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奢望清单[无限] 作者:空翡(下)

更新时间:2020-01-25 标签: 前世今生 未来架空 升级流 无限流
第76章 风雪1
  2100年前
  隆冬。
  今r.ì比昨r.ì又冷上不少,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姜桥拢了拢身上轻薄的衣裳,手已经冻成了青紫色,她回头望了一眼床榻上的陈霁瑶,默了一会儿,从地上起身,对着陈姑谢说道:“我出去找些吃的,你照顾好你姐。”
  陈姑谢看着外面下着的大雪有些犹豫,他拉住了姜桥的手腕:“这么冷的天,也找不到什么吃的,要不算了吧。”
  姜桥:“我们吃不吃倒是无所谓,但是霁瑶病了,需要吃东西,我顺便去药铺子一趟。”
  陈姑谢想到自己长姐的病,默默松了手,在姜桥关上门的时候,叮嘱道:“小心!”
  “放心吧。”声音夹杂着风雪传入陈姑谢的耳中,他讪讪坐回到了长椅上。
  陈姑谢与姜桥二人都是魔,而他姐姐陈霁瑶却是半人半魔,所以从小体质虚弱。这次他们三人从魔界逃脱,无人照顾,恰好碰上了一年之中最冷的几天,陈霁瑶便直接躺下了。已经烧了两天,昨r.ì大雪封山无法出去,姜桥照顾了她一晚上却毫无起色,早上陈霁瑶烧的更厉害了,所以今r.ì不管说什么都得出山去请大夫才是。
  不过……姜桥在路上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这银子该如何是好,她身无分文,也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和大夫说才行。
  费了一番力气翻过了大山,却瞧见山脚下直挺挺地躺了一个人。
  “不会是被冻死了吧?”姜桥一面想着一面小跑到了那人身边。
  探了探脉搏——还活着,不过气息很是微弱。前面不远便是一个镇子,镇子上有个号称能够“起死回生”的大夫,思忖了一下,姜桥便想背着他一同去看大夫。
  没想到刚把男子的手放到肩膀上,不知他从何处变出一把剑,冰凉凉地搭在姜桥的脖子上,冻得她一激灵。
  男子一只手撑着地有些不稳地站起来,血色淡薄的唇微动,声音嘶哑:“你是谁?”
  姜桥往后退了一小步,盯着那把剑害怕它随时取了自己的小命,扯着笑说道:“路过,路过。看你倒在雪地里本想带你去前头的镇子找大夫。”
  那白衣男子并未应答,似乎在思考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这大冷的天,本来就穿的很单薄,脖子上还搭着一把冰冷冷的剑,等得有些不耐烦,姜桥皱着眉抬头望了那男子一眼。
  男子面无血色应是失血过多所致,但眉眼甚是好看。
  商牟还在思索这面前女孩儿的身份,没想到她突然抬了眼,好像撞进了一汪清池。
  姜桥看见对面这人放下了手中的剑,留下了一句银子在腰间便又直挺挺地倒在了雪地里。
  男子看上去挺瘦弱的,但是比姜桥高了不少也重不少,把他拖到医馆花了好大一番的功夫。
  本还以为医馆的大夫年纪比较大,没成想看过去不过二十出头,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姜桥将白衣男子安置妥当之后便抓了药离开医馆,并将自己的玉佩留给了白衣男子,以当拿他钱做药钱的补偿。
  又过了一年,魔族大乱,使得各处不得安宁,荒妖山也是如此,姜桥三人害怕被牵扯到,每r.ì都小心翼翼的。但是最终还是被个无眼魔找到了,三人会的术法很少,不消片刻便都败下阵来。
  眼瞅着自己就要变成窟窿片儿了,没成想有人替她打开了这一击。
  “是他?”姜桥看着与无眼魔缠斗的男子默念了一句。
  来人便是一年前她在路上救得那名白衣男子。
  姜桥现下才知道那男子名叫商牟,是师州门无药峰的大师兄。师州门一行人处理将荒妖山的魔都清理干净后,清点了人数,发现存活下来的却只有姜桥三人。
  商牟问几人愿不愿意随他们回师州,毕竟这座山的村落只剩下他们三人,魔族定会回来寻仇,到时候要是将火撒到他们的身上可就糟了。
  陈姑谢有些犹豫,毕竟三人的身份他们还不知晓,万一最后知道了,是不是也会像对付那些魔一样对付他们。没成想姜桥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他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
  就这样,姜桥、陈姑谢还有陈霁瑶随州商牟一行人回到了师州山拜入了秋山峰。
  回山门的途中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一年前姜桥在山脚小镇遇到的那位大夫被人诬陷,正被一群人准备用火烧死之时,师州的人也顺手救了下来带回了师门。
  而这人便是傲因。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魔族又卷土重来。
  以师州为首的众仙门一举大退敌军,但是却在最后时刻因为有人偷偷告密,致使魔族首领逃窜,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会告一段落,没想到在回师门的前一天出了变故。
  剿魔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各门各派见终于将这群魔头驱尽,心里难免高兴失了防备,又正值中秋,仙门便在一处山庄举办了一场宴会,既是庆祝大战的胜利也是因为今r.ì是中秋。
  第二r.ì清早,姜桥醒来后便觉得胸口沉闷,随之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血腥味,并且整个山庄都太静了,静到连一声鸟叫都听不到。
  回想昨r.ì宴会上她没吃两口菜便觉得脑袋发晕和商牟说了之后便摸回了所住的客房,晕晕沉沉中便睡了过去。今r.ì醒来,才觉得事情不对劲。
  她握紧了手中的剑,打算出门一探究竟。推开门后,姜桥愣在了原地。
  整个山庄到处都是尸体与血水,而这些倒在血泊中的便是各个仙门的弟子。
  很快有许多剩余的仙门弟子也发现了这个事情,都冲了出来,整个山庄都是哭嚎的声音。姜桥觉得这个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如果是魔教的人要对他们下手,按照昨r.ì的手法明明可以对他们一网打尽,悄无声息的将他们所有人都杀害,为何还要留下一部分的弟子?
  这里面肯定有y-in谋。
  去院子里查探了几个尸体,令她惊讶的是死者都是死在他们师州门的招式之下,姜桥心中有了些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