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冰川渐暖 作者: 秦淮洲(上)

更新时间:2021-12-31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年下
文案
  作为情人,林知漾被禁止过度靠近,相识一年,她仅知那位教授身上几颗痣的具体位置。
  妄图暖化冰川的下场是,预备j.īng_心告白当r.ì,人家路过时摇上车窗,踩着油门绝尘而去。
  以至于说“分手”的时候,郁澈惨白的脸,让她觉得这两个字有些甜,好像她们名正言顺过似的。
  *
  郁澈不敢低估林知漾对她的吸引力,每次的推拒都是一场自我凌迟。
  没人知道冰川靠近暖yá-ng需要多大勇气,为了汲取这份温暖,她饮鸩止渴。不求情深,但求长久。
  林知漾离开后,这场期年患得患失又沉醉欢愉的梦,顷刻坍塌。她终于明白情深不堪藏。
  *
  清冷教授X文青年下(年龄差5岁)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yá-ng,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往后,郁老师愿意陪我看太yá-ng吗?”
  “你就是我的yá-ng光。”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知漾;郁澈 ┃ 配角:预收《入戏太深》腹黑x深情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清冷教授&文青年下
  立意:勇敢面对爱情本身和其所带来的甜蜜与困难。
 
 
第1章 
  【待到几点?】
  【十二点前离开等我】
  【嗯。】
  林知漾谨慎地避开人群,站在堆放礼物盒的角落里回微信。
  她给人家的备注是串数字:226234。
  冰冷冷的数字跟那人头像很搭——墨蓝的纯色背景,左下角一个白色的手写体“y”,她自己的姓氏。
  连回信息的口吻都不带温度。
  然而林知漾还是把信息反复看了多遍,想象她打这几句话时的神态,她在面前亲口说这话时的声音。
  尽管多半面无表情,声无起伏。
  林知漾身边充斥着形状夸张、颜色各异的气球,鲜花跟香槟在大厅里成灾,穿着奔放的男男女女蹦在舞池里,热情聒噪。
  好在别墅区楼与楼离得远,隔音也不错,否则早被人举报了。
  她收起手机,从太yá-ngx_u_e隐隐作痛到脚趾头,她一个能在家静坐几天的宅女,注定与这种场合八字不合。
  林知漾的大学同学明筱乔扭过来,穿了身低胸裙,肤白衣薄,傲人之处呼之欲出。
  人送外号:公主。
  但此公主非彼公主,并非贬义词,纯是明筱乔家境太好的缘故。公主殿下x_ing格开朗大方,对家世不藏着掖着,也从不借此压人,广j_iao狐朋狗友。大家都乐得捧她。
  见林知漾目光低着扫过来,明筱乔非但不羞,还挺胸自豪问:“怎么样,姐们身材好吧?”
  林知漾含笑点头,诚恳道:“能看。”
  明筱乔嫌她敷衍,“嘁”了声,脸一变,兴致勃勃挽住她八卦:“跟我透个底,大作家还是单身吗?”
  林知漾被问得猝不及防,装作淡定地低头喝了口酒,瞬间的情绪都隐在笑里,似是无奈地哀声道:“又要给我介绍对象?”
  露肩晚礼服被她穿得风情万种,桃花眼稍稍一弯宛若天上虹。
  实不相瞒,要不是明筱乔拦着,就林知漾这粉面ch.un风的祸水脸,狂蜂浪蝶早扑上来了。
  明筱乔察言观色的本事极佳,本来是想介绍人给她认识,看林知漾的表情知她不喜欢,转了口风:“就是问问,关心你嘛。你都分手几年了,不会还走不出来吧,成天形单影只的。老林,只要你要开口,无论男女,小明保准都能给你骗来。”
  林知漾哂笑,佯装感恩戴德地说:“多谢公主好意,小女还耐得祝”
  话音刚落,大厅的双扇大门从外被打开。
  今晚来来往往的客人不断,大家各玩各的,此刻没人关注谁又来了。
  但林知漾敏感地转过头,定定地盯着门隙间让出的人。
  微卷的长发低盘起,婉约的墨色丝绒收腰长裙搭着同色细高跟,保守低调,在一派奔放穿着里,简直像是来开周会的。
  表情更像。
  一张脸寡淡得不近人情,眼眸冷淡。
  她仿佛没听到喧嚣,姿态优雅端庄,格格不入地闯进妖魔鬼怪里来,宛若另一个世界来的神。被光怪陆离的灯光刺到眼睛,只是微微偏过头,连眉头都没皱。
  目光平静地从人群里扫一周,径直走向林知漾跟明筱乔。
  林知漾有些紧张,下意识又喝了口酒。
  明筱乔拖着林知漾迎上去,扯开嗓子欢呼,“郁澈姐姐来了1
  郁澈不经意瞥了眼她跟林知漾挽在一起的手臂,很快恢复正常,弯起嘴角,将手上的j.īng_巧的礼物盒递过去,“小公主,生r.ì快乐。”
  明筱乔没想到郁澈也打趣她,哈哈大笑,从林知漾臂弯里抽出手,欢快地将礼物盒抱进怀里,“谢谢姐姐。”
  她对里头的东西并不期待,郁澈送的无非是茶具、绝版书、j.īng_巧首饰。
  她不缺这些,但心意无价。
  明筱乔偏头问林知漾:“你还记得郁澈姐姐吗,去年生r.ì宴上我给你介绍过。”
  “记得,”林知漾被冷落到现在,此时站直身子,客客气气地点头,拘谨道:“郁老师好。”
  郁澈年轻有为,淮州大学的中文系教授,家里跟明筱乔他们家是世j_iao。
  具体家世如何,林知漾刻意不多问。
  明家说出来已经不得了,郁家的门槛似乎还要高些,不是一个圈子,林知漾没兴趣细打听。
  郁澈看着她,眼尾的情绪稍纵即逝,也客气说:“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