟这可是我们的口粮。
  昆仑山山洞中
  为何这半月以来魂魄如此少?”一团黑气围绕看不清是何模样的妖物冷冽的盯着下方的黑熊j.īng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