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假结婚后带球跑 作者:亦安初(下)

更新时间:2021-12-31 标签: 甜文 娱乐圈 豪门世家 婚恋
第66章 
  翌r.ì白天,一整天,穆柚言都在昏昏欲睡中度过。
  本来是想着要送机的,可穆柚言最后还是没能挣扎着起床,续而又躺回了柔软的大床里。
  而一向做事果断的大老总,却在出门前折回了一趟主卧,俯身吻了吻熟睡中的穆柚言,这才出了门。
  昨晚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顾简哄着穆柚言来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穆柚言带着哭腔一再求饶,女人这才罢休。
  天气很好,天空一片蔚蓝澄清,云朵稀薄幽远。一道七彩彩虹横跨天际,斑斓的色调晕开在云朵里。
  私人飞机上,机舱的温度始终维持着最使人舒适的温度。
  一袭白色职业套裙的孟助理坐在舒适的皮质座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小小品尝了一口,不时望一眼窗外的云朵。
  斜对面,一身黑色熨帖西服的赵助理正辛勤地工作着,不时用手指头扶正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片。
  桌子上放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双手飞速地敲着键盘。机舱里,已经响了两个小时的键盘声。
  “我说老赵,你都工作整整一个小时了。”孟助理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转而将视线落在这位男同事的身上。
  “就休息一会儿吧,小心眼镜度数又加深了。”
  “我坐姿端正,是不会影响视力的。”赵助理掀了一下眼皮,与孟助理的眼神对视了几秒,随后收回。
  “老赵,我没看错吧,现在都五点了?!”
  孟助理看了一眼自个儿手腕上的女士名表,惊讶着反问。
  本想看看几点来着,结果居然下午五点了!
  “嗯,五点零八分。”赵助理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回答。
  “这么说,顾总她已经午睡了三个小时了!”
  “呃……”赵助理一听,脸色瞬间变得很差,“那要怎么办?”
  总裁虽然一向都有午睡的习惯,可午睡时间最多也就一个小时。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午觉竟睡了整整三个小时。
  “我可不敢去叫。”孟助理说着摊开双手,与此同时耸了耸肩。
  “我也不敢。”赵助理滑动了一下喉咙,老老实实说着。
  “算了算了,想来顾总最近是太累了,需要多休息。”孟助理了然着道,刷着睫毛膏的睫毛上下扑扇了一下。
  “不是今天才出差吗?”赵助理不解,满腹疑惑。
  “哈哈,你这就不懂了吧。”孟助理神秘地笑了笑,说道。
  “呃……”赵助理一脸懵,是完全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静谧舒适的机舱卧室内,厚重的蓝灰色窗帘拉拢在一起,将yá-ng光全部阻挡在外,整个房间被黑暗笼罩。
  突然,顾简缓缓睁开了一双眼皮,两扇浓密纤长的睫羽也跟着掀动了一下。
  翻了个身,探着手拾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手机屏幕。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时,顾简一向寡淡的神色浮起一丝变化,皱了一下眉。
  这一觉竟睡了三个小时。看来,昨晚是真的累到了。
  想到要出差整整一个礼拜,并且中途没时间回国,顾简就有些放心不下。
  这是穆柚言患上选择x_ing失忆症以来,顾简第一次离开她身边这么久。
  大老总一向做事果决,从不会去忧虑没发生的事。不知怎么的,对于这次的离开竟隐隐感到些不安。
  昨晚,顾简有些失控了。想到要离开一个礼拜,竟产生了要一次补个够的想法,所以,俩人几乎一晚都没睡。
  待到穆柚言彻底恢复体力,已经是近傍晚了。
  中午那会儿,被谢菱沁的电话吵醒了。与谢菱沁通完电话后,穆柚言又立马给月嫂打去了电话,询问宝宝的情况。哭没有闹没有?有没有找妈妈?
  下午醒来后,也是第一时间给月嫂打去了电话,然后又开了会儿视频。
  好在,顾安玥一整天都很乖。该喝n_ai的时候喝n_ai,喝完n_ai后就乖乖睡觉,不哭也不闹。
  挂断视频后,想马上见到女儿的心太过迫切。为此,穆柚言决定现在就回家。
  换了身外出的衣服,穆柚言急匆匆地离开了尚苑。吴叔一直恭候着穆小姐给自己打电话,当然,这是总裁吩咐的。
  刚一回到家,谢菱沁那家伙就连着发了好几条微信过来,连番轰炸。
  中午那会儿,谢菱沁就已经给自己打过电话了。只是,穆柚言当时困乏得厉害,没那个j.īng_力和谢菱沁煲什么电话粥。
  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
  明显太过敷衍,再加上谢菱沁那一连串的问题是一个也没有回答,所以这家伙又采取了微信轰炸的形式。
  谢菱沁:“五个小时了啊,不会还没起来吧。”
  谢菱沁:“顾总她是有多猛呀?你这是被压得起不了床了?”
  谢菱沁:“柚言,你到底醒了没啊?”
  穆柚言:“已经醒了。”
  谢菱沁:“那我给你打电话!”
  穆柚言:“好。”
  “赵姐,我去接个电话。”穆柚言说着,将顾安玥j_iao到了月嫂的怀里。从沙发上起身,拿着手机径直去到了主卧。
  关上了卧室门。
  这刚一坐在床沿边,谢菱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咳咳!我说柚言宝贝,你这是终于能下床了。”电话那头,谢菱沁先是轻咳了一声,语气中故意加重了「终于能下床了」六个字。
  “注意措辞,谁是你宝贝。”穆柚言敲黑板提醒一句,故意忽略掉谢菱沁那句「终于能下床了」。
  “昨晚做了几次?”谢菱沁盘腿坐在沙发上,探着身子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将电视给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