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12)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这声音竟跟呼唤我的是一样的,只听那声音说:“予笙!你来啦,我终于等到你来了。你可知自从你走后我出来寻了你许久,后来被我阿爹发现了,阿爹大怒要将我锁在家中。我拼了命才逃到这里,将留声海螺放在这里。这里有属于我们两人的回忆,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我留了一抹神识在这里,只要遇到你的气息便会将你带进来。
  予笙,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后悔遇到你,是你让我懂得了世间情爱。阿娘常说只有经历过人间六苦才能修的大道,可是我不管什么大道,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说到这里那女子的声音哽咽了许久,想必当时她定是伤心难过的落泪了吧,这是怎样一个故事,竟如此伤感。
  我看了看漓漾,漓漾也有些讶异。我竟能打开这留音海螺,可是这予笙我并不认识呀。那女子的声音哽咽了一会儿,又继续说:“予笙,我就要被我阿爹带走了,阿爹一定会将我锁在束灵洞中的。在束灵洞里我不能用法术,逃不出来找你。予笙你千万不要来青丘找我,阿爹会将你打死的,你等着我,这束灵洞最多只能关我五百年,不然我会被废掉修为,无法修行。等五百年我出来后便来寻你,我将洞中的入口和出口全都封了,以免被阿爹察觉到。不过予笙你放心,只要进来这里我留在这里的那一抹神识便会在十r.ì后替你打开出口,你就可以出去了。
  予笙,你等着我,此生此世,生生世世我月婵都非你不嫁。凡人又怎样,等我出去我便自请除去仙籍,生生世世都与你留在凡界……”
  话刚说完,那女子的声音便消失了,而留声海螺的光芒散去,落回到我手中。我和漓漾对视了一眼,我低头有些落寞:“想必这个叫月婵的女子是爱极了那予笙,这女子的阿爹怎的如此狠心!”
  漓漾看着我说道:“那女子提到青丘,想必她是来自青丘的,青丘乃是仙界,而那男子是凡人。仙凡有别,她的阿爹只是不愿她误入歧途罢了。”
  我愣了愣,疑惑的看着漓漾:“青丘?我怎的没听过青丘,你是如何知道的。”
  漓漾解释道:“我也是从古籍中看到的,青丘乃是九尾狐族居住的地方。九尾狐一族自十几万年前便存在了,可称的上是上古神抵。”
  “这么说这女子和心爱的男子注定不能在一起了?”
  “自然是如此,毕竟仙凡有别,她的阿爹怎可能看到她堕入凡界。”
  我听了甚是替他们难过,凡人的寿命很短,虽说能修行增加寿命,可是再怎么增加也不过是千百年,怎能与神仙相提并论。也不知这月婵五百年后出来,那个叫予笙的男子还在不在世间,我坐在床角难过了一阵子,漓漾见我这样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略微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青丘,束灵洞中一白衣女子依靠在床沿边上,激动的满脸泪痕:“予笙,三百年了,你终于去了,等着我!”
  我思索了半r.ì,终究没有思索个什么出来,毕竟这情爱之事我也不太明白。只是替这女子和那男子感到惋惜,我暗暗决定如果遇到那个叫予笙的一定要告诉他,有个叫月婵的在等她。
  从女子的话中知道了得在这洞中待十r.ì方能出去,如今已经是第六r.ì了,还有四r.ì才能出去。漓漾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边修炼,我捏着海螺走到他面前,把手递了递:“这个留音螺怎么办?你可知道予笙是什么人?”
  漓漾看了我一眼说:“你既喜欢便自己留着吧。”
 
 
第13章 
  “可是我不认识予笙,怎么将留声螺给他呢?”我看着漓漾问道。
  漓漾一脸复杂的看着我:“你见不到予笙了。”
  我一脸疑问:“见不到,为什么见不到呢?”
  漓漾继续回答:“予笙已经死了。”
  “什么!”
  我听了颇为惊讶,一是惊讶漓漾居然认得予笙,二是惊讶予笙居然死了。
  漓漾告诉我予笙原来是他师父云yá-ng真人的师弟,他的师伯。三百多年前外出游历的予笙突然失魂落魄的回到了云天山,自此便在云天山上闭关了三百多年,这三百多年他从未踏出洞府半步,直到十九年前坐化在了洞府之内。漓漾也只在火化予笙遗体时见过他一面,确实是风姿卓越之人。
  如今想来,三百多年前予笙突然回到云天山闭关不出,也是因为这位叫月婵的女子。可惜这女子苦等了几百年终究是等不到予笙了,只是为何会将初十的气息误认为予笙的,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这点也是漓漾想不通的,不过看初十这样子定然是不知晓的,且也不可能是予笙的转世,毕竟予笙是男子。
  我听了颇为唏嘘,造化弄人啊!也不知叫月婵的这女子百年后出来,知道予笙故去会是什么样子。
  虽不知为何月婵会将自己的气息认成予笙,然予笙既已作古,自己被月婵误认而掉入这洞中,也算得上是缘分。既如此自己就将这留声螺收着吧,待r.ì后能见到月婵的话还给她。
  我收了留声螺,然后支着下巴坐在石床边上看着漓漾问道:“我们掉进洞中这么多r.ì了,夕如一定很担心,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漓漾淡淡的瞥了一眼我:“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没说话,虽说夕如平r.ì里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可我也知道夕如的修为也是很高的。经过这几r.ì的修养,他的修为更是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就这样我和漓漾在洞中继续打坐,等着第十r.ì到来,而在外面山洞中的夕如呢。
  自从那r.ì初十和漓漾消失在洞中,夕如就在洞口布了个法阵,自己在洞中寻找机关和线索。无奈找了这么多r.ì依旧没有结果,这r.ì夕如正在洞中打坐休息,忽的察觉到自己布在洞口的法阵有异动。
  “谁,竟然敢打扰爷!”夕如立马从打坐中醒来,睁开那双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