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彼岸千年作者:一米八小学龙(11)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因缘邂逅 虐恋情深 洪荒 东方玄幻
  过了许久,漓漾运功疗了一会儿伤,睁眼起身找找这洞里有没有什么机关。我愧疚的对漓漾说:“方才我已经找过了,这里除了有些生活用品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漓漾看了我一眼继续四处摸索,过了半响没有发现什么,便原地坐下。我心里也是有些郁闷,难道得困死在这洞中。那里只有一个石床和一床被褥,这大冬天不得冻死了。
  我思索了一会儿,看着漓漾苍白的脸色:“既然暂时找不到出口,不如先歇息歇息,待明r.ì养足了j.īng_神再来找出口,说不定就找到了。”
  漓漾看了我一眼点头:“如此,也好!”说完随即又闭目疗伤。
  第二r.ì我醒来后跑下床到漓漾面前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还好没什么异常,想必伤也缓和了不好。
  昨r.ì我让漓漾到床上歇息他怎么也不肯,说是已经习惯打坐修炼。见他三番两次推辞,我也就没太过推辞,可能是想着我一个女子在外终归需要避讳些,虽说在昆仑山时也常跟师兄们厮混但毕竟跟漓漾不太熟。只是他这伤当真没问题吗?话说这漓漾近看倒生的有几分俊俏。
  正在我思考之时,漓漾突然睁开眼,我大惊立马退后:“那个,我,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事,伤可好些了。”
  漓漾抬头看了我一眼:“无碍,已经好多了。”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说完我急忙跑到另一边去搜索这洞里有没有食物,我懊恼的拍拍头,我心虚什么,太丢人了。
  漓漾看着我一脸懊恼的样子,颇为不解,不过也没太在意。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悠悠的走过来,尴尬的看了看漓漾:“这洞里没有吃的,看来我们得饿着了。”
  他瞥了我一眼:“难道你还没辟谷?”
  我挠挠头讪笑:“咳咳,习惯了,习惯了!”
  就这样我们在洞里已经困了有五r.ì了,还是没有找到出口,我绝望的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好饿啊,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我们真的要被困死来这里?死也好歹让我做个饱死鬼啊!”
  “给你!”漓漾走到我面前,往我面前递了一些吃食。
  我惊讶的看着他:“这不是前几r.ì我给你买的吗,你怎没吃?”
  我们修行之人都有自己的储物袋,有法术维持,放进去的东西是不会坏的。只是漓漾竟然没有吃给他买的饭食,那他为何留着。
  漓漾别扭的扭过头:“我不用吃。”
  饿了五r.ì再吃到这些饭食,觉得什么都是世间美味。漓漾不食这些我也就不推辞了,狼吞虎咽的吃完饭食,揉了揉肚皮,真是好吃。
  我问漓漾为何有饭食前几r.ì没拿出来,他瞥了我一眼只回了句“忘了”,我无奈扶额。罢了,有饭食吃便好。
  “你为何会找到机关下来?”漓漾突然发问,他想了许多r.ì,这洞布了法阵,寻常人下不来,只有找到入口才行,如此说来就是因为初十找到了入口。
  “额,我也不知。只晓得是踢到了东西,便被吸进来了。对了,掉进来之前,我在上面的洞中小憩,忽而听到一女子的声音,或许跟她有关。”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这事儿说给漓漾知晓,虽不知是不是幻听了。
 
 
第12章 
  “女子的声音?怎的不早说。”漓漾瞥了我一眼。
  我心虚的回答:“这你也没问嘛,何况我以为那只是幻听了。那女子好像是在唤一个叫予笙的人,说什么等了三百年了终于来了什么的。你在洞口难道没听到?只有我听到了吗?”
  漓漾沉思了一会儿,皱眉说:“没听到,予笙!你认识予笙?”
  “我也不认识呀,我长这么大这次还是第一次出昆仑山呢。”我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个这女子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这予笙又是谁。
  漓漾瞥了我一眼顿了顿没说话,既不认识怎的有如此好奇心,也是无语。他心里盘算了下,听初十说的那女子话里的意思应是在这里等什么人。洞里还有些生活用品定是有人在这里住过,现在没人在洞中,那一定有出去的路。
  漓漾打坐了一会儿,做功用法术扫便了整个洞中,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暂时作罢。
  “你在做什么?”他收回法术,看到初十在那里拿着什么东西在玩儿。
  我尴尬的收了收手上的东西,挠挠头:“没做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海螺甚是好看,所以拿着玩儿。”
  “海螺?这儿怎会有海螺,给我看看。”漓漾疑惑的看着我手上的东西。
  我把东西往身后藏了藏,没过去。心道莫不是漓漾也喜爱这海螺,这东西在这里确是稀奇,于是又后退了几步摇摇头。
  漓漾无语:“我不喜这些,只是看看。”
  我走过去,讪讪的把海螺递给了漓漾。他拿着海螺仔细研究了一会儿:“你是在哪里找到这海螺的?”
  我指了指石床的方向:“我是在那边的床头发现的,觉得甚是好看便留着无聊的时候看看。”
  漓漾看了我一眼,淡然说道:“这是南海的留声海螺,据说只需用法术将声音留进海螺里,便可保存万年。且这留声海螺只能指定的人才能用法术打开接听,甚是珍贵。”
  我听了甚是惊奇,这山洞竟有如此宝物,可惜不能打开听听里面是什么。我遗憾的问漓漾:“其他人真的不能打开?”
  漓漾点头,见我怀疑,便自己输入法术试了试,确实不行。我满是遗憾,漓漾突然对我说了句:“你可以试试,或许你可以打开呢,毕竟那女子是呼唤你的。”
  我想了想,觉得甚是有理,虽不知那姑娘和她口中的予笙是谁。我接过海螺往里面输入了法术,忽的那海螺飞了起来,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随着这光芒的发出,还传出了一道女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