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被迫和上司接吻后 作者: 李秋琅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励志人生 打脸
 简介:
  下本开《看穿剧情后炮灰女配玩脱了》,下拉见文案~
  黎晚秋不喜欢纪谨言禁.欲又正经的模样,第一次同她见面时就立下flag:“我对比我年龄大的不感兴趣。”
  本以为她会气急败坏,却不想纪谨言非但没有丝毫不悦,反而只云淡风轻的勾唇轻笑,神情宛若在看一个三岁孩童,像是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
  黎晚秋不爽,认清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下意识的想要远离,却又偏偏总是莫名和她牵扯在一起,迷路时有她引导,醉酒后被她拥抱,哪怕出差她都住在自己隔壁。
  一次宴会,黎晚秋再次喝醉,迷迷糊糊勾住纪谨言的衣领开口挑衅,却不想反倒被纪谨言扣住双手,目光幽深的教训。
  一字一句,说的黎晚秋顿时红了脸,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眼底含泪的问她:“你说什么,你不是叫谨言……”
  话未说完,便被眼前的人吻住了唇,也见她挑眉轻笑起来,启唇缓声道:“没错,谨言平r.ì里我确实有在好好遵守。”
  “但慎行与我无关。”
  -
  后来黎晚秋好不容易鼓足勇气,递张小纸条询问她的心意:“你会不会讨厌我?”
  当天晚上,她收到了一束盛开的雏菊,有张纸藏在花中,打开,讨厌两个字被人偷偷划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句真挚的告白。
  ——“不啊。”
  “喜欢你还来不及。”
  年龄差,攻和受差7岁,腹黑内敛上司攻x炸毛傲娇大小姐
  【见你,丢魂失魄,万千星空和心底温柔全部予你。】
  1v1
  he
  文案写于十月二十二r.ì,已截图发微博
  ps:本文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改文,发现必究
  本文有关葡萄酒的酿造知识、品鉴方法等皆来自度娘
  能找到作者的围脖:是李秋琅呀
  ------------------------------------------
  隔壁《看穿剧情后炮灰女配玩脱了》求预收呀,以下文案:
  叶安拼搏多年,好不容易走上了人生巅峰,谁知某天却突然开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本小说里命不久矣的炮灰配角,没几年活头的那种。
  意识到这一点的叶安痛不欲生,成天窝在酒吧买醉,直到有天突然听到消息,和自己斗了多年的夏以欢因为一夕决策失误,竟然濒临破产。
  看着曾经的高岭之花趋于凋落,叶安一时不忍,当是为下辈子积德,最终还是决定对曾经的死对头伸出援手。
  不过有个条件,未来三年内夏以欢要做她的私人助理,对她言听计从,不得有半句怨言。
  危难时刻,生死攸关,夏以欢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屈辱低头:“好。”
  叶安:突然觉得有点爽是怎么回事!
  于是之后的r.ì子,叶安白天看夏以欢严肃冷漠的做总裁,晚上使唤她帮自己捏肩捶背端茶倒水,属实过了把瘾。
  直至三年后,手头的资金全部败光,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叶安选择了体面的方式,安安静静躺在一大片玫瑰花瓣上等待死亡的来临。
  结果……一下躺到第二天凌晨,腰酸背痛也啥事没有,一查,原来剧本写错了,其实她能活到九十九。
  叶.虽然重获新生但家产早已败光光,兜里比脸还干净.安:“???坑人吗这不是!”
  为了余下那几十年能够好过一些,叶安没辙,只能厚着脸皮向夏以欢低头讨饶,谁知这人和之前的她如出一辙,竟然也要提个条件。
  叶安:“……你说吧,我尽量满足。”
  夏以欢:“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一定可以做到。”
  叶安疑惑:“什么?”
  夏以欢愉快的勾起唇角:“亲亲我吧。”
  .
  夏以欢自小就知道自己是光环强大的主角,二十多年来过的顺风顺水,除去系统Cào作失误叫她的公司莫名破了产以外,多年来从未失败过。
  直到某天她突然和死对头叶安绑定在了一起,成为了她的私人助理。
  从此以后每一个守着她入睡的夜里,夏以欢败的彻底,心脏跳的宛若发疯,根本难以平静。
  后来系统看不下去,主动提出多项诱惑,企图叫夏以欢远离叶安,重新回归巅峰时刻,谁知话未说完便被毫不留情的拒绝:“名誉地位金钱利益我全都可以不要。”
  “只有她,必须是我的。”
  撩而不自知的诱受x外表冰山实则纯情的高岭之花攻
  1v1
  he
  立意:表达爱能超越一切,叫两个人共同进步,成为更好的,对社会有贡献的,富有责任感的人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打脸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晚秋,纪谨言 ┃ 配角:隔壁《看穿剧情后炮灰女配玩脱了》求预收呀,谢谢大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沦陷了
  立意:表达爱能超越一切,叫两个人共同进步,成为更好的,对社会有贡献的,富有责任感的人
 
 
第一章 她是纪谨言
  凌晨一点,市中心最大的那条酒吧街依旧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酒吧包厢内气氛热烈,酒已经喝过两轮,歌也唱到嘶哑,严微微长舒口气放下话筒,摇摇晃晃的拎着酒瓶去推身边的人。
  “阿秋,阿秋,黎晚秋!”她抬手拍人肩膀,“你也唱一首。”
  “不了。”黎晚秋应声摇头,垂眸喝光杯子里的酒,仰身靠进身后的抱枕里,轻声道,“我又不是出来嗨的。”
  “我懂,避难嘛。”严微微乐呵呵的戳戳她,“可来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