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古荒漫谭 作者:君漻

更新时间:2020-01-28 标签: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奇谭
      文案:
  师徒×巫术
  上古大荒,山水迢递。
  长经国嫡王姬姒珞身负护国使命前往榑胥国和亲,不料中途遇难,身死苕方。四年后灵山之主姜侍助其魂魄成魅,并收之为徒,赐名千慕,成为灵山巫女。
  彼时家国已灭,物是人非。
  当一心维系的安稳再次被打破,前缘在宿命的抵抗中重新被连接在了一起。
  ---
  千慕:“姜婴,从今以后,你我的师徒情谊,便断了。”
  ---
  姜婴:“我曾想,若是我当年未曾被掳去,你如约平安嫁来榑胥,彼时你我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又有夫妻相守的坚贞。情深不渝,一生为期,也当是一桩人人称羡的佳话。”
  ---
  姜衍:“我带你回去,我们......回家。”
  ---
  冷艳略腹黑女主×寡言略呆萌男主
  女主表面腹黑,实则是个木头。
  男主涉世未深,前期什么都不懂所以有些小白,后期行为思想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也兴不起多大风浪)。
  故事不长,里面相关故事背景以及巫术祭礼皆属原创。
  感谢阅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奇谭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慕(姒珞)、姜婴(嬴玙) ┃ 配角:姜衍、姒玹、若将、供陶、云罗、单方 ┃ 其它:仙侠、巫祝、山海轶事
 
 
楔子 旧梦尘前落
  古道上,一行车队蜿蜒而行。
  姒珞坐在辇车上,左手执起孔雀羽扇,将眼前绣有金色鸾凤的红纱微微挑起,右手顺势撩开车帏,往车外望去。
  一众随嫁从人,皆如往r.ì般作恭顺状,却依旧未能掩住疲态。
  自长经国离开已有数月,彼时是开ch.un,长经国的田野里已开出了些许浅色的花,而自进入榑胥国边境,所经之处却愈加荒凉,半分没有开ch.un的意思。
  “殿下可是累了,是否告知从人们,令其暂停片刻,好让王姬歇息?”侍女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姒珞收回目光,缓声道:“不必,天色已晚,众人还是早些寻到合适的地方,安然度过今晚的好。”侍女妤听罢,行一礼,应声道“诺”后缓步退下。
  姒珞合上车帏,将孔雀羽扇从红纱上拿开放到膝上,虽说是入了榑胥国境内,但此刻行经的地方,在十三年前,是属于鬼y-in国的。
  榑胥国强大,东部有幅员辽阔的九曜国与之匹敌,不敢妄动,便将利爪伸向了西部。十三年前,榑胥国国主嵇祀伐鬼y-in,鬼y-in战败,国主携众权贵北上逃遁,从此鬼y-in国国土便纳入了榑胥国的囊中。
  姒珞是西面长经国的嫡王姬,同为西部小国的鬼y-in国已经被灭,唇亡齿寒,长经国弱小,纵使如今履行与榑胥国世子玙的婚约,亦不知能保到几时……
  想到这里,姒珞皱了皱眉,将颈间的玄鸟纹形玉取下握在手中,闭上眼,逼着自己睡去。
  r.ì头西斜时,姒珞从梦中惊醒。
  梦里母后对着自己哭泣,一直说着对不起,父王则面色沉重,哀叹自己无能,无力护女儿周全……
  姒珞心中难安,而马车上的和鸾当当作响,车轮辘辘,一如往常。姒珞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手里握好玉,撩开车帏,唤妤过来。
  侍女妤来到马车前,行一礼,问道:”殿下有何事?”
  “现下已行至何处?”
  “回殿下,前路通往苕方,苕方过后再行一r.ì,便有人烟,有驿馆可供休息。”
  “苕方?使臣一行人来长经国时并未涉足,为何如今却要从此处经过?”
  苕方,原鬼y-in国与榑胥国j_iao界之地。当年两国j_iao战时,嵇祀宠姬妧姬逃来长经国,诞下了世子玙,为自保主动许下了姒珞与嬴玙的婚约。后来战事平定,妧姬母子被护送回榑胥国,途经苕方时曾险遭不测。
  妧姬如今尊为王后,榑胥国定是避讳此地的,而今却好似故意要行经此地……
  “殿下,我国随行使臣曾向榑胥国使臣询问过,榑胥国使臣说,来时所经之路漫长,恐误了吉时,故选择此路。”侍女妤答道。
  “然。”姒珞思量着,又道,“妤可退下了。”
  只听得侍女妤应了声“诺”,姒珞放下车帏,又陷入这只有一人的空间之中。
  恐误吉时是假,行经苕方是真。
  妧姬自回榑胥国后便与长经国再无来往,而数月前却突然派使臣前来,欲履行多年前的婚约……
  疑心自是有的,只是作为弱国,从来没有谈判的权力。
  姒珞以为,即使自己身陷囹圄,若能保长经国子民一世安乐,她也甘愿。可如今看来,不过是自己痴心妄想。
  一切,怕都是早有预谋……
  这四四方方的马车在此时的姒珞看来就像一座灵柩,将手中的玄鸟纹形玉握得更紧,如今,已是退无可退了。
  苕方已至,天色愈发昏暗起来,空气里似乎弥漫着化不开的瘴气,四周一片死寂。
  车马辚辚的声音与和鸾当当作响的声音,令人心悸,惶会吵醒什么似的。
  这时,车马及随行从人渐次停了下来。
  “殿下莫惊,寺人方才传话过来,是榑胥国使臣说前路遇阻,遂令从人停下。”侍女妤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如此。”姒珞应道。
  侍女妤年龄稍长,一直将姒珞当作小女孩看待,遇事总会柔声宽慰。可眼下,姒珞明白,哪里会只是道路遇阻这么简单。
  果然,不久,姒珞便听到一阵步履一致的声音朝马车这里渐渐逼近,最后,在马车旁停住。
  姒珞听到了榑胥国使臣的声音:“前方道路遇阻,请世子夫人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