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顾莲宅斗日记 作者:薄慕颜(一)

更新时间:2020-01-04 标签:
 文案:
穿越了!
嫡出,幼女,簪缨之家。
怎么看都是一次有技术的投胎呀。
 
殊不知,人生就是一个茶几。
上面有洗具,也有杯具。
 
小打小闹,磕磕绊绊,美好的人生就在前方…
 
【编辑评价】
穿越了!顾莲成为簪缨之家的嫡出幼女,原本是一次有技术的投胎。
可惜乱世的背景,母亲的心结,婚事几经坎坷,最终所幸在危难之际得遇贵人相救,终成一门姻缘。
然而婆家的各种纷争,前未婚夫重权在握纠葛不断,平地再生波澜,这一次是否又能够化险为夷?
温润如玉的丈夫,英气逼人的前未婚夫,究竟谁能够获得哪一颗只求自保的心? 
本文C_ào灰蛇线,千里伏笔,人物刻画丰满,剧情跌宕起伏,展现了一幅乱世之中红颜坎坷景象
几番争斗,几番纠葛,朝着花好月圆的结局努力走下去。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莲,徐离 ┃ 配角:叶东海,徐策,徐姝,薛氏,沈倾华,七七,麒麟…… ┃ 其它:宅斗、狗血
 
1九小姐各种悲催(上)
 
  早ch.un新绿,笔直的官道上,马车“得得得”一路前行。
  顾莲掀开一条车帘缝儿,往外看去,----所谓官道,不过是勉强够两辆马车擦身而过,放在高速路上,最多只能做一条绿化隔离带。
  马车行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一直抖个不停。
  顾莲腰酸背痛、五脏翻滚,整个人仿佛快要散架一般,不由看向r-ǔ母李氏,叫苦连连,“妈妈,我的肠子要断了。”
  “小姐别胡说!”李妈妈嗔了一句,“马车原是有些颠簸的,且忍一忍。”像是哄小孩子一般,“快了,很快就要进城了。”
  顾莲叹气,越发怀念起现代生活的便利。
  像从仙桃镇到安yá-ng郡这点距离,高速路不过五、六个小时,可眼下,都已经连着坐了四天马车了。
  李妈妈三十出头的年纪,人清瘦,面目寡淡,目光却很慈爱,放柔语气劝道:“老爷太太在府里等着,还是早些见面的好……”
  十四年前,本朝举国大乱。
  兵荒马乱、战火纷飞之际,顾家上下连夜避祸。
  顾九小姐和r-ǔ母李氏,不幸与家人走散。
  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哪里受得住颠沛流离之苦?在逃难的途中染上时疫,高烧不止,一条小命便就给j_iao待了。
  等到“熬”过来,壳子里的灵魂已经换成自己。
  当时李妈妈带着一个生病的婴儿,她又只是个寻常妇人,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次嫁人,----现任丈夫黄老三,平时和儿子大石以打铁为生,父子俩都有一身使不完的好力气,都一样是锯嘴闷葫芦。
  这一次,黄家的人跟随一起上路。
  当时顾府派了马车来接人,黄氏父子把打铁家伙往车上搬,惹来一阵哄笑,“快快扔了去!要这些笨家伙做什么?
  “等到了咱们家,哪里还用得着再打铁?”
  “可不是,就算小姐手指缝儿里漏一点儿,都够你们全家嚼用了。”
  黄老三停住了手。
  黄大石闷闷道:“还是自己亲手干活儿,心里踏实。”
  顾府仆妇们又是一阵大笑。
  黄老三越发涨红了脸,手足无措。
  顾莲怕这对老实人被笑窘了,赶忙解围,“只是几件打铁的工具,并不多,要是还装得下的话,就让他们带着吧。”
  此次接人的领头是卢妈妈,顾莲生母的陪房,四夫人身边第一得力之人,甚会察言观色,----眼见小主人发了话,这种时候,当然要赶着给几分面子的,忙道:“装得下,装得下,这才多少一点儿呢。”
  顾莲便温温柔柔道了声,“多谢卢妈妈。”
  黄氏父子不光是自己的养父和养兄,还是自己的再生父母。
  如果不是他们每天辛辛苦苦打铁,挣几个血汗钱儿,赚一口饭吃,自己哪里还能够活到今天?十几年的守护和照顾,朝夕相处的感情,----就算是名义上的父母和姐弟,亦远远不及。
  刚巧李妈妈说完了顾府,转移到黄家,“大石和他爹都是老实人……”
  “老实?!”对面传来一记稚嫩的冷笑,语气尽是嘲讽。
  李妈妈闻言瞪了过去,斥责女儿蝉丫,“好好说话!y-inyá-ng怪气的做什么?”忍不住反问,“难道你爹和你哥不是老实人?”
  蝉丫今年十岁,是李妈妈和黄老三后来所生。
  因为从小生活物资匮乏,营养跟不上,有些面黄肌瘦,头发稀稀疏疏的,一张嘴却甚伶俐,“他老实?”侧目看向顾莲,“说得好听,什么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还不是看她长得好,想……”
  “你个死丫头!”李妈妈急得赶紧去捂她的嘴,板着脸恐吓,“再胡说,当心我撕了你的嘴!”往后面的马车看了看,回头沉声,“休要坏了小姐的名节!”
  蝉丫扁了嘴,哭道:“你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我不去顾家了。”
  顾莲见状不由扶额。
  关于自己和蝉丫的瓜葛,说来也简单。
  李妈妈总拿自己当小姐对待,吃穿用度,都排在蝉丫前面,可是自己却住在黄家、吃在黄家,这叫蝉丫如何能够意气平?
  去年过生辰的时候,李妈妈把一支细银镯子熔了,打了一对耳坠给自己,气得蝉丫吃不下饭,哭道:“凭什么她能有的,我没有?凭什么一家子粗茶淡饭,她就得好吃好喝的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