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冰川渐暖 作者: 秦淮洲(下)

更新时间:2021-12-31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都市情缘 年下
第46章 
  尽管兄妹俩闹得不大愉快,但郁诚的话不无道理,郁澈不能拿林知漾冒险。
  虽没舍得让她离开,但把出行的计划搁浅了。加上不久后是她妈妈的忌r.ì,林知漾提议等那过后,直接自驾游去隔壁陆城玩,看望林晖。
  反正淮城没什么好玩的。
  孟与歌出差回来这天,林知漾开郁澈的车去接。郁澈坐在副驾驶上,与她聊观影感想。
  电影是昨晚看完的,整个系列都很j.īng_彩,每一部各有千秋。但两人在片尾还没到来时,便投入了另一场烂漫里,无暇谈论剧情。
  郁澈说话时,清甜的香味从萦绕在林知漾鼻息间,这是她新赠予郁澈的礼物。
  香水更换,气质却没变多少。端直优雅的身体隐在短袖衬衫和西服裤子里,扣子扣得严丝合缝,遮住修长的脖颈,以及锁骨上的旖旎痕迹。
  不说话时神情淡淡的,侧脸线条分明,不解地望向等红灯时盯住她看林知漾。
  林知漾说:“你这样穿,很像老干部。”
  郁澈不理她,自暴自弃地想,哪个老干部的衣服下满目狼藉呢。
  想起林知漾某次直播时跟粉丝提起她,揶揄般地说了句“看着是挺禁欲的”。
  不知怎的,有些脸热。
  事实上不仅不禁,这段时间来,大有重欲的迹象。
  林知漾在探索她的身体这件事上兴致不减。无奈,人长得好看是增分项,无论她做怎样过分的事,郁澈也不觉得下流。
  甚至悄悄欣赏她迷恋的模样。
  用时新一点的话来说,她是个颜控。
  望向林知漾搭在方向盘上的双手,白皙修长,骨骼秀美,又默默加了一项——她还是个手控。
  在脸红之前,她迅速挪开了视线。
  接到孟与歌,顺道把何沁捎上了,这回是真顺道,都是回临川雅居。
  何沁看到郁澈之后安静了三分,她还记得这个姐姐,美人姐姐的女朋友。上回见面是在下雨天,纯黑的伞面下,漠然的一张脸,眼睛像寒潭似的望着她。
  看上去很不好惹。
  今天虽然艳yá-ng高照,她穿着吊带超短裙才勉强舒服,却见这位姐姐不怕热地穿着纯棉的白色衬衫,领口捂得严严实实。
  不知道是车内冷气打得太低,还是这人自带寒冰,何沁抱臂缩了缩,觉得有些冷。
  郁澈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调高车内温度,偏过头对何沁说:“如果晚上不着急回家,可以去我家吃顿饭。”
  上次她不清楚何沁的身份,过于失礼,想着补救一番。
  何沁有些受宠若惊你。
  她虽然没怎么笑,表情却善意温柔,与初见的感觉完全不同。
  想答应前,扭头看向孟与歌,后者笑了下:“看你自己,郁姐喊你了,想去吃饭就去。”
  林知漾憋住笑,行吧,还是喊了郁姐而不是林夫人。
  何沁学得快,立即弯起眼睛:“谢谢郁姐。”
  郁澈的唇角扬起弧度。
  何沁放松下来。
  问正在开车的林知漾:“美人姐姐,今晚你做饭吗?”
  林知漾不答,又开始逗小孩,“你觉得谁像做饭的?”
  “还有,你要么喊声林姐,要么就喊我名字,不要给我加上玛丽苏的前缀。”
  听一两回还挺顺耳,听多了浑身难受。
  “好的,小林姐。”何沁偏不按着她说的喊,胸有成竹地猜测:“一看就是你啊,你们这种文青,必备技能就是会做饭。”
  何沁前来回见面还没想起林知漾是谁,后来加上好友,看她朋友圈发的内容,忽想起这人了。她自己不关注文青,但大学室友却是她的粉丝,有段时间还拿林知漾照片做过朋友圈封面。
  何沁搜了搜她的微博,简直是个岁月静好的世外桃源,弹琴唱歌练字,看云c-h-ā花阅读……
  最特别的是她长得漂亮,x_ing格又好,没有丝毫偶像包袱,时不时发纯素颜的蜜汁角度自拍照给要美照的粉丝。
  最新的一条微博在昨晚凌晨一点更新:夏r.ì的极乐,yá-ng光热情地撞进冰川里,融了的水,漫过玫瑰园。
  也不知道在矫情些什么东西。
  何沁自认为不解风情,对漂亮可爱的文青不感兴趣。她还是喜欢组长这种,x_ing格沉稳,工作能力强又会照顾人的。
  昨晚她们出去吃饭逛街,孟与歌虽然没有表现出多积极的样子,却耐心地陪她去了很多地方,排再长的小吃队伍她都等着。
  还会在人多时,悄悄护着她,不让她被人群挤到。
  被夜市的风吹得神魂颠倒,何沁胆大妄为,牵住她温热的手:“这样我就不会走丢了。”
  “你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吗?”孟与歌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却始终没有挣脱开她的手。
  “抱歉,让你失望了。”林知漾含笑的声音欠欠的:“鄙人不才,恰恰不通厨艺。何小姐要是想吃我做的菜,刚好我最近正在学红烧r_ou_,今晚可以献丑。”
  孟与歌及时伸出手掌,做了个“停”的姿态,“还不想英年早逝,谢谢。”
  何沁被逗得咯咯笑,组长怼人的时候真可爱。
  “所以都是郁姐做饭吗?”
  郁澈长了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其实人后是个愿意为女朋友洗手做羹汤的贤妻?
  组长好像也特别会做菜,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分享,就是自己做的菜。
  什么时候能把她骗到手呢,何沁小白兔般的清纯外表下,狡猾地打着小算盘。
  孟与歌一无所知,瞥见身边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睛眯上,嘴巴长大,过分可爱了。
  她不是一个喜欢肢体接触的人,但昨晚在街上,何沁拉住她的手时,她的心里连一丁点的抗拒都没有。她享受在人声嘈杂里,有人依赖她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