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德云社同人文)德云红妆 作者:葳蕤白苏【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3-17 标签: 现代架空 娱乐圈 成长
【文案】:
 
B站up主:葳蕤白苏【是本人!没错!不是盗文!真的!】。每天17:00更新,欢迎入坑。架空文,假如德云社所有的角儿年纪相仿?这里有傲娇的辫儿哥,沉稳的阿陶,温柔的大林,暖心的孟孟,腹黑的九良,请勿上升真人哦!秋咪~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兮微/宋云微 ┃ 配角:陶yá-ng,张云雷,杨九郎 ┃ 其它:德云社全体成员 
 
一句话简介:德云社同人文 
 
==================
 
  ☆、初进德云社
 
  “德云艺校旨在培养专业的相声演员及戏曲演员,弘扬传统文化,振兴中华艺术。传统相声,给您不一样的未来!”
  我低头地看着手里的招生简介,又抬头看看面前规模不大的学校,第一次想为自己的莽撞自罚一杯!
  在中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就知道,凭着这点分数,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已经足足够了,可是要是真往大城市考,我这分数就悬的很!怎么办?只能咬咬牙,报了一个第一年招生的新专业,期望他看在是新专业的份上,分数能稍微可观一点。
  果然,我考上了!北京德云艺校,相声(戏曲)专业。虽然不知道这个专业是什么,但是在老家我还是听过相声的,一水的大褂,各个j.īng_气神十足,妙语连珠,逗得我爸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只可惜,他俩这辈子就听过这一次相声,再想带他俩听相声就得下辈子了。
  搭了县里支书的车,我总算是在入学前到了北京,可是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德云艺校竟然是一个这么不起眼的小学校!统共也就三四幢小楼,每层楼不超过五层,紧里面的看着像宿舍,宿舍旁边是一个一层食堂,教学楼不超过2个,剩下的就中间的大Cào场了,我虽没见过什么学校,但好歹县里也是有几所的,我敢保证!我面前的这个绝对是最寒酸的!
  “嘿!你是刚到的吧?快去教学楼考核吧,再不去就没地方了!”我正愣神的功夫,肩头就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眼睛不大,还剃了个一线天似的头发的人,乍一看和我家门口的小流氓差不多。我吓了一跳,抱着包瞪着他。
  “嘿,你瞧瞧,我不是坏人!”他摸了摸后脑勺,笑呵呵的说,“教学楼那边真在考核,你快去吧!直走第一个教学楼,上二楼右转第一门就是!”
  我看他说完话就走了,也不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不过抱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想法,我还是奔着教学楼去了,毕竟好不容易来了北京一趟,不能啥也没学着就回去啊!再说了,那边也没有我的家人了,我回去又能去哪呢。
  到了教学楼,上了楼一看,还真是排了好多人在等待考核,虽然不知道在考核什么,我还是凑到前面问了一嘴。
  “不好意思,我是来报道的,请问是在考核什么?”我看这个人前面有个牌子“招生处:高峰”
  我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我抬头一看,屋子里大约20多个人左右,全是男的,一个女孩子都没有!
  “我去!女的?”“女生也有来说相声的?”“来错地了吧?”屋子里仿佛一滴水滴进了油锅一般,炸开了。
  “你的录取通知书,给我看一下。”招生办的老师倒是没那么大反应,只是管我要了录取通知书。
  “宋兮微,X省X县X镇的,怎么上这来了?”高峰老师摸了摸头,确认了通知书的真伪,又看了看呆呆地我,叹了口气,说:“你先进去审核吧。”
  我又一脸懵逼的进了教室,教室里面简单的很,一个屋子,一张长桌,里面做了三个人,每个人前面都是一个牌子,“郭德纲”“于谦”“孙越”
  “老师们好,我叫宋兮微,来自X省X县X镇,我以前只是听过相声,但是不清楚要考核什么,请各位老师见谅!”我先鞠了一躬。
  “没事没事,外面好多人连听都没通过呢!”于谦老师笑呵呵的安慰我一句,郭德纲老师却皱着眉,微眯着眼,打量了我一下,“去那拿个纸,照着读一遍。”
  我看了看边上的桌子,上面几张薄薄的纸,每张上面都有一大段文字,我咽了咽口水,走过去拿起了一张,上面三个大字:“报菜名”
  我清了清嗓子,打小在县里我都是数一数二的主持人,读稿子我还是挺有信心的。
  “我请您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j-i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j-i,腊r_ou_,松花,小肚儿
  ,晾r_ou_,香肠,什锦苏盘,
  熏j-i,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j-i,罐儿鹌鹑,……”
  通篇一长串文字,我愣是没打贲儿的顺下来了,郭德纲老师稍稍坐直了一些,最右面的孙越老师笑着说:“口音倒是不错,起码不像前几个,一嘴的碴子味。”
  “会唱吗?”于谦老师又问道。
  “以前县里来过戏曲班子,我跟着大师傅学过两句,能唱吗?”
  “会唱什么啊?”郭德纲老师向前探了探身子
  “之前学了两句《花为媒》”我乖乖的回答了一句,得到允许后,又开口唱了几句。
  “嗬,倒是个好苗子!”于谦老师叹了一句。一听这话,我顿时眉开眼笑。可没想到,他的下一句让我顿时就笑不出来了,“可是……我们这,不招女学生啊!”
  当时,我只觉得一道雷直直的劈在了我的脑袋顶,不…不招女学生,那我岂不是没有学校念了,家也回不去了,难道我真的要睡在北京的街头了吗?北京哪块招服务生啊,招不招童工啊?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划过了无数条退路。