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顾莲宅斗日记 作者:薄慕颜(二)

更新时间:2020-01-04 标签:
手里的茶碗,神色间带出一缕郑重。
  “叶家这几年的生意做得不错。”开口便是这么一句,接着一转,“不过总归只是商贾之流,成不了大气候,所以我想,让二爷帮忙给捐一个官职。”
  叶家有这种想法十分正常,不稀罕。
  徐策点了点头,“第二件呢?”
  “用钱买来的东西,总是没有搏功名、走恩荫来得踏实。”叶东海自嘲一笑,继续道:“所以,在下还想求一门官宦人家的姻亲。”看向对方一笑,“前面的那件事若是办妥当了,后面这件就有了成事的机会。”
  徐策听着有点意思,颔首道:这个想法挺不错的。”
  “这第二件事……”叶东海像是有些慎重迟疑,略作沉吟,方道:“请二爷恕我唐突失礼,在下所求,便是想让二爷为这门亲事保婚。”
  “哦?”徐策越发来了兴趣,——真是胃口不小,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个什么花样,面上不懂声色,笑问,“不知道想求哪一家的千金小姐?”
  叶东海目光平静,“顾家九小姐。”
  徐策有点笑不出来了——
  叶东海好大的胆子!
  不过是区区一介商户之子,竟然妄想求娶官宦人家的千金!再说他又不是不知道,顾氏和弟弟三郎从前订过亲,居然敢打顾氏的主意?还大言不惭要自己保婚?!莫不是吃错了药,脑子坏掉了?
  下一瞬,心中一动,又慢慢地冷静下来。
  叶东海从来都不是一个莽撞的人,绝对不会胡乱开口,他既然敢直接把要求说出来,那么肯定是有十足把握,他给出的条件必定十分诱人!
  心下生出几分好奇和期望。
  自己倒要看看,看看叶家能够给出什么条件,居然可以打动自己?
  徐策心思转得飞快,微笑问道:“那么……,你想用什么来捐这个官呢?”
  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要是说不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只是逗自己玩儿,没事过来寻开心的,那就别怪自己翻脸不认人!
  叶东海不疾不徐,轻轻说了一句,“二十万粮饷,八千匹良马。”
  “什么?!”徐策终于动容,不复平时一贯的悠闲淡定,豁然坐直身体,不可置信问道:“……此言当真?你再说一遍!!”
 
    51人生几何ch.un已夏(上)
 
  在徐府院子的另一个角落,凉风习习。
  徐姝坐在花架子下,小丫头轻轻的给她推着秋千,一下子d_àng起,一下子落下,偏偏她还喊着,“再高些,再高一些。”——
  秋千突然被人拉住了。
  丫头们OO@@的,像是被人摒退下去。
  徐姝不由回头,“……三哥?”
  徐离静静站在她的身后,穿了一身玉色的素面丝光长袍,腰间一条墨绿缎带,目光冷静,但却透出柔和,如同一般世家里悠闲的公子哥儿。
  徐姝很是不习惯这种眼光,不自在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在她自幼的印象里,大哥总是粗声粗气的,二哥却是温文尔雅,三哥则一直都有些冷冷的、淡淡的,和兄弟姐妹并不亲热。
  徐离将手放在妹妹的肩膀上,因为不常做这样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硬,“姝儿,你心里还在埋怨三哥?”但是并不等妹妹回答,又自语道:“娴儿……,是我们这些做哥哥的对不起她。”
  徐姝将头扭向一边,淡淡道:“如果三哥是过来道歉的,那就不必了。”起身跳下了秋千,顺势让哥哥的手离开自己肩膀,“人死不能复生,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我心里明白,哥哥们都有自己的不得已,那些话就不用说了。”
  徐离一阵沉默。
  “三哥你知道吗?”徐姝忽地“呵呵”一笑,她比哥哥矮了大半个头,仰起那白瓷一般的面庞,“我在顾家的马车里,看到了刘贞儿,她给莲姐姐的r-ǔ兄做了妾。”
  徐离目光一寒,“她对你做什么吗?”
  “她能做什么?一个姨娘。”徐姝嘴角泛起不屑,继而又是自嘲,“哥哥们可曾想过,假如有一天徐家落败的话,刘贞儿的下场,就是你妹妹的下场?甚至……,连去做姨娘的机会都没有!”
  “不会的!”徐离斩钉截铁,坚毅道:“姝儿,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但愿吧。”徐姝的反应不冷不热,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三哥。”自己走回秋千上面坐下,“是有关莲姐姐的,想不想听?”
  徐离的神色有些复杂,最后还是问道:“什么事?”
  “那天我在莲姐姐的车上睡了。”徐姝回忆道:“听见她的r-ǔ母说话,说让莲姐姐别管我,打发几两银子就够了。”微微蹙眉,“说是在安yá-ng城外的时候,莲姐姐因为徐家差点没了命!”
  徐策目光一惊,“因为徐家?难道是谭宏玉的人要捉了她?”
  “我不知道,想来便是问她也不会说的。”徐姝轻声冷笑,“你要是好意思,何不自己去问一问?反正无所谓……”她道:“反正,你欠她的东西也是还不清了。”
  徐离微有沉默,片刻才道:“只要我还活着,之前欠她的东西总会还的。”
  “还?”徐姝讥讽道:“那也得她有那个命才行。”
  徐离被妹妹噎得说不出话来。
  “另外,三哥你尽管放心。”徐姝又道:“既然三哥已经娶了新****,咱们家又寄在薛家的篱下,我肯定不会、也不敢跟****过不去的。”笑容颇为尖刻,“我还指望着将来哥哥们成了大业,好替姐姐报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