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步步为盈 作者:醉风林(下)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强强 豪门世家
第47章 秘密布局
  哀莫大过于心死,正如余可寻此刻的心情。
  心冷得已经冰封,她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甚至不想挣扎了,接受命运的捉弄。或许就该没有牵挂,做个冷血的特工,才能保护自己。
  不怪萧长盈,怪她自己错付了真心。
  BR的训诫才是真理:这世上没有公平可言,可我们必须努力创造公平
  公平到底在哪里,爱情中没有,社会更没有。如果今天她是个普通人,在多方势力打压下,只能做替死鬼,含冤入狱。
  蛇鼠一窝!余可寻坐在冰冷的拘留室,微微闭眼,她能感觉到仅存在心口的温度,在一点一点地流失,萧长盈彻底断了她最后的留恋,警署、监察委这些执法机构也消磨了她最后的仁慈。
  因为案子涉及警员被杀,警部被挑衅,x_ing质恶劣,直接走了绿色通道,所有司法流程都以倍速地完成。
  不到一周,警方就把刑讯和相关证据提j_iao到监察委,监察委直接从法院起诉,三天内就要庭审余可寻。
  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得探望她。
  被告知要被起诉后,余可寻逆反心理被激起,有人想让她入狱,她偏偏不遂人愿。
  所以,她开始规律地饮食休息,拘留所就像羁押牢房,四壁冰冷,y-in寒j_iao迫,只有铁门打开时,才能看见门外的微光,才能感觉到室外的空气,是多么新鲜与自由。
  她盘腿而坐,放空自己,据说这是Qing想出来的静心方式。她要求每个人都要学会在逆境中拯救自己,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制定完美的策略,打坐是个很好的方法,无论身陷何种境地,都必须寻找自己的优势,找环境和敌人的缺点。
  警部大楼现在守卫密不透风,她对地势不熟悉,无法行动自如,有过一次试图逃跑后,余可寻学乖了,她很清楚唯一的机会就是去法院的路上,押解车里只有4-6名警员,很容易对付。
  她开始在心中盘点各种逃跑方式,在脑海中预演即将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由于手脚被锁着,到时候可能会废点时间解锁,如果能知道羁押路线就好了。
  正想着,铁门开了,又到了晚餐时间么,余可寻没有睁眼,也没有看来人是谁?
  “余可寻,两天后押你去法庭候审,这两天记得吃饱点,可不要对法官乱说话,我们警察从没刁难过你。”是莫琳迪声音,这句话听起来是警告,更像一种暗示,
  余可寻缓缓睁眼,她竟穿的是便装。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愿意签字认罪?”莫琳迪手中拿着认罪同意书,拘留这么久,余可寻一直沉默对待,只不过现在可以凭借多方证据制裁她。
  莫琳迪扬了扬手中那张纸:“认罪对你减刑可能有帮助。”
  她身边跟着两名警员,每句话都像说给别人听。余可寻眼皮抬了抬,没有说话,继续保持沉默。
  “你们先出去。”莫琳迪抬手:“我再试试。”
  两名警员点头退出。
  为防止有人偷听,莫琳迪还在假意劝她认罪,实则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低声说道:“Qing对你确实不一样。”
  说罢她把钥匙塞进余可寻手里:“一头是手铐,另一边是脚铐。”
  这是一把经过复制的钥匙模板,手脚铐钥匙本来是两把,莫琳迪合二为一,融在一把上面,两头分别能开羁押那天的锁。
  可余可寻却不为所动,她不相信任何人,她觉得这世上没什么人值得相信,包括莫琳迪。
  她说Qing要救自己就是吗?是Qing的意思还是莫琳迪擅自做主,余可寻漠不关心。
  她已经超过命令时间,Qing这种时候应该想办法除掉自己,自己想办法强攻蝴蝶庄园吧。
  她对这个世界失望至极,对人心算计也疲了。
  想逃走,不用莫琳迪帮忙,她也能做到。
  “你别天真了,押解那天会出动刑警队、狙ji队、骑警队,没那么容易逃,都是为了防止有人把你劫走。”
  “这还真不是BR的风格,我这种被国家机构盯上的特工,一身麻烦的弃子,基本没什么用了。”余可寻不认为Qing会倾尽全力救她,如果说为了蝴蝶庄园的秘密,自己也还没有完全掌握,没有必要非自己不可,Qing肯定有办法解决。
  “不管你信不信,拿着这个对你没坏处,你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大喊一声举报我,敏感期,多少人等着我下台,很容易的。”
  余可寻握着钥匙,冷笑:“你以为我不会吗?”
  “我知道你会,但我没必要这种时候骗你。”
  余可寻笑而不语,看透世事的双眼尽是失望。
  “如果你成功逃脱,如果Qing带你去实验室,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儿子。”莫琳迪提到儿子时,眼眸垂了下去。
  “你儿子?”余可寻以为她儿子死了,“什么实验室?你儿子不是得病去世了?”
  莫琳迪低头,幽暗的空间里,看不见她微红的眼眶。她说这些已经违规了,不能再说太多。
  她没回答余可寻的提问,而是最后j_iao待:“路上会有人来接应你,小心。”她用力按了按余可寻手背:“你是唯一有机会了解Qing的人,见机行事吧。”
  说罢她先撕掉了手中认罪书,才走出拘留室,伪造成余可寻因为反抗,怒撕认罪书。
  莫琳迪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说不清是什么,Qing对余可寻的仁慈不知是好是坏。她说过,余可寻如果不完成任务,就让她用命偿,为什么现在又费劲千辛万苦救她?
  开庭前,又有几名警员无辜被杀,正是参加逮捕维奇的那个小队。参加行动的五人小队,都被人残忍地杀害,大仇得报,他们下一步可能就是劫车。
  Qing让莫琳迪提供羁押路线,莫琳迪犹豫了,路线是警部和监察委的高层共同商议后经过投票和各种意见汇总决定的,庭审前一天晚上才会定下最终方案。
  她很清楚,余可寻这次逃跑,可能会引起大量伤亡。那些特工对警察从来不手软,甚至憎恨入骨,都是自己提携的后辈和共事的朋友,莫琳迪多少有些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