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步步为盈 作者:醉风林(上)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强强 豪门世家
文案
  食用指南:
  1、双御姐相爱相杀类型,有甜有虐,剧情带感,结局HE
  2、国家、城市架空,纯属虚构;微博@醉风林,作者专栏求关注求收
  文案:
  两年前,余可寻潜伏至萧长盈身边,调查萧家大火灭门案
  寻找作案证据,为被牵连惨死的母亲报仇
  尽管她谨言慎行,高冷孤傲,还是被萧长盈撩上了床
  缠绵过后,她不慎跌入兽笼陷阱,被逼得毁容跳崖。
  两年后,她改名换姓再度出现,重新进入萧长盈的视线
  却发现一直在被萧长盈算计,更没想到幕后推手是自己亲妈
  是y-in谋?是算计?还是真情?
  孤冷聪慧女特工VSy-in魅x_ing感富家千金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长盈、余可寻(俞若安) ┃ 配角:蓝成瑾、莫琳迪、章羽凝、池念 ┃ 其它:双御姐、有点虐
  一句话简介:顶级女特工和高智商千金故事
  立意:心意相通就能同舟共济
 
 
第1章 生死相对
  空气逐渐变得灼热,处处透着暧昧。红晕的灯光,把萧长盈x_ing感美艳的身体,映照在落地镜中,手臂那朵蝴蝶纹身,栩栩如生。
  余可寻紧咬下唇,额角渗出的汗珠,落在光滑的脖颈间,被萧长盈轻吻而去。
  “阿寻,你喜欢这样吧?”萧长盈灵活的舌尖舔了舔唇角,那双深蓝的眸间,燃着熊熊yu火。
  “盈盈……”余可寻的理智数次被淹没,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片刻的清醒。
  尽管底线已经被冲破,可她依然记得自己的身份和任务。
  萧长盈是情场高手,她会撩会说会洞察人心,懂得抓住余可寻的喜好和在意的点。两人独处时,会有浪漫的约会,会有激烈的赛马,也会有充满挑战的极限运动。
  就是这样的相处,让余可寻掉落深渊,不可救药地爱上她,也越陷越深,会渴望更多,想要更多。
  亲热之后,两人j.īng_疲力尽,萧长盈抱着余可寻沉睡过去。
  今天,她应该不会醒。
  余可寻在熏香里放了助睡眠的安神香,这是她第一次进萧长盈的卧室,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她不能再拖下去。
  萧长盈防备心很重,卧室是私人领域,能进她卧室的没几个,余可寻是第一人。
  今晚她一定要行动,否则可能没有机会全身而退。
  三年前,琉璃市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灭门惨案,著名华裔富商萧达全家七口连同管家全部被杀,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才扑灭,八具尸体找到时,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就在千亿资产无人继承,政府想充公财产时,萧家私生女萧长盈出现,继承家业。传说她是萧达与欧洲女人所生,只是因为她的瞳色偏蓝,身份遭受到了质疑,可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她确实是萧达亲生。
  这场大火是意外还是人为,已经无法查证,但作为本案最大受益人,萧长盈自然成了最大嫌疑人。
  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夜之间成为庞大资产继承人,谁不眼红,谁不嫉妒?
  可萧长盈继承家业合情合理,面对媒体和社会大众的质疑,她总是满不在乎地冲镜头抛去一个轻视的媚眼。
  萧长盈手握富财权,没人能够轻易撼动她的地位,直到余可寻的出现。
  那场大火中最无辜的受害者——女管家余青桦。
  她是余可寻的妈妈。
  潜伏在萧长盈身边一年了,余可寻一无所获,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都知道萧长盈的秘密都在卧室里,但谁都没有机会接近,除非萧长盈放下戒备。
  宽敞的房间里,除了一张舒适的大床,便是嵌入式的壁柜,其中一面便是通往密室的门。
  余可寻蹑手蹑脚地窃取了萧长盈的指纹,顺利地进入密室。
  幽暗的空间闭塞得令人窒息,深不见底的黑暗,透着未知的恐惧。她必须快速寻找到有用的东西,如果纵火案是她干的,总能为警方找到突破口,或者找到她其他不法证据也行。
  余可寻被仇恨冲昏了脑,纵然心中万般不舍,只要想到妈妈被活活烧死,就难以容忍。
  密室仿佛深不见底,微型手电筒照s_h_è的范围只有桌椅、壁柜,仿佛一座巨大的书房。
  一时之间,让人不知从哪下手。
  寻觅之下,余可寻发现一座牢不可破的保险柜,酷似银行金库。
  仅凭个人之力很难破开,这一道道j.īng_密的密码锁,余可寻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破译,她有被特别培训过,但也没有十足把握。
  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力一试。
  她屏住呼吸,咬住手电筒,开始尝试解密,这套锁的密码很复杂,需要很长时间。余可寻紧张得手心出了汗。
  正当她全神贯注,小有进展时,密室的灯突然亮起,一束聚光灯照s_h_è而来,刺得她只能双目紧闭,紧接着一声沉重的“哐当”声冲击在耳边,余可寻深感不妙,再睁开时,她已被关在兽笼里。
  “没想到你这么心急。”
  熟悉的腔调,还未看清说话之人的样子,萧长盈独有的香气就传入鼻间。那带着几分笑意的语气,暗藏杀机。
  余可寻适应了灯光,才缓缓睁眼,兽笼正前方坐着萧长盈,她翘腿冷眼望着余可寻,嘴角竟是含着笑意,永远猜不透她的微笑中藏着什么。
  萧长盈竖起右手,一旁的蓝成瑾将烟杆递到她手里,为她燃上。论谁最了解萧长盈,恐怕只有她身边这位蓝姓冷美人了。
  萧长盈捏着烟杆,眼神在烟雾环绕下变得越发迷离,她身穿红色吊带睡裙,用x_ing感写尽女人的妩媚,只是此时的红色像被血染一般,在此情此景中格外扎眼,也刺痛了余可寻的眼。
  她依旧风情万种,依旧不怒自威,依旧高不可攀,在这一年的相处中,余可寻每天都在提醒自己,不要掉进她的温柔陷阱,可她坚硬的防备外壳,很轻易就被萧长盈刺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